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298章 沈安行贿,包拯受贿

第298章 沈安行贿,包拯受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气很冷,可殿内的温度却不低。
  
      大宋的皇帝对臣子,特别是对宰辅都不错,赵祯更是其中的翘楚。
  
      所以宰辅们都觉得有些热,然后觉得有些荒谬。
  
      “借种?”
  
      富弼觉得沈安的话很是可笑。
  
      “倭国女人来借种?”
  
      韩琦已经在笑了,笑的很是欢乐。
  
      曾公亮觉得沈安是在开玩笑。
  
      “哪有这等事啊!”
  
      赵祯也觉得沈安的话过了。
  
      在他看来,这必定是有人走私人口,把倭国女人走私进来,然后弄到汴梁做妓*女。
  
      钱啊!
  
      他摇摇头,觉得这真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东西。
  
      他觉得沈安是在找借口,可当他认真看去时,才发现沈安很认真。
  
      “陛下,真的。”
  
      沈安有些纠结的道:“倭国人矮小,很矮小,而且愚笨,所以……”
  
      所以你们懂的。
  
      可赵祯却不懂,他不相信。
  
      “谎言!”
  
      赵祯很难过,觉得自家看好的少年竟然也会敷衍自己了。
  
      做帝王的都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所有的臣民都无限忠诚于自己,谎言就是禁忌。
  
      可沈安这话怎么可能?
  
      借种,你这是在开玩笑呢!
  
      作为大宋人,作为华夏人,谁的脑海里会有借种这个概念?
  
      在大伙儿的脑海里,咱们就是最优秀的,除此之外都是蛮夷。
  
      此时的世界大宋就是文化中心,秉承了中原王朝一贯的优越感,大伙儿觉得只有别人向自己借种的,大宋无需向外借种……
  
      沈安诚恳的道:“陛下,那些倭国女人的价钱只有市价的两成,她们来做什么?”
  
      这个不对啊!
  
      这价钱低的有些不靠谱了。
  
      赵祯还在想着这个问题,奏疏就蜂拥而至。
  
      弹劾!弹劾……还是弹劾!
  
      这些弹劾都是冲着沈安来的。
  
      罪大恶极啊!
  
      竟然在刚封爵的当口,就飘飘然、得意洋洋的带着邙山军去打砸青楼,青楼的人出来阻拦被打的遍体鳞伤。
  
      “……骨头断的有四十三人。”
  
      赵祯无语了。
  
      奏疏依旧在送来,赵祯听着听着的就摆摆手,示意停下。
  
      他看着一脸纯良的沈安说道:“你回家去,老实待着。”
  
      这就禁足了?
  
      宰辅们都同情的看着沈安,心想这娃才封爵就被禁足,堪称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沈安一脸悲痛的告退,可心中却乐开了花。
  
      哥最近正好想休息一阵子,好好的把年给过了,没想到官家那么有诚意的给放了大假,多谢了。
  
      他很是‘悲愤’的回到了家中,随后沈家就大门敞开,周二赶着车出门大采购了。
  
      这架势压根就不像是被禁足的模样,很是欢快。
  
      那匹马在家里开始长嘶,大抵是觉得自己被大材小用了。
  
      果果穿着新衣裳跑到了马圈边在看稀奇。
  
      沈家的马圈已经扩大了,这次从府州带回了好马,家里的护院都得了,出行极为方便。
  
      那死马见来了个女娃旁观,就越发的得意了,不禁引颈长嘶……
  
      咿律律……
  
      果果站在那里好奇的看着,直至沈安走了过来。
  
      她回身问道:“哥哥,它好可怜。”
  
      咿律律!
  
      那马若是能听懂这句话,估摸着此后再也不乐意驮沈安,要转换门庭,给果果当坐骑。
  
      “它想拉车呢!”
  
      沈安一句话就揭穿了这马的尿性,然后牵着果果回去。
  
      “哥哥,包绶要送礼物。”
  
      “知道了,到时候你亲自选好不好?”
  
      “好!”
  
      包拯很忙,在三司使的位置他如鱼得水。
  
      但他还是抽空来了一趟。
  
      “您的气色好了不少。”
  
      沈安发现包拯的面色多了红润,少了灰暗。
  
      包拯笑道:“老夫照你说的做了,这身子倒是越发的好了,可见那位邙山隐士确实是奇人,可惜了。”
  
      邙山隐士!
  
      沈安许久都没听到这个称呼了,不禁心虚了一瞬。
  
      “红袖楼是怎么回事?”
  
      老包目光不善的问道,右手还悄然收在背后。
  
      沈安何等的机灵,先退了一步,然后解释道:“是邙山军和人闹腾,我去解围。”
  
      包拯的目光平静,问道:“果真?”
  
      危险往往就隐藏在平静之中,沈安举手道:“我成亲前都不会胡来。”
  
      包拯面色稍霁,然后有些头痛的道:“那些乡兵跋扈了些,竟然打砸青楼,此刻外间不少人在弹劾你,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官家让你在家待着也有保护你的意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