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266章 你在受贿

第266章 你在受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什么共赢?”
  
      张八年皱眉,极力忍耐着被人拍肩膀的那种极端不舒服的感觉。
  
      沈安摸摸下巴,可惜没有胡须,装不了诸葛亮。
  
      他说道:“不管你们是威胁还是利诱,那些商人都不会尽心尽力……”
  
      张八年的脸上浮起了些杀机,眼中的‘鬼火’闪烁,阴测测的道:“那就弄死他们。”
  
      这厮最擅长的就是拷打用刑,什么铁汉在他的手中都会变成绕指柔。
  
      沈安唏嘘道:“要文明,不要打打杀杀,那样不好,非常不好!”
  
      “你有主意?”
  
      张八年想起沈安的那些过往经历,就有些意动了。
  
      他的身后是两个彪形大汉,大抵见惯了张八年的冷酷,从未见过他会这般和善,都有些呆住了。
  
      沈安看了他们二人一眼,然后转身往前走。
  
      “你等自去。”
  
      张八年跟了上去,两个大汉没敢走,只是远远的吊在后面。
  
      “给好处!”
  
      沈安简单的说了自己的想法:“对于那些外国商人而言,大宋就是一块宝地,可对?”
  
      张八年点头。
  
      “那就许诺好处,比如说他们能提供的消息肯定是五花八门的,咱们按照重要程度给好处。一般的消息给钱,一条消息多少钱,照价给,千万别吝啬。”
  
      “若是不肯呢?或是敷衍呢?”
  
      张八年觉得沈安考虑事情有些片面。
  
      沈安笑道:“你高看了这些商人,这年头能跨国而来做生意的,节操对于他们来说算是个什么东西?再说不管是辽国还是西夏,更别提什么大食,这些商人心中会有自己的国?”
  
      张八年摇摇头:“不会有,都是逐利之徒。”
  
      他并未搪塞,这让沈安对他的评价又高了些。
  
      “实际上那些外国商人的心中压根就没有归属……谁给的钱多,谁给的好处多,他们就听谁的。咱们给钱他们要不要?肯定要!”
  
      沈安自信的道:“咱们把消息分为三六九等,按照规矩给钱,最重要的消息,比如说对大宋有切身利益的消息,咱们可以把赏格给高些嘛,比如说可以全家来大宋定居,甚至给个官衔……他们会不动心?”
  
      这年头,抛开武力值来评估的话,大宋就是世界中心,花花世界……
  
      谁不想在世界中心定居?
  
      这人竟然能这般洞察人心?张八年有些呆住了。
  
      他习惯于用冷酷的手段去获取自己需要的东西,时日长了,早已不再揣摩人心。
  
      可在听了沈安的一番话之后,他觉得自己应该去琢磨琢磨人心和人性。
  
      沈安嘚瑟的道:“时移世易,咱们要与时俱进才是。严刑拷打只能得到一次消息,可咱们这却能源源不断的获得消息,你说哪个好?”
  
      “某幼年进宫……”
  
      张八年的语气没有变化,永远都是这么冷冷的,据说和赵祯说话时也是这样。
  
      “见过许多争斗,还见过许多死人……某也曾经差点成为死人。”
  
      他突然笑了一下,沈安却没看到。
  
      “某当时就被压在枯井边上,身后是逼问……那一刻某发誓……只要让某多活一刻,某愿意付出自己的所有,包括魂魄……”
  
      “所以某在逃脱生天之后,就发誓一定要让自己的对头日日夜夜都身处这等绝望之中……”
  
      这货……真是让人毛骨悚然啊!
  
      沈安觉得张八年有些变态了,可他却丝毫不觉,继续说道:“这等日子过久了,身上都带着血腥味……一般人见到某都怕。”
  
      这是杀人杀多了,同类都害怕。
  
      “你不怕某?”
  
      张八年问出了自己郁积很久的问题。
  
      “从未有人敢拍某的肩膀,就你,拍的就那么自在……”
  
      沈安鄙夷的看他一眼,说道:“你是人,不是鬼。”
  
      “你能活到现在真是难得。”张八年神色古怪的看着他:“某审讯过许多人,知道许多让人瞠目结舌之事,所以才知道……人,在许多时候比鬼还可怕。”
  
      沈安刚才还能洞察人心,可现在却又变得有些天真。但张八年觉得这样才符合一个少年不成熟的形象。
  
      沈安却摇头道:“我不怕人,再阴险狡诈,十恶不赦的人我都不怕。”
  
      是人就有弱点,逼急了我,哥直接弄死你!
  
      张八年觉得这少年迟早会为了这种想法而吃大亏,他拱手道:“你的主意不错,多谢了。”
  
      他转身离去,沈安觉得这厮真是不懂事,就提醒道:“得了我的主意,谢礼呢?”
  
      没谢礼下次你自家去折腾吧。
  
      张八年摆摆手,“有人操练了几百个所谓的学生,里面大半是泼皮,叫嚣着找邙山军比试……”
  
      这就是张八年给沈安的谢礼。
  
      沈安觉得自己亏了,所以回到家就叫人去弄酒来,泡人参酒。
  
      至于什么叫嚣,沈安压根不想搭理。
  
      ……
  
      夏日炎炎,赵允让躺在榻上,边上是一架风扇,一个下人在慢慢的拉着。
  
      这是赵仲鍼孝敬他的。
  
      凉风习习,那感觉实在是舒坦。
  
      但赵允让却板着脸,气息咻咻。
  
      “赵宗绛出去体察民情,回来上了奏章,说了十余条建言,大多是吹捧,少数说什么水利不便,百姓种地艰难……大而化之,可却有人在为他鼓吹,说他知民疾苦,还说什么不畏艰难……无耻!”
  
      ……
  
      第二更送上,大伙儿晚安。初八,也就是后天就恢复四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