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335章 动手,父子争执

第335章 动手,父子争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安出了包拯的值房,一路被人盯着。
  
  就在他和包拯谈话的时候,消息已经出来了。
  
  沈安在御前大战君臣,力主黄河流向顺其自然,然后用了自己的前程打赌,让包拯得以释放。
  
  这样的少年……
  
  “包相没白对他这么好。”
  
  “他在冒险,很莽撞,但某怎么就觉得他是正义的呢?”
  
  “那是因为……他们人少吧?”
  
  “嗯,某也是这么觉得的。”
  
  “咦!王判官过去了?”
  
  ……
  
  王安石在沈安出门前和他并肩而行。
  
  寒暄几句后,王安石问道:“为何要赞同北向?”
  
  前方是门子,沈安不可能详细解释,就说道:“某支持顺其自然。”
  
  这是黄河,不是家门口的小河沟。
  
  改道?
  
  到时候你们就会知道水至柔而无坚不摧的厉害。
  
  王安石跟着他出去,正准备详细问问,却见前方来了几十个大汉。
  
  门子在身后惊呼道:“是皇城司的亲从官!”
  
  皇城司的亲从官就是悍卒的代名词,权位在亲事官之上。
  
  这些亲从官近前,目光锐利的盯住了门子:“速去禀告包相公,皇城司要拿人!”
  
  门子慌乱的应了,连滚带爬的进去禀告。
  
  王安石忘却了自己出来的本意,问道:“拿谁?”
  
  一个亲从官盯住了他,阴森森的问道:“你是谁?”
  
  一般人听到皇城司拿人早就被吓坏了,可王安石却皱眉相问,让人讶然。
  
  “某王安石。”
  
  亲从官冷冷的道:“没你的事,若是不服,可跟着去一趟!”
  
  这话直挺挺的,梗的人难受。
  
  沈安见王安石面色不好看,就说道:“当年六塔河工程不少官吏上下其手……三司是重灾区。”
  
  三司理财,自然是被贿赂的重灾区。
  
  所以皇城司才声势浩大的来了数十个亲从官。
  
  随后有人来了,带着这些人进去。
  
  王安石面色难看,问道:“有那么多人吗?”
  
  沈安说道:“这还是一个商人供出来的,若是当初那些豪商全都抓起来拷问,王判官……三司还能剩下多少人?”
  
  这位大佬后来的革新格外急促,却不考虑官吏的德行,结果处处被动。
  
  这次让你看看大宋官吏的尿性!
  
  “救命……包相……包相救命!”
  
  “小人错了,小人错了!”
  
  一群官吏被拿了出来,有哭嚎不休的,有腿软走不动的,有慷慨激昂的,有木然的……
  
  “丑态百出啊!”
  
  王安石摇摇头,很遗憾官员队伍里出现了这些败类。
  
  沈安挑眉道:“王判官,这还不算什么,若是去皇城司旁听审讯,保证您会大开眼界。”
  
  若是比才能,那自然是王安石厉害,但对比对人性的了解,王安石不如沈安。
  
  一个被押解出来的官员突然喊道:“某要检举,当年某的上官拿的比某多,不抓他某不服,不服!”
  
  呵呵!
  
  沈安呵呵一笑,悄然离去。
  
  王安石很是郁闷,等下衙回家后,就见王雱在边上皱眉思索,就问道:“在想什么?”
  
  王雱扇动了几下折扇,说道:“爹爹,太学那些学生学的太苦了,每日睡觉大多在两三个时辰,孩儿担心时日长了受不了。”
  
  王安石闻言说道:“这是好事。”
  
  头悬梁锥刺股永远都是值得鼓励的,现在更是如此。
  
  王安石想起今日的事,不禁说道:“黄河可挡北人南下,当复归东流啊!”
  
  他敏锐的发现了大宋军队的现状,觉得压根就不是辽人的对手,所以才在后来坚持给黄河改道。
  
  可王雱却吃惊的道:“爹爹,那是黄河啊!”
  
  王安石没好气的道:“说的正是黄河!若是没有黄河,辽人早就一路打过来了。”
  
  在他看来,若非是有一条黄河作为天然防线,辽人早就倾国南下了。
  
  没有障碍的突击,大宋挡得住吗?
  
  王安石说道:“辽人谈及黄河时总是很不自在,就是担心打到了黄河边上时被阻拦。”
  
  这话间接证明了大宋对失去幽燕之地的迷茫和恐惧。
  
  没有长城和那片山脉作为屏障,一旦开战就是短兵相接,敌军一胜就能突入大宋内部,再难抵御。
  
  可若是有黄河作为防御,等辽人一路突击到黄河边上就傻眼了,你总不能连人带马飞过来吧?
  
  到时候哥把船只烧了,让你在河对岸干瞪眼。
  
  等你打造船只出来时,大宋在岸边早就布下了防线,到时候弄翻你的船完事。
  
  这就是支持黄河东流一派人的如意算盘,但是他们却不知道,以后金人渡河是何等的轻松,压根没人关注。
  
  王雱用折扇敲打着自己的手心,说道:“爹爹,水流自然,除非人工挖出千里宽阔的河道,否则万万不可能……”
  
  千里河道,那是多大的工程?
  
  大宋承担不起,谁都承担不起。
  
  王安石淡淡的道:“疏浚二股河即可。”
  
  王雱捂额道:“爹爹,这是在冒险。”
  
  王安石平静的道:“做事哪有不冒险的?只要能挡住辽人,大宋便可从容革新。等到了内部安稳,钱粮堆积如山,兵马雄壮时……那便是大宋要过河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