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333章 愚昧的君臣

第333章 愚昧的君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皇城司原先是一个打探敌国消息的机构,后来渐渐的就多了不少职能。
  
      比如说监控汴梁。
  
      但反贪却不是他们的职责,他们若是敢去查探官员贪腐,张八年绝对会被群臣弹劾到死。
  
      文官有自己的圈子,给皇帝面子那是因为大家谁都不服气谁,所以需要一个老大来供着,当做精神领袖。
  
      包拯的到来让大家很是头痛,不知道该怎么接待这位老汉。
  
      张八年亲自出面,把包拯安排在自己的值房里。
  
      “都知,包拯看模样是气得狠了,要不请了郎中来?”
  
      包拯一直是气咻咻的,有人担心出事,张八年从善如流的点点头。
  
      他站在值房的对面,身边是几个小头目。
  
      有小头目见他木然,就说道:“都知,听闻包拯是得罪了官家,要被下放了,他这年纪,怕是再也回不来了,咱们何必为他请医送药,外人听了还以为您和包拯有旧,到时候迁怒过来……”
  
      他窥探了一眼,见张八年没动怒,就笑道:“咱们不管就是了,想来只要包拯不死在这里,自然就和咱们没关系。”
  
      他这段话说的大声了些,值房里的包拯听到了,就走到了门边说道:“老夫死不了,你这等奸佞也长不了。”
  
      小头目愕然,然后怒道:“某不是奸佞!”
  
      奸佞这个帽子可戴不得,戴上去一辈子都摘不掉。
  
      而包拯得罪了帝王,得罪了宰辅,以后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老子怕你个逑啊!
  
      包拯冷笑道:“察言观色,谄媚不堪,你这等人老夫见多了。若是有本事就把老夫弄死,否则有你好看!”
  
      上火了!
  
      包拯终于是上火了,他目光转向张八年,说道:“皇城司不可掺和此等事务,回头老夫会上奏疏,否则大宋就乱了。”
  
      张八年压根不搭理包拯,小头目却以为这是不屑,就嘚瑟的道:“咱们可是官家的人,什么事不能掺和?”
  
      “愚昧,无知!”
  
      包拯心中焦急,他担心朝中会定下疏浚二股河之事,到时候再想挽回就难了。
  
      君王下了决定就不好收回,否则对他的威信是一次打击。
  
      包拯是在发泄自己的焦急,可那小头目却生气了,怒道:“都到了皇城司,你得意什么?等过几日被流放,某看你可还能得意。”
  
      “老夫要出去!”
  
      包拯有些急了。
  
      张八年摇摇头,冷冷的道:“对不住了,没有官家的话,你哪都不能去!”
  
      那个小头目得意的道:“就是。”
  
      痛打落水狗是一种本能,能让人身心愉悦。
  
      ……
  
      账册交出去了,沈安却还不走。
  
      赵祯不悦的道:“你还在这里作甚?”
  
      沈安说道:“陛下,臣请停了疏浚二股河。”
  
      果然啊!
  
      众人相对一视,都有一种智珠在握的爽快感。
  
      这人果真还是为了包拯来的。
  
      赵祯了冷冷的道:“此事不容置喙,朕自有章法。”
  
      章你妹!
  
      沈安真想大骂一通,可这里是御前。
  
      他忍住冲动说道:“此事臣必须要说。”
  
      不等赵祯发话,他急促的道:“二股河不能疏浚!”
  
      富弼终于是怒了,说道:“为何不能疏浚?”
  
      “因为辽人打不过来!”
  
      这是一巴掌!
  
      你们不就是担心黄河改道北方,从而让汴梁失去了屏障吗。
  
      那哥就给你们一巴掌。
  
      “胡言乱语!”
  
      自己的胆怯被发现了,那感觉很难受。
  
      沈安冷笑道:“黄河在又如何?难道辽人不会用船来渡河?”
  
      以后的金人渡过黄河时非常简单,只是在附近搜罗了一下船只,很少的船只,一次过不了多少人。
  
      可金人就是这么大摇大摆的渡河,大宋这边竟然没发现。
  
      “黄河在哪不是问题,大宋的问题是为何不能重振武力。宁可去折腾黄河,宁可把河北化为泽国,可就是不肯重振武力,为何?”
  
      你们一天到晚瞎几把折腾黄河,你们的祖先知道吗?
  
      三次折腾黄河贻害无穷,直至元明时期依旧饱受其害。
  
      这真特么是无知者无畏啊!
  
      沈安真的佩服这群君臣。
  
      李垂在真宗时期提出了‘黄河会越来越往北转向’的判断,建议动动。但是真宗朝的君臣都觉得未知的可能太多,太麻烦,所以就没动。
  
      可到了仁宗朝,这一切都变了。
  
      赵祯抬眸看了他一眼,冷冷的道:“你想说些什么?”
  
      下一个去皇城司的名额已经被沈安预定了。
  
      官家怒了。
  
      沈安说道:“臣想说的是……谁知道二股河河道淤积的原因,谁知道黄河为何会往北方改道。”
  
      “难道你知道?”
  
      赵祯负手而立,有些恼火的问道。
  
      沈安点头,“臣知道。”
  
      你们都是渣渣啊!
  
      沈安摇头道:“因为二股河的地势,那里地势是往上。而黄河改道北方,那是因为往北方是居高临下……”
  
      明白了没?
  
      一群猪脑子,不调查研究就瞎扯淡,扯一次不过瘾,还想扯第二次。
  
      呃……
  
      富弼想喷一把,可却发现自己没法喷。
  
      为啥?
  
      因为他没有调查过。
  
      但他是首相,所以他有资格不用理由去拒绝。
  
      “少年妄谈国事!”
  
      富弼用威权来压人,宰辅们心中暗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