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283章 脱胎换骨的折克行

第283章 脱胎换骨的折克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西夏入侵府州,随行的辎重需要不少。
  
  当一车车的辎重,一匹匹战马被带进来时,整座府州城都在欢呼。
  
  折继祖满面红光的喊道:“杀牛宰羊,把美酒搬出来,全城欢庆,为大宋贺,为府州贺!”
  
  杀牛?
  
  汴梁也杀牛,不过都是悄然动手。
  
  如赵允让那等公然杀牛的老流氓,只能算是宗室奇葩,没有代表性。
  
  “安北兄,那不是耕牛。”
  
  折克行的神态越发的从容了,沈安才想起一件事,“先前杀敌时……你好像没发抖?”
  
  折克行以前动杀机时就会发颤,眼珠子发红,可昨日冲阵时,他护在沈安的左侧,沈安却发现他恢复了正常。
  
  折克行微微皱眉歪头,一脸不敢相信的道:“我有吗?”
  
  “当然有,这叫做血勇。血勇……”
  
  血勇就是血气之勇,这种人猛则猛矣,却不是名将。
  
  最典型的就是秦舞阳,年少时就名震燕国……
  
  “……荆轲带着秦舞阳远赴秦国,太子丹一身白,带着一群人白衣白帽把他们送到易水边,知道白衣白帽是什么意思吗?”
  
  折克行说道:“不就是送死人吗?”
  
  “聪明!”
  
  沈安笑道:“白衣白帽相送,不管成败你荆轲都得死。高渐离更是高歌一曲,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啥意思?兄弟,你这一去就别想着回来了,一心去刺杀秦王吧……”
  
  “那时的人重信诺,被这两下子一逼,不死也得死。只是秦舞阳在燕国空有勇士之名,等见到秦王时却怕了……若非如此……”
  
  沈安在唏嘘着,折克行拱手道:“多谢安北兄指点。”
  
  沈安饶有深意的道:“想做名将,武勇只是第二,第一却是冷静。”
  
  一动杀机就浑身颤抖,沈安不知道折克行在以后是怎么克服的,但历史上他经历了漫长的蛰伏,可见不单是机遇问题,更多的是他自身有些毛病。
  
  这种血勇就是毛病。
  
  折克行感激的道:“小弟知道自己的毛病,可却是改不了。”
  
  “后来小弟练字,开始焦躁不安,渐渐多了静气……这次上阵杀敌,小弟发现自己竟然能控制心绪了。安北兄,若非是您的督促,小弟今日定然还是一个只知道冲杀的莽夫,小弟……感激不尽。”
  
  他一躬到地,那边的折继祖见了就微微点头,嘴角含笑。
  
  这个侄子此次归来后的表现让他有些吃惊,不但沉稳了,而且见识不凡。
  
  长进很大啊!
  
  那些折家人知道之后就纷纷表示愿意把自家的小子送去汴梁,可折继祖却拒绝了。
  
  有一个折克行在沈安的身边就算是情义深厚了,若是再多几个,那不叫情义,而是贪得无厌。
  
  练字是沈安逼着折克行练的,就是为了磨他的性子,而且一手好字终身受益无穷。
  
  练字确实能磨砺人,但沈安并未有太多期冀,没想到竟然效果不错。
  
  他觉得自己就是个名师,以后多半是要名垂青史了。
  
  “遵道,来杀牛!”
  
  折继祖在那边招手,折克行大步过去,接过了大斧。
  
  这大斧就是昨日府州军拦截敌骑冲阵的利器,大斧挥动,人马俱碎。
  
  折克行握紧了大斧,突然大喝一声,斧头猛然劈砍下去。
  
  牛头落地的同时,沈安也转过身体。
  
  “好!”
  
  他的身后一阵欢呼,身前却是一个喷嚏。
  
  “啊湫!”
  
  陈昂很狼狈的擦去鼻涕,然后问道:“沈待诏,敢问你为何能断定没藏讹庞色厉内荏?”
  
  大清早陈昂就派人去河东通报最新的战况,然后就在发呆,直至此时才出来。
  
  沈安说道:“西夏本就是身处大宋和辽国之间的夹缝中存活,辽国一直想弄死他们,然后才能在和大宋开战时少了后顾之忧,这些没藏讹庞知道……”
  
  “竟然是这样?”
  
  陈昂恍然大悟道:“主少国疑本是没藏讹庞的机会,可若是争斗过甚,大宋或是辽国就会趁机出手……那没藏讹庞竟然还知道顾全大局?”
  
  沈安觉得这些人都有病。
  
  他们要么畏敌如虎,要么就会从骨子里蔑视对手。
  
  “没藏讹庞当年能击败辽人,你以为呢?”
  
  沈安觉得这货没啥眼光,以后铁定没前途。
  
  “当年辽人入侵时,没藏讹庞就该在击败辽人后马上……弄死那个李谅祚,然后趁势压服内部的反对,天赐良机啊!”
  
  卧槽!
  
  沈安觉得这货……不,是文人天生就喜欢这种阴谋诡计。
  
  “可辽人趁势来攻怎么办?”
  
  这是个死结,也是没藏讹庞至今没动手的原因之一。
  
  陈昂愕然看了沈安一眼,说道:“那就退,从辽国到西夏,这一路可不好走,补给不易,辽人站不住脚的。大不了被掳些人口牲畜,大不了被烧些城池,可这些算什么?”
  
  沈安打个寒颤,目光古怪的看着陈昂。
  
  他想起了后来的宋室南渡之后的局面。
  
  曾经有北伐的机会,但朝中的君臣都默契的放弃了。
  
  那些武将被牢牢的盯着,不许妄动。
  
  这些是为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