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322章 救命之恩,沈安出手

第322章 救命之恩,沈安出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公事都能过问,私事应该更不在话下了吧?
  
      高滔滔心中欢喜,可赵宗实却摇头道:“公事为夫可以传话,官家那边有些忌讳,但只要不是大事,问题不大。可若是私事,小事也别掺和,特别是银钱往来,一旦掺和了,那便是自作孽,你可懂吗?”
  
      高滔滔茫然道:“官人,公事可,私事不可。而且私事不可为……”
  
      她不笨,只是此刻脑海里全是还了王氏人情之后的好处,以及在妯娌间立威的得意,最后就是自家和宰辅有联系的成就感。
  
      只要和宰辅搞好关系,一旦事成,那谁也无法把他们一家从宫中赶出来!
  
      谁都不能!
  
      否则宰辅们会直接闯入后宫,让帝王焦头烂额。
  
      赵宗实不认为自己的妻子是利令智昏,他解释道:“私事就是交情,就是市恩,更是默契,这是大忌讳。”
  
      还没进宫你就和宰辅们穿一条裤子了,等你进宫那还了得?朕是不是要赶紧给你腾位子了?
  
      这是忌讳!
  
      可高滔滔还在想着进宫之前和宰辅搞好关系的重要性,就说道:“官人,那沈安那边和咱们家交好却无碍……这是为何?”
  
      沈安和郡王府的关系堪称是老铁,可不见谁弹劾,也不见赵祯忌惮。
  
      赵宗实笑道:“他那时还是个少年呢!法理不外乎人情,若是咱们家和曾公亮交好多年,那此刻出面倒是无碍。不过……”
  
      他目光幽幽的看着妻子,“若是曾公亮和咱们交好多年,他也做不了宰辅。”
  
      高滔滔悚然而惊,“是了,宰辅重臣和宗室交结,那是大忌。”
  
      她心中郁郁,但却不肯把王氏的态度告诉赵宗实,以免他忧心。
  
      心中的恼火和痛苦不能对丈夫说,也只能和儿子说了。
  
      赵仲鍼就像是一匹野马到处跑,好不容易回家就被抓住了。
  
      听完母亲的纠结,他皱眉道:“娘,此事该问清楚了再说。”
  
      没问清的事咋个商议嘛?
  
      没头苍蝇般的没法想主意啊!
  
      高滔滔没好气的道:“她一脸愁苦,只是问事,这时候去问根由……我说你这孩子傻不傻,别人家的私事可是好说的吗?说出来到时候就成了笑谈或是把柄……”
  
      女人不讲理的时候你最好老实些,否则多半是要被喷个狗血淋头。
  
      可赵仲鍼不知道这个道理,就和自家老娘说了一通,然后就悲剧了。
  
      半个时辰后,他灰头土脸的出现在了沈家。
  
      “曾公亮?”
  
      沈安有些惊讶,同时更惊讶的是涉及金额之大。
  
      “老曾那么有钱?”
  
      “是亏的。”
  
      赵仲鍼头痛的道:“某说先查清楚再说,可我娘不讲理。”
  
      “女人和自家夫君和孩子经常会不讲理,以后等你成亲之后就知道了。”
  
      沈安随口忽悠了赵仲鍼,然后问道:“此事可急切吗?”
  
      郡王府除去赵仲鍼一家子,还有一个赵允让之外,其他人沈安没兴趣去关心。
  
      赵仲鍼纠结的道:“在某小时候,一次急病时,王氏曾经帮某请过郎中……”
  
      “救命之恩?如此……好。”
  
      沈安点点头,“陈洛。”
  
      “郎君!”
  
      陈洛进来候命、
  
      “去城外找黄春来。”
  
      陈洛出去了,沈安对赵仲鍼说道:“你去……罢了,你娘那边不好再问了,你去问问王氏,和她兄弟接洽的那人是谁。”
  
      这个都问不清的话,这事儿就没法做了。
  
      赵仲鍼一路回家,然后去请见王氏。
  
      “是他来问话?”
  
      王氏当时没说具体情况,就是等待高滔滔来询问,也是等她来表态。
  
      可高滔滔没来,来的却是赵仲鍼。
  
      她言简意赅的说了那事,然后木然坐在那里,叹息道:“此事……不成了。告诉家里,让他们自己想办法。”
  
      高滔滔觉得没法帮忙也很是难为情,就在家里窝着没出门。
  
      ……
  
      消息在午后汇总过来,沈安就带着赵仲鍼去找人。
  
      “郎君,那曾平是曾公亮的远房侄子,因为做事勤勉,就在曾公亮家里弄了个管事做做,专门管外面的事……”
  
      “王氏的兄弟王铮和曾平一起做生意,两人从南方贩运货物,在颖昌府被劫。当初曾平说是走水路,可王铮坚持走陆路,所以货物被劫,都是王铮的事。”
  
      “谁劫的?”
  
      大宋不时听到有造反的消息,落草为寇的也不少,所以劫道不是稀罕事。
  
      赵仲鍼纠结的道:“当地伏牛山上有个寨子,说是有一百余强人在上面,有时候会出来劫道。”
  
      “没人管?”
  
      沈安觉得很奇葩,但赵仲鍼却理所当然的道:“他们平日都在种地。”
  
      这是劫匪?
  
      怕是半农半匪吧。
  
      他心中有些想法,前方已经在叫人了。
  
      稍后他就看到了曾平,一个很老实的人。
  
      “某当时说走水路安生,王铮偏说走陆路,后面全被劫了。”
  
      曾平很是憋屈的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