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266章 你在受贿

第266章 你在受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阿谀奉承对沈安来说……还是管用的。
  
      一群商人围着他在吹捧,他的面色冷淡,心中却暗爽不已。
  
      等这群人把自己肚子里那些溜须拍马的词翻来覆去的说了几遍后,沈安觉得虚荣心已经满足了。
  
      他只觉得自己身轻如燕,心情轻松的觉得世界都是自己的。
  
      虚荣心在许多时候实际上是积极的。
  
      人活着不就是想出人头地吗。
  
      这就是虚荣心。
  
      有了虚荣心,人类才能持续进步。
  
      沈安如是安慰着自己,觉得自己是在为了大宋的未来而虚荣着……
  
      “待诏今日看着有些虚弱……来人,把某的百年老参拿来。”
  
      一个高丽商人拍拍手,有下人急匆匆的抱着一个木匣子来了。
  
      他接过木匣子,一脸心疼的道:“待诏为了大宋而操劳,看看看看,大家看看。”
  
      众人纷纷看来,都觉得沈安唇红齿白,面色红润,比大伙儿都健康。
  
      看什么?
  
      大家都在看着高丽商人,觉得这货是在哗众取宠。
  
      沈安也觉得这货有些没礼貌。
  
      高丽商人面色黯然,用就像是在给沈安开追悼会般的语气说道:“待诏为了大宋苦心孤诣,每日操劳,日理万机……你们看看,看看他的脸色是这般苍白,这就是太辛苦了啊!”
  
      他眼中含泪,缓缓打开木匣子,惭愧的道:“小人托人归国搜寻了许久,最后只得了这几根人参,哎!竟然只有三百年……”
  
      高丽多人参,这个是比较出名的。
  
      三百年的人参?成萝卜没?
  
      沈安的心中一个哆嗦,然后看了一眼……
  
      一堆苔藓之上,几根粗大的人参正静静的躺在那里。
  
      长长的根须……真的很长。
  
      根茎就有沈安前世见到的人参粗。
  
      目光上移,沈安就移不开目光了。
  
      这怎么就像是个人呢?
  
      人型人参……
  
      宝贝啊!
  
      他干咳一声,板着脸道:“这是贿赂!”
  
      高丽商人一脸正色的道:“待诏莫不是轻视小人吗?”
  
      众人愕然,心想这货竟然敢质疑沈安,怕是会被扔出去。
  
      可沈安却只是云淡风轻,边上有人赞道:“待诏心胸宽广,让小人敬佩不已。”
  
      高丽商人却不慌不忙的道:“小人和待诏是生意交往,这贿赂从何说起?从何说起啊!”
  
      沈安干咳一声道:“某从不借势欺人,虽然咱们是有往来,那也得给钱。”
  
      “那是那是,待诏嫉恶如仇的名声响彻大宋,刚正不阿,刚正不阿啊!”
  
      商人们拼命的吹嘘着,唯恐落后于高丽商人。
  
      高丽商人昂首道:“当然得给钱,否则小人怕是要亏的当掉裤子才能回家。”
  
      随后他和庄老实交涉了一番,就把人参送了出去。
  
      庄老实过来低声道:“郎君,他说那人参很值钱……”
  
      沈安的嘴唇微动,“有多值钱?”
  
      庄老实说道:“说是少了一贯钱不卖。”
  
      沈安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那么大的野人参,还是人型的,哪怕现在并未疯狂的追捧人参,可那价值……
  
      一贯钱?
  
      你打发叫花子呢?也就是给你看一眼罢了。
  
      沈安看了高丽商人一眼,觉得这厮很会来事,有前途。
  
      有了高丽商人开头,那些商人们都纷纷表示沈待诏真是太辛苦了,回头得送些滋养身子的东西。
  
      哥这算是……收礼受贿了吧?
  
      沈安摇摇头,觉得这是正常的买卖。
  
      王天德请示道;“安北,可要开始吗?”
  
      沈安点点头,庄子里一阵喧哗,随即有人喊道:“一家家的来,拿着契约来,咱们照着给货。”
  
      商人们都蜂拥而去,沈安站在边上,身后悄无声息的飘来一人。
  
      “你这是受贿!”
  
      张八年的气息很阴森,可沈安却觉得就像是空调吹着,格外的舒畅。
  
      “这是我的商业伙伴,我卖东西,他们送东西,干啥?谁敢说我受贿!”
  
      张八年冷冷的道:“可你做过副承旨。”
  
      “现在没做了。”
  
      他做过副承旨,主管过大宋对外交往,可现在不是卸职了嘛。
  
      张八年觉得这人很无耻:“可唐仁在那坐着,和你有何区别?你说了什么难道他会不听?”
  
      “对,他肯定会不听我的话。”
  
      沈安觉得自己的无耻都是被这个时代逼出来的,看看那些老家伙吧……
  
      文彦博、富弼、韩琦、曾公亮……
  
      这些老鬼都是人精,他若是要脸,估摸着活不了多久。
  
      他的无耻让张八年的威胁变得毫无意义,最后只得说了来意。
  
      “那些商人在各国都有些地位,某想收买几个……”
  
      “收买?怕是设套坑人,然后再威胁利诱吧。”
  
      沈安觉得皇城司的手段不大好,太粗糙了些。
  
      他回过身来,伸手拍拍张八年的肩膀,一脸诚恳的建议道:“要学会共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