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296章 皇后不喜欢赵宗实

第296章 皇后不喜欢赵宗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宗绛微微低头表示羞赧,赵允良却理直气壮的道:“宗绛自然好。”
  
      我的儿子自然是最好的,一百个父亲就会有一百个异口同声。
  
      老婆是别人家的好,孩子是自家的亲啊!
  
      赵允弼含笑点头,又夸赞了赵宗绛几句,直把他夸赞的渐渐的脸红,这才装作不经意的道:“听闻那沈安先前带着邙山军去红袖楼,走之前还砸了大堂,打伤无数。”
  
       “真的?”
  
      赵允良的眼珠子都在发绿,不知道是饥饿还是仇恨。
  
      赵允弼含笑点头,见赵允良父子都面带得意之色,就说道:“那人对你家下过几次狠手,某却是看不惯。只是宗室自有章法,老夫是大宗正事,却不好出手,否则……”
  
      他一脸的义愤填膺,然后又黯然神伤。
  
      赵允良的眼中多了怒色,说道:“多谢了。”
  
      随后赵允弼告辞,赵宗绛把他送出去,再回来时,却见赵允良有些唏嘘。
  
      “爹爹,莫要神伤啊!”
  
      赵宗绛低声劝着。
  
      赵允良抬头道:“官家无子,这就形同于秦失其鹿。可能逐之的有几人?”
  
      赵宗绛说道:“官家不是属意咱们家和汝南郡王府吗?只是赵宗实当年进过宫,被皇后亲自抚养,却得了先手。”
  
      赵允良冷笑道:“官家的身子不好,活不了几年。可皇后却不喜赵宗实,明白吗?赵宗实和皇后有间隙。”
  
      赵宗绛悚然而惊,“竟然如此?爹爹,那就是咱们的机会了。”
  
      曹皇后竟然不喜欢赵宗实吗?
  
      这真是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啊!
  
      可这消息怎么知道的?
  
       “赵宗实在宫中那些年并不好过,皇后说是抚养,可却置之不理。”
  
      赵允良看着不打眼,却深藏不露:“那宫中能吃人呢!赵宗实幼年就经历了那等磨难,后面归家就有些怕了。”
  
      赵宗绛不解的问道:“爹爹,皇后为何不对他亲切些呢?”
  
      你亲切些,那赵宗实还不得奉你为母啊!
  
      那多好?
  
       等官家一去,你在宫中就倍受尊崇,不至于成为一个数着日子过的孤独女人。
  
      “我的儿,你怎地这般傻。”
  
      赵允良摇头道:“那时的皇后还想着自己能生儿子呢!再说了,不是自己肚子里出来的孩子,谁会有耐心去照看?”
  
      赵宗绛想了想,觉得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后来皇后也生不了皇子,大概也后悔了,只是赵宗实却也大了,早年在宫中的遭遇让他忌惮不已,皇后再怎么做也无法挽回,明白吗?”
  
      赵宗绛算是明白了,心中也有些发冷,却不是同情赵宗实,而是后怕。
  
      “爹爹,那沈安竟然大闹红袖楼,可是得意忘形了?咱们要不要出手?”
  
      “不用了。”
  
      赵允良淡淡的道:“赵允弼这人阴得很,他多年不上门,这一来啊,就是黄鼠狼给鸡送礼,肯定没好事。”
  
      “他们说杀人后这人会暴躁,沈安说不定就是这情况。此事御史们肯定得了消息,咱们看着就是,不掺和。”
  
      “爹爹高明。”
  
      “高明……”
  
      赵允良摸着空空如也的肚子,欲哭无泪的道:“那小贼奸猾,下次要小心些。”
  
      赵宗绛心有戚戚焉的点点头,他也不想再辟谷了。
  
      ……
  
      沈家随着两个主人的归来热闹了许多,曾二梅在这段时日里苦心磨砺了厨艺,得以大展身手。
  
      只是吃过一顿之后,果果就嚷着要哥哥做饭。
  
      这孩子平时很懂事,这个要求大抵是想哥哥了。
  
      沈安在红袖楼动手抽了杨力一顿,心情极为愉悦,就嘚瑟的进了厨房。
  
      果果在外面嚷道:“哥哥,要吃肉。”
  
      “知道了。”
  
      曾二梅给他打下手,沈安就把豆腐捏碎,然后加了肉末,家里在室内种了葱花也弄了些进去,外加酱料一起搅合。
  
      然后起油锅,把豆腐捏成丸子下去炸。
  
      炸东西最好是菜籽油,可现在大宋流行的却是麻油,也就是芝麻油。
  
      麻油炸出来的豆腐丸子卖相不错,沈安拈了一个尝了,然后眯眼道:“味道极好。”
  
      “哥哥,有人来啦!”
  
      “恭贺安北兄立功封爵。”
  
      王雱和赵仲鍼齐齐而至,只是竟然没带贺礼。
  
      “贺礼呢?”
  
      “忘了!”
  
      两人面面相觑,确实是忘记了。
  
      少年人一旦觉得谁是兄弟,大抵就会忽略这些东西。
  
      “这是什么?”
  
      赵仲鍼鼻子嗅嗅,然后寻味而去,找到了丸子。
  
      “那是给果果的。”
  
      赵仲鍼振振有词的道:“果果可吃不了那么多。”
  
      “就是。”
  
      两个家伙弄了小碗来,各自弄了一碗,然后风卷残云的吃了。
  
      果果坐在边上吃的很是秀气和乖巧,两个少年见了就意犹未尽的去哄骗,只是果果却极为护食。
  
      “我的!是我的!”
  
      沈家笑声一片,赵祯却是有些头痛。
  
      “陛下,沈安今日带着邙山军砸了一家青楼,还打伤了多人。”
  
      赵祯接过奏疏看了,怒道:“跋扈!得意洋洋,轻浮!”
  
      皇帝的怒火传了出去,有人在偷笑,有人在得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