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327章 相亲

第327章 相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五千多贯铜钱有多少?
  
  沈家专门弄了个大房间来堆放。
  
  现在事情了结了,沈安却看着铜钱发愁。
  
  太多了啊!
  
  没想到我沈安竟然也有看着钱多发愁的一天,这感觉真是……
  
  他在仓库里呆了半个时辰,过足了土豪的瘾。
  
  “哥哥!”
  
  “哥哥!”
  
  沈安回身,就见到果果在台阶下面,一步步的小跑上来,然后扒着门边,惊讶的道:“哇!好多钱!哥哥,买好吃的,好吃的!”
  
  “小财迷!”
  
  沈安过来牵着她,兄妹俩看着这一堆铜钱,都格外的舒坦。
  
  小孩子无忧无虑,最喜欢的就是吃、玩。
  
  果果牵着哥哥的袖子,仰头道:“哥哥,仲鍼哥哥家里送来了好些衣服……穿不完呢!”
  
  沈安柔声道:“不怕,尽管穿。”
  
  高滔滔表示感谢的手法很是粗暴,直接拿果果来当靶子,各种好东西送过来,直接淹没了果果的小库房。
  
  “哥哥,明年就穿不了了。”
  
  小女娃依旧爱美,觉得那么多衣裳不穿可惜了。
  
  “明年哥哥给你做。”
  
  沈安从不觉得这是问题,只是高滔滔非得要表示感谢,那就由得她。
  
  “郎君,外面来了个女人。”
  
  沈安到了前院,一进去就见到了个女人。
  
  “奴蒋大娘。”
  
  女人郑重的福身,然后笑道:“沈郎君一表人才,奴见了也觉得心动呢!”
  
  这是媒婆吧?
  
  沈安请她坐下,说道:“家中无长辈,怠慢了。”
  
  蒋大娘三十余岁,看着徐娘半老,身材丰腴,大抵是水嫩多汁的年纪,说话间多了娇媚。
  
  她笑眯眯的道:“那敢问沈郎君,家中谁做主?”
  
  沈安随口道:“自然是某。”
  
  家里的主人就他和果果两人,他就是家主,他不做主谁做主?
  
  蒋大娘的目光中多了欢喜,脸上绯红,说道:“如此倒也好,不过奴这里倒是有个委托,沈郎君……包公的委托。”
  
  啥子?
  
  沈安下意识的就想跑路。
  
  老包的委托。
  
  那老家伙想干啥?
  
  大宋每年都是赤字,让老包在三司使的位置上焦头烂额。如今他最擅长的本事就是拆东墙补西墙,只求把眼下过了。
  
  蒋大娘盯着他的脸,察言观色之下,觉得有些意思,就说道:“包公说了,让你下午去赴宴……”
  
  啥?
  
  沈安苦着脸道:“什么宴?”
  
  蒋大娘捂嘴笑着,“包公让你下衙后去御史杨继年家,至于什么宴席,奴也不知,只是却要先带着你去。”
  
  沈安干咳道:“这个……包公不在,此事真伪难辨,且等包公下衙了再说。”
  
  他觉得这事的味道不对,有危险,所以先耍赖了再说。
  
  门外有人探头,沈安一看,竟然是老包的管家。
  
  “那个……沈郎君,阿郎说了,让你务必去,他下衙就去。若是不去……”
  
  这话里的威胁之意甚浓,沈安只得答应了。
  
  蒋大娘马上起身道:“府中可有人?”
  
  这话怎么问的?
  
  沈安不满的道:“当然有人。”
  
  蒋大娘淡淡的道:“奴问的是梳妆的人。”
  
  “没有。”
  
  沈安不需要梳妆,果果的简单,陈大娘每天早上都给她扎头发。不过偶尔果果也会跑来,让哥哥给自己扎两个简单的小鬏鬏。
  
  蒋大娘微微昂首,有些熟悉的气息溢出来。
  
  沈安想了想,这大抵就是专家的气息。
  
  “拿东西来。”
  
  她朝着边上的曾二梅伸手。
  
  曾二梅问道:“要啥?”
  
  “梳妆的东西。”
  
  曾二梅哦了一声,跑着去了。
  
  稍后她再回来时,手中就拿着梳子,还有一瓶香露。
  
  蒋大娘叹息道:“就这些?”
  
  曾二梅点点头。
  
  蒋大娘看了她一眼,说道:“女人从不丑,只有你认为自己丑。”
  
  这句话镇住了曾二梅,蒋大娘走到沈安的身前,淡淡的道:“没有别的也就罢了,梳头!”
  
  沈安一脸懵逼,蒋大娘已经解开了他的头巾,然后开始梳理他的头发。
  
  稍后她重新给沈安包好头巾,退后几步,赞道:“好一个俊俏的少年郎。”
  
  两人坐了一会儿,等到离下衙还有一个时辰的功夫,蒋大娘就带着沈安出发了。
  
  一路出了朱雀门,顺着左边一路到汴河边,再往右边,前方就是一片民居。
  
  汴梁房价高的让人喷血,能在外城有一个宅子,那也算是土豪了。
  
  一路进去,街巷比内城里还热闹,直至一个宅子前,蒋大娘下了马车,笑眯眯的去叫门。
  
  大门打开,一个男仆看了外面一眼,然后和蒋大娘说了几句,就笑道:“沈郎君请进。”
  
  别是陷阱吧?
  
  沈安看看跟来的陈洛,陈洛微微点头,示意自己随时会保持警惕。
  
  这是个两进小院,前面大抵是仆役住的地方,还有厨房。
  
  正厅就在前方,沈安被引了过去。
  
  蒋大娘在边上插诨打科的极为活跃,等坐下后,更是拿沈安的害羞取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