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270章 士别三日

第270章 士别三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唐末开始,到大宋建国至今,中原不管是混乱还是平静时期,都是窝在家里种地。
  
  咱们拼命的种地,种出粮食大家吃。
  
  可人口越来越多,花钱的地方也越来越多,最终大家发现粮食不够了,钱也不够了。
  
  咋办?
  
  一群人就想到了开源节流,于是改革应运而生。
  
  各种手段都想过了,可谁都没想过对外……
  
  咱们不是该种地的吗?
  
  外面的世界很危险,咱们还是躲在家里种地好了。
  
  没有人想到去外面寻找出路!
  
  赵祯在看着赵仲鍼。
  
  第一个问题赵仲鍼的回答是‘人定胜天。’
  
  人能从自然中寻找到更多的财富。
  
  而后面对富弼有些勉强的反驳,他直接回应以‘向外扩张’
  
  这是一个从未有过的答案。
  
  这个少年锐利的让人觉得刺眼。
  
  大宋的皇储和帝王从未有过这等锐利,所以富弼觉得有些心慌。
  
  于是他看向了沈安。
  
  他希望这是沈安的态度,而赵仲鍼只是鹦鹉学舌。
  
  可沈安却只是在微笑着,并有一些惊讶之色。
  
  显然这个回答是赵仲鍼自己的选择。
  
  如此才让人感到震惊。
  
  赵祯悚然而惊,他不知道这个回答是好是坏,可却知道这代表着进取之心。
  
  他是守成之君,这一点他自己清楚。
  
  一代守成,下一代呢?
  
  汉初受辱于匈奴,几代君王卧薪尝胆,最后由汉武帝一朝复仇。
  
  这是最能激励帝王的事迹,但文人们却每每把汉武帝的武功归咎于穷兵黩武。
  
  富弼觉得赵仲鍼的这种想法很危险,他正准备反驳,赵祯却说道:“此事就此作罢。”
  
  官家拦截了后续的辩论,这是什么态度?
  
  赵仲鍼行礼告退,他是昂着头走出了大殿,身后是沉默的君臣。
  
  他们觉得自己失败了。
  
  他们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暮气,并有些不知所措。
  
  沈安被赵祯留了下来。
  
  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些君臣被赵仲鍼的一番话给弄懵逼了。
  
  一个循规蹈矩,做事不肯越雷池一步的地方,突然来了个不肯守规矩的少年,一下就被炸懵了。
  
  历史上赵仲鍼进宫之后,有一次竟然穿着盔甲去见曹太后,那时的他就想着要用刀枪去为大宋赢得尊严,赢得新的土地。
  
  相比于守成的赵祯,这个少年才是大宋的英主!!!
  
  赵祯坐在上面,面色百变。
  
  怎么评价赵仲鍼的话?
  
  宰辅们也在等着答案。
  
  赵祯突然问道:“天下财富有定数,你如何看?”
  
  他在怀疑,怀疑这一切都是沈安教的。
  
  富弼更是不加掩饰的看了沈安一眼,目光冷冷的。
  
  他觉得沈安和赵仲鍼是在取巧。
  
  面对君臣的质疑,沈安说道:“陛下,先前若是问臣的话,臣会回答财富从不会受到限制。”
  
  富弼皱眉道:“且道来。”
  
  赵仲鍼受教于沈安,富弼想知道沈安对财富的看法。
  
  沈安从容的道:“先民并无财富的想法,以物易物就是他们的生活方式,那时的财富有多少?”
  
  “时至今日,看似田地都被开垦完了,可水利呢?培育良种呢,改良施肥呢?”
  
  富弼干咳一声,老脸微红,说道:“这些增加不了多少。”
  
  你煤!
  
  沈安真想怒喝一声老朽!
  
  可他更喜欢用语言来打击对手。
  
  你要狡辩?
  
  呵呵!
  
  他微笑道:“富相,说个简单的,香露您肯定知道吧?”
  
  富弼心中一颤,终于知道自己刚才心中的不安来自于何处了。
  
  沈安很是从容的道:“香露的原料能值多少钱?”
  
  他伸出一根手指头,很是轻松的道:“不高。可几种不值当多少钱的东西聚合在一起,经过臣苦心孤诣、耗费了大半年的测试,换来了多少钱?”
  
  “那些人开始在无法种植粮食的荒地上种花,到了季节就收割,然后晒干卖给香露作坊,这财富哪来的?”
  
  他看着富弼问道:“富相,按照您的说法,原先的荒地不能生产财富,可种花之后,我这里收购干花,这就是钱。其后干花变成花露,直接赚了外藩的钱……谁说财富有定数?”
  
  财富来源于人的头脑和能力!
  
  后世说石油要用完了,绝望的气息开始弥漫。
  
  结果替代能源越发的兴盛了,甚至还有什么可燃冰和页岩油气的发现,至于更高段位的新式能源也在不断开发之中。
  
  富弼的脸上颤抖了一下,他想辩驳,但却发现找不到理由。
  
  “比如说一块地不好,咱们整理一番,修修水利,于是亩产大增,这是什么?”
  
  沈安斩钉截铁的道:“这是人在生产财富!也只有人才能确定财富的多少,而不是什么有定数。”
  
  君臣哑口无言,因为他们说财富有定数时,没谁去举例,而是大而化之的提出了一个说法。
  
  可沈安却有礼有节,连续用例子来证明自己的论点。
  
  沈安痛心疾首的道:“陛下,咱们不能坐吃等死啊!那么多可以增加财富的办法,为何不用呢?”
  
  换做是别人的话,肯定会和沈安胡搅蛮缠,狡辩也好,诡辩也罢,定然不会罢休。
  
  可富弼却拱手道:“老夫且慢慢思虑此事,今日却是无法应答了。”
  
  这时外面进来一个内侍,他带来了奏疏。
  
  “陛下,郡王府的赵仲鍼说忘记了奏疏。”
  
  少年人啊!
  
  沈安不禁想笑。
  
  这是觉得自己大获全胜,走的时候就嘚瑟了,结果忘记了奏疏。
  
  若是以往,赵祯肯定会压下,等后面有时间再看。
  
  可现在他却接了过来,然后仔细看着奏疏。
  
  等看完后,他抬起头来,不知道是欣慰还是唏嘘的说道:“赵仲鍼建议兴水利。”
  
  这个建议不少人都提过,所以宰辅们不觉得有什么稀奇。
  
  赵祯叹息一声,“他建言不要征发民夫,而是雇佣,让那些农闲下来的农夫去修水渠挣钱。等水利修好之后,来年田里的出产会更多,而农夫的手中就有了钱。有钱肯定要花销,到时候商人、匠人……许多人都会得利,连朝中都能多了税……这样的事,朝中亏空也要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