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296章 皇后不喜欢赵宗实

第296章 皇后不喜欢赵宗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提到乡兵,大伙儿首先想到的是农夫。
  
      大宋军队分为三级:禁军,这是主力;厢军,成分很复杂,战斗力不能保证……
  
      而乡兵垫底,因为他们平日种地,偶尔才操练一二,算不得军队。
  
      所以当看到那群大汉在乡兵们的手中变成了娘们般的软弱时,那些人不禁都呆了。
  
      他们出手狠辣,说断你手就不断你脚。
  
      这样的令行禁止和残忍融合在一起,格外的让人觉得瘆的慌。
  
      “打完了就回去。”
  
      沈安最后交代了一句话,然后就出了红袖楼。
  
      顷刻间那些大汉就躺了一地,惨叫声回荡在红袖楼的上空,那些女人都纷纷在游廊上观看。或是捂嘴惊讶,或是不忍目睹……
  
      “那么快?”
  
      “这才刚打就没了。”
  
      “那些乡兵好凶。”
  
      “外面说他们是鬼军,杀人不眨眼呢!”
  
      “鬼军?”
  
      “对啊!你想和鬼军共度良宵?”
  
      “……”
  
      乡兵们拍拍手,黄春喊道:“都回去了,晚上有酒肉,放开吃喝!”
  
      乡兵们笑呵呵的出去,看似又变成了农夫。
  
      可那些人却不敢和他们对视,更不敢靠近他们。
  
      这就是被国子监击败的邙山军?
  
      还有王实那个蠢货,以为招揽了些泼皮和退下来军士就能击败他们。
  
      结果如何?
  
      一触即溃!
  
      “沈待诏……果真是会兵法啊!”
  
      一个男子突然摇头晃脑的说道:“文官亲自冲阵,还立下了军功,大宋有几人?”
  
      有毛线!
  
      除去早期的文官之外,大宋的文官基本上都渐渐的往手无缚鸡之力这个方向去了。
  
      而根子也只是歧视武人罢了,认为文官文人去操弄武事就是自甘堕落。
  
      当然,统兵不在这个范畴。
  
      读书识字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大伙儿去看几本兵书,然后就能自诩名将,少不得能运筹帷幄一番,让那些武人见识见识咱们的本事。
  
      只是这些人一朝统军出征,大多被打的鼻青脸肿,然后仗着朋友圈大,朋友多,大伙儿一阵吹捧,在文章诗词里再褒奖一番……
  
      于是一个名将就这么诞生了!
  
      沈安上过战阵之后,才知道所谓的名将可没那么简单。
  
      不说旁的,对麾下战斗力的了解就是个难关。
  
      军队的战斗力很难直观了解,而下属的汇报绝壁会掺水,所以你得亲自去查验。
  
      而且每支军队最擅长什么你也得了解,每一个将领的性格你也得摸清楚……
  
      名将名将,首要的条件就是知己知彼。
  
      但大宋的文官名将们,往往是高看了自己,也高估了大宋军队的战斗力,然后惨败自然不可避免。
  
      那些嫖客们在夸赞着沈安的名将风采,杨力躺在那里喊道:“把某抬上车去,马上去禀告……此仇不报,某誓不为人!”
  
      稍后他回到了家中,然后写了封信,叫人悄然送走。
  
      “郡王……”
  
      “外面谁死了?”
  
      赵允弼端坐在榻上,正和幕僚在下棋。
  
      他微微抬眸,眸色冰冷。
  
      幕僚听这话不祥,就说道:“大概是急事吧。”
  
      稍后外面有人进来禀告道:“郡王,沈安砸了红袖楼,打伤多人。”
  
      赵允弼的食指和中指夹着一枚棋子,他在看着棋局,然后漫不经心的问道:“后来呢?”
  
      “后来沈安扬长而去。”
  
      赵允弼把棋子落在棋盘上,发出轻微的脆响,然后说道:“让人把消息告诉那些御史。”
  
      “高明。”
  
      幕僚指着他下的这步棋说道:“郡王这步棋左右兼顾,遥遥呼应,高啊!”
  
      赵允弼笑了笑,却有些冷。
  
      “备马,去告诉赵允良,某马上到。”
  
      赵允弼起身,有侍女进来给他更衣。
  
      幕僚在边上收拾棋子,突然问道:“郡王,可是要让那家人出手吗?”
  
      赵允弼伸开双手,侍女把外袍解开,然后换上了出门的衣服。
  
      他淡淡的道:“那家子就是蠢货,几番争斗不但不胜,还得了个辟谷郡王的名号,丢尽了宗室的脸面!”
  
      稍后他就出现在了华原郡王府里。
  
      在赵允让被救回来后,赵允良就停止了辟谷,但现在也只能喝粥。
  
      “喝粥好啊!御医说喝粥长命,还能神清气爽……”
  
      赵允良在自我安慰着,然后依依不舍的看着吃的空空的小碗,恨不能伸舌头去把碗底的残粥舔干净。
  
      赵宗绛看了一眼,他知道这种痛苦,正好有下人来禀告事情,他就出去了一趟。
  
      赵云良赶紧拿起小碗,尽力伸出舌头去舔舐着碗底。
  
      他从未觉得稀粥的味道有这般好,真的,比什么山珍海味都好吃。
  
      “爹爹,北海郡王来了。”
  
      赵宗绛进来了,一进来就见到正襟危坐的赵允良,看似很庄严,可鼻尖和下巴却沾上了稀粥。
  
      他刚想提醒,赵允弼却笑着走了进来。
  
      “听闻你最近身子不好,某今日来看看。”
  
      他笑的很是和气,翩然一长者。
  
      双方各自坐下,寒暄了一番。
  
      赵允弼看着赵宗绛说道:“宗绛看着雄姿英发,可谓是我宗室中的好汉,你好福气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