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300章 你杀过人吗?

第300章 你杀过人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殿内,赵祯高居其上,目光淡然。
  
      在面对辽使时,大宋总是先天要矮一截。
  
      这是由过往战绩所决定的。
  
      可这样憋屈啊!
  
      如今算是天下太平了,辽人却觉得无趣,就不时挑逗一下大宋。
  
      这大抵就是高手寂寞的感觉,然后觉得大宋就是一只小野猫,不时撸撸,当做是消遣。
  
      可今日的撸猫大业却没效果。
  
      “什么京观?”
  
      辽使终于忍不住问道。
  
      通译就是个棒槌,也实打实的翻译了出来。
  
      “咳咳!”
  
      韩琦出班了。
  
      这一刻他目光锐利,而且还带着蔑视。
  
      他的步伐稳定,看着就是那等……
  
      不是天朝上国就走不出的步伐。
  
      他看着辽使,用那种最装比、最讨打的语气说道:“某且来教教你。京观,京者,高丘也!观,形也!京观,天朝诛杀不臣,垒尸为京观,以震慑外敌……你可懂了吗?”
  
      他的声音铿锵有力,他的神色肃穆威严。
  
      这一刻,那些对京观厌恶的文官们齐齐昂首。
  
      这是一种共鸣!
  
      在以往他们无法体验到那种雄烈,所以认为京观是一种残忍以及粗俗的东西。
  
      可今日在辽使挑衅的情况下,京观却成为了反击的工具。
  
      这一刻所有人都在感受着那等骄傲。
  
      从兵败好水川之后,大宋许久都没打过胜仗了。
  
      那些所谓的胜仗都是防御战,敌军放弃继续攻击就是胜利。
  
      可野战呢?
  
      可有人乘胜追杀到敌国境内?
  
      没有!
  
      这些被他们忽略的战功都一一涌上心头,并为之骄傲。
  
      府州之战结束的不久,辽人那边还未获取消息,所以辽使一脸懵逼。
  
      府州附近的厮杀,那肯定是宋人和西夏。
  
      他看了西夏使者一样,可西夏使者已经低下了头。
  
      这是不打自招!
  
      宋人竟然和西夏开战了?
  
      辽使只觉得脑袋发蒙。
  
      他看向了沈安。
  
      京观……
  
      宋人大胜,而且还铸了京观?
  
      谁弄的?
  
      他想起自己先前的嘚瑟,那是他觉得杀人就能镇住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宋国君臣。
  
      可没想到宋人竟然弄了京观来还击。
  
      尸骸筑成的建筑!
  
      这是他对京观的理解。
  
      那会是什么样的?
  
      他只是幻想了一下,然后不禁打个寒颤。
  
      武勇在渐渐从辽人的身上消失,作为使者,他在辽国的地位不算低。这等季节他最喜欢暖着宋人的美酒,吃着宋人的炒菜……暖暖和和的,这日子多舒坦啊!
  
      可现在他却发现宋人多了骄傲和自豪,这不是个好消息。
  
      他强笑了一下,挑眉道:“你等可杀过人吗?”
  
      别扯这个,你们这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
  
      你们谁杀过人?
  
      别说是杀人,怕是连鸡都没杀过吧?
  
      他不禁笑了起来,觉得今年膈应宋人君臣的任务圆满完成了。
  
      “杀过。”
  
      边上一个声音让辽使不禁冷笑了起来,侧脸一看,却是沈安。
  
      “你杀过人?”
  
      少年人喜欢吹牛,这是不分地域的通病。
  
      “没错。”
  
      “你怎么杀的人?”
  
      文官不上战场,何况你一个翰林待诏。
  
      这位据说潜心在国子监说教书,而且看着瘦削,杀个屁的人。
  
      “用刀子。”
  
      沈安很认真的说道:“马速很快时,你只需轻轻的挥刀,然后对手的手臂就会飞起来,真的很轻松……那血飙射出来……贵使知道人血什么味吗?”
  
      辽人茫然摇头。
  
      赵祯见到他的反应后,眼中不禁亮了一下。
  
      辽人堕落了!
  
      他们不再寻求武勇,而是耽于享乐。
  
      可随即他就叹息一声,觉得大宋的情况更糟糕些。
  
      这就是比烂。
  
      可双方一比较之下,糜烂的辽人依旧能压制大宋。
  
      “什么味?”
  
      辽使杀人不是拼杀,而是手下把人绑在他的身前,然后他从容用弓弦绞死那人。
  
      他只嗅到过人在死前拉撒出来的屎尿味。
  
      “很臭!腥臭难闻。”
  
      沈安吸吸鼻子,眼中多了兴奋之色。
  
      “今年的比试要不换成两帮人厮杀?一边出些人,在城外找个地方厮杀一番,想来那鲜血的红色会让这个新年多些喜庆……”
  
      辽使的面色煞白,说道:“无礼!”
  
      轰!
  
      殿内的气氛马上就沸腾了。
  
      以往只有大宋呵斥辽使无礼的,今日竟然是反转了?
  
      辽人竟然无言以对,反过来说沈安无礼。
  
      这可是稀奇了啊!
  
      赵祯用力挥手,最后又忍住了,只是轻轻拍了一下大腿。
  
      可他的兴奋之色却没掩饰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