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262章 一巴掌从上打到下

第262章 一巴掌从上打到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男色这个词不知是何时才有的。
  
      分桃断袖从古流传到今天,依旧是一个暧昧的词。。
  
      但社会的主流依旧是阴阳和谐,男女搭配,活着不累。
  
      可到了魏晋时,那些小白肉就更多了,比如说卫玠……
  
      “卫玠能让男女都喜欢他,观者如堵。”
  
      卫玠的美是能男女通吃的,面对这样出色的前辈,那两个喜欢涂脂抹粉的学生不禁低下头去,觉得自惭形秽。
  
      沈安觉得这些少年都是迷途羔羊,而自己就是他们的人生导师。
  
      他指着北方说道:“卫玠是很美,可当胡人南下时,他做了什么选择?”
  
      “他跑了!”
  
      沈安摇头道:“丢下兄长,惶然带着家人往南边逃窜,然后才在南方闯出了偌大的名头……美人!”
  
      他怒不可遏的道:“魏晋……乃至于大宋之前,男人以白嫩为美,以面如凝脂为荣,可那不是大丈夫,不是男人!那是……那特么的不是男人!”
  
      郭谦不禁退后了一步,他自己就喜欢白嫩,每日早上会仔细打理脸上的肌肤……
  
      那些学生都有些不舒服,白嫩柔弱之风在读书人中最受欢迎,他们自然也不能免俗。
  
      男人把自己弄的白白嫩嫩的,举止柔弱一些,学学女人,然后就会觉得自己真的很柔弱。
  
      柔弱的需要呵护……
  
      “汉唐豪迈,以出塞杀敌为荣,没有人会在意自己长的是否白嫩,是否柔弱。即便是脸上被晒的发黑,即便是密布刀痕,可那却是勇士的伤疤,无需遮掩,当为世人所敬仰!”
  
      “魏晋的男人以阴柔为美,以白嫩为荣,结果是什么?是亡国,是被当做了两脚羊!”
  
      “那时的大丈夫就是稀罕物,在一片阴柔风之中,胡人的铁蹄和马刀让他们瑟瑟发抖,谁来抵抗?谁来保家卫国?没有!”
  
      沈安沉声道:“没有男人,没有大丈夫。那些阴柔的男人担不起保家卫国的责任,他们担不起保护家人的责任,所以魏晋就是汉儿最为屈辱的时代,大宋可要效仿吗?你等可要效仿吗?”
  
      有人想驳斥,可一张嘴就觉得没法说。
  
      魏晋的男人不是装女人,就是装疯子,嗑五石散,在树林里鬼叫。
  
      彼时大汉的威风还有余韵,哪怕是三国混战时,胡人也不能嘚瑟。
  
      然后……当他们以阴柔为美时,武勇就再也没出现过。
  
      及至元末时,才有人喊出了‘手持钢刀九十九,杀尽胡儿方才罢手。我本堂堂男子汉,何为鞑虏做马牛’的口号,那些男人才重新振作起来,掀翻了蒙元的统治。
  
      而到了明朝中后期时,阴柔之风再度死灰重燃,男扮女装,涂脂抹粉……
  
      然后面对蛮清的铁蹄,那些阴柔的男人纷纷跪地请降,甘愿脑后披着一根猪尾巴。
  
      现在的大宋同样以阴柔为美,男子涂脂抹粉,举止温柔,这是一种流行趋势。若是能手捂胸口,弱弱的干咳一声,那周围的人多半要喊一声美人。喜爱男风的两眼就会迸发出绿光。
  
      这是一个阴柔、柔弱的大宋,武勇早就消失许久了。
  
      这股风气不扭转过来,沈安觉得这个大宋就没有丝毫希望。
  
      大势如此,我就先从国子监动手。
  
      他心中打定了主意,说道:“从现在起,但凡有人涂脂抹粉,但凡有人装娘娘腔,装女人,一律赶出国子监。不如此,老子怕整个国子监都会变成女人!”
  
      他气咻咻的转身就走,却留下了一群面面相觑的师生。
  
      这事儿……这个地图炮轰击的过了啊!
  
      折克行有些傻眼了,只得出来交代:“三日后,你等将会和人操练,赢了奖赏。输了,半个月的饭食内无肉。”
  
      “半个月没肉吃?”
  
      “要操练什么?”
  
      学生们马上就怒了。
  
      旁的咱们不管,没肉吃就是不行。
  
      什么狗屁对手,在肉食的面前都是渣渣。
  
      “和一群乡兵演武!”
  
      乡兵?
  
      “就是闲时操练,忙时种地的乡兵?咱们打不过啊!”
  
      条件反射般的,这些学生都萎了。
  
      就好比后世的某支队,一听到对手是亚洲的某小国,人口还没自家一个县市多的那种小国,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哥,咱们打不过啊!
  
      柔弱早已深入他们的骨髓,见到对手就怕,一动手就怕。他们只能在国内耍横,这种人民间有句话,很形象。
  
      ——门槛猴!
  
      门槛内,也就是在家里时他们牛气冲天。出了门槛,那就是个逗逼。
  
      可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操练起来!”
  
      陈洛觉得这事儿大概有些危险,不过既然沈安答应了,他也只能尽力操练。
  
      长枪阵再次成型,一次次的刺杀……
  
      大部分学生都是面色沉重,奋力出手,可有人却目光闪烁,带着喜色。
  
      ……
  
      赵祯正在和宰辅们议事,等有人送上了奏疏后,还不知道沈安已经捅了个大窟窿。
  
      他打开奏疏看了一眼,然后就呆滞了。
  
      宰辅们见他的神态就知道有事发生,韩琦迫不及待的道:“陛下,可是有大事?”
  
      有事你要说啊!你憋着我们咋想办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