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331章 下皇城司

第331章 下皇城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先疏浚二股河,然后缓几年,积累些钱粮,再去把黄河给改过来。
  
      这就是大宋君臣的如意算盘。
  
      这个算盘的核心部分就是畏惧!
  
      对辽人,对北方的畏惧。
  
      辽人从北方而来,从边境直至汴梁,大宋无险可守。
  
      这个观点无人质疑,已然成为大宋君臣的梦魇。
  
      赵祯的面色微红,说道:“退下!”
  
      包拯咆哮御前,甚至是追打同僚,换个皇帝的话,大抵是要让他滚蛋了。
  
      可赵祯却只是让他退下。
  
      皇恩浩荡啊!
  
      包拯的目光缓缓转过来,盯住了赵祯。
  
      “陛下,当年堵塞商胡,让黄河改道六塔河,动用了多少民夫?”
  
      几十万!
  
      “动用了多少钱粮?”
  
      不计其数!
  
      包拯的声音在殿内回荡着。
  
      赵祯的面色在渐渐变冷,宰辅们的神色也在渐渐变冷。
  
      这是一个伤疤。
  
      平时无人敢提,可包拯就敢。
  
      他腰杆笔直,声音洪亮,目光炯炯。
  
      “可结果如何?”
  
      “当日决堤,那些民夫还在堤岸上,顿时被淹死无数。那些物资尽数被洪水冲走……”
  
      包拯怒道:“河北路!河北路!”
  
      他喘息着,目光缓缓转动,看向了宰辅们。
  
      “河北路一夜之间变成了泽国,那些田地……那些百姓……全没了!河北路变成了废墟,还不够吗?”
  
      他盯着富弼喝问道:“还不够吗?”
  
      富弼很难堪。
  
      上次引黄河东流,他就是赞同者。
  
      “老夫此刻仿佛听到了哀嚎!”
  
      包拯挥舞着手臂说道:“洪水冲破提防,倾泻而下……河北路再次重创……当辽人南下时,谁来挡?谁!?”
  
      赵祯心中恼火,拂袖转身准备回去。
  
      然后他就被人拽住了。
  
      包拯一把就拉住了皇帝的袖子,陈忠珩怒道:“无礼!”
  
      赵祯的脑子里在嗡嗡嗡的作响,他想起了当年。
  
      “官家,莫忘了宣徽使……”
  
      “知道了,你放心!”
  
      当年的张贵妃!
  
      那个娇俏的女人!
  
      朝政是痛苦煎熬的,宰辅们个个都是老狐狸,每日和他们打交道都要谨慎小心……
  
      这样的日子何其艰难,说是帝王,实则就是管家。
  
      大宋的管家。
  
      这个管家还得被各种限制,各种约束。
  
      只有在张贵妃那里,他才能感到些慰藉。
  
      那就是他的港湾,每次身心俱疲时,只有这个港湾能让他停靠歇息。
  
      所以他珍惜这个港湾,为此愿意徇私,去提拔她的伯父张尧佐。
  
      那一次包拯也是拉着他的袖子,然后一通狂喷,喷了他满脸的唾沫。
  
      他并非是老好人。
  
      真的!
  
      他只是不忍心辜负自己的女人,所以就连唾沫都不擦,忍着那种恶心的感觉回去。
  
      你看你看,你就知道要宣徽使,可却不知道包拯是御史,你看看他喷了我一脸口水。
  
      我好可怜啊!
  
      ……
  
      她去了啊!
  
      “……大宋传承至今殊为不易,陛下这是要想做亡国之君吗?”
  
      “……宰辅宰辅,调理阴阳,辅佐君王,可你等……”
  
      口水在赵祯的脸上聚集。
  
      那个女人走了啊!
  
      我的贵妃,我的温成皇后。
  
      她走了啊!
  
      赵祯的面色渐冷,喝道:“拿了包拯!”
  
      包拯愕然,门外冲进来两个侍卫,毫不犹豫的架着他就走。
  
      富弼惊讶了。
  
      宰辅们都惊讶了。
  
      官家为何突然暴躁起来了?
  
      赵祯拂袖回身,“下皇城司!”
  
      这是怒了?
  
      包拯木然看着他,喊道:“那便杀了臣吧!”
  
      这个老汉竟然还敢倔?
  
      连富弼都在赞叹着他的勇气。
  
      皇城司那是什么地方?
  
      那就是个不见天日的地方,不是和谋逆造反、十恶不赦挂钩,你想进都进不去。
  
      可包拯今天进去了。
  
      这事儿不好吧?
  
      富弼躬身道:“陛下,包拯只是一时激愤,还请陛下宽恕。”
  
      “还请陛下宽恕。”
  
      宰辅们齐齐求情,可赵祯却只是冷漠。
  
      包拯完蛋了!
  
      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
  
      ……
  
      城南的一座大宅子门前,沈安站在那里,身后是折克行和陈洛,还有黄春和严宝玉。
  
      他不能调动大批乡兵来干这事,否则就是犯忌讳。
  
      “找谁?”
  
      大门开了,露出一张不耐烦的脸。
  
      这张不耐烦的脸见到沈安几人不认识,就打个哈欠道:“借钱的?我家阿郎说了,有钱宁可养狗看家,也不借人……”
  
      马蹄声迅速接近,接着姚链的声音传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