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337章 老夫是蠢货

第337章 老夫是蠢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酒来。”
  
  沈安按着太阳穴,腮帮子鼓起,显然是在咬牙。
  
  “生病了?”
  
  赵仲鍼关切的问道。
  
  沈安摇摇头,说道:“没有,只是有些头痛。”
  
  “今日和宰辅们较劲,耗费的心力颇大,关键是……”
  
  沈安松开手,淡淡的道:“某不爽!”
  
  “为何?”
  
  赵仲鍼偷偷的喝了一杯酒,然后心虚的问道。
  
  沈安看到了他的小动作,但这是酿造酒,度数很低,所以就假装没看到。
  
  杨沫在边上使劲眨眼,示意赵仲鍼破例了。
  
  赵仲鍼瞪了他一眼,然后说道:“难道是官家?”
  
  沈安摇摇头,最大的阻力实则是来自于宰辅们。
  
  他举杯说道:“某在等着富弼的道歉!”
  
  说完他一饮而尽。
  
  ……
  
  皇城司里,威胁的话不断从房间里传出来,外面站着一长排人,夜色中,个个如筛糠般的抖动着。
  
  “……是……北低东高……说了,可没人听,不敢越级啊!若是越级会被弄……那些人都想捞钱,谁敢阻拦就会倒霉。”
  
  “……老夫堵过上官,可被喝退。小人想上书官家,可没资格上奏疏……”
  
  “那一夜无数人丧生,可那些商人却在笑,谁管了?你等现在来问话作甚?特么的晚了,那些亡魂在看着呢!看着那些畜生会遭报应,就算是现在没有,他们的子孙也会成为奴隶,世代被折磨!”
  
  官员们陆续进去,供出来的话让人心惊。
  
  更多的贪腐被揭露,更多的情弊被揭穿。
  
  富弼的面色渐渐铁青。
  
  “下官……小人有罪,当年小人不贪不行啊!那些人……他们会排斥小人……”
  
  富弼站在黑暗中,身边是宰辅们。
  
  他缓缓回身往外走。
  
  张八年站在门外,负手看着。
  
  “富相公不听了?”
  
  富弼摇摇头,坚定的道:“无需再听。”
  
  曾公亮等人摇摇头,他们是旁观者,可也能感受到富弼身上的那股子颓废气息。
  
  一行人缓缓出去,直至城外。
  
  灯笼照耀下,沈安正在那里。
  
  曾公亮不悦的道:“你在此何意?”
  
  沈安说道:“富相知道。”
  
  富弼走上前来,说道:“此事却要多谢你,让我等知道了当年之事的真相。”
  
  他躬身下去,沈安并未避开。
  
  “无礼!”
  
  有人大声呵斥着,沈安却没搭理,等富弼起身时,他微微点头,说道:“三日后,城外见。”
  
  他竟然受了宰辅一礼?
  
  这嚣张的让人不敢相信。
  
  有人怒道:“诸位相公,何必隐忍此人!”
  
  富弼看着沈安远去,沉声道:“他阻止了改道……”
  
  有人不解,韩琦说道:“若是再来一次六塔河改道会如何?”
  
  嘶……
  
  有人颤声道:“河北路怕是要全废掉了,辽人南下就如同无人之境。”
  
  历史上不是辽人,而是金人。
  
  三次作死给黄河改道,整个河北路成了废墟。原先兵精粮足的重镇,成了不设防的跑马场,让金人直逼汴梁。
  
  这大抵是历史上最愚蠢的自作孽,始于赵祯,再次是王安石,最后是赵仲鍼的儿子……
  
  所以说,北宋的毁灭起码一半是自家干的好事。
  
  而黄河改道就是其中最重要的原因。
  
  这时有人从前方来了,气呼呼的道:“诸位相公,那沈安在前面仰天大笑,说是拦截了一群自己找死的蠢货。”
  
  这个地图炮波及甚广,有人不满的道:“相公,那人跋扈如此吗?”
  
  “就算是有功,可当有风度,而不是睚眦必报。”
  
  沈安白天舌战几位宰辅和官家,这事有人知道,而现在事情出了结果,却是宰辅们错了。
  
  至于官家……帝王。
  
  帝王错了,那就是危机。
  
  失去了威信,帝王就危险了,这个大宋也危险了。
  
  曾公亮想起了和沈安的恩怨,突然觉得那一切毫无意义。
  
  “此事……他没说错。”
  
  富弼冷冷的道:“我等都是蠢货,老夫马上会上奏疏请罪,诸位……勉力吧。”
  
  众人都听出了些味道,这位首相已然萌生了退意。
  
  “富相!”
  
  富弼没有回答,而且脚步蹒跚的往前走。
  
  他的随从牵着马过来,他摇摇头,就这么缓缓步入黑夜之中。
  
  “老夫是蠢货……”
  
  在夜色中,他喃喃说着。
  
  随从劝慰道:“相公,那沈安只是一时侥幸罢了。”
  
  富弼摇摇头,“不,他是胸有成竹。从抓贪腐的商人开始,从那几本账册开始,他就一步步的在反击,整件事他做的完美无缺,把我等的侥幸一一击破,只是官家要伤心了。”
  
  后人无法理解此时大宋最顶层的一群人在想些什么,为啥那么蠢,竟然去干给黄河改道的事儿,那是因为高估了他们对于大自然的敬畏。
  
  侥幸心让这群君臣无所畏惧。
  
  但最重要的还是因为惧怕。
  
  他们惧怕辽人南下!
  
  ……
  
  感谢书友“夜亂天”成为本书新盟主,码字码到眼花的我马上就多了精神,继续码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