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261章 逢凶化吉有春哥

第261章 逢凶化吉有春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安觉得这称呼有些不大对,“既然来到了汴梁,那就得操练起来。”
  
      黄春的小眼睛眯着,说道:“郎君,咱们和辽人都能杀一阵子……”
  
      我们都能和辽人拼杀了,这个……还用得着操练吗?
  
      “正中红心!”
  
      那边一阵惊讶,却是折克行的箭术发威了。
  
      黄春抚须微笑道:“郎君,宝玉家里原先是军中人,他的箭术也不错。”
  
      “来一场比试吧。”
  
      沈安觉得需要用一场比试来让这群嘚瑟的乡兵们俯首。
  
      黄春惶然下跪,说道:“小人不敢。”
  
      他这才发现自己一直在搪塞沈安,就担心会被赶回去。
  
      “没什么不敢的,先住下,过几日再试。”
  
      前方的比试还在继续,当折克行箭无虚发后,连严宝玉都不禁走到了边上在看着。
  
      刀法很简单,沈安自己就练习了许久,来来去去的就是那几招。
  
      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就是几招简单的刀法,在折克行的手中施展出来时,那些乡兵们都静默了。
  
      “遵道,回来。”
  
      沈安招招手,折克行收了长刀,气不喘脸不红的走了过来。
  
      “先住下吧。”
  
      沈安的态度很是平静,看不出喜怒。
  
      等他走了之后,严宝玉就不悦的道:“为何要搪塞郎君?”
  
      黄春也有些后悔,不过却不肯认错:“咱们从雄州来投奔郎君,难道你们都想去种地?”
  
      众人都摇头,有人说道:“咱们在辽国那边杀了不少人,都见过血,谁还能安心回家种地?”
  
      黄春得意的道:“所以嘛,咱们要展示自己的长处给郎君看看,以后得了机会才好上阵杀敌。”
  
      严宝玉依旧不满,他冷哼一声,然后往自己的帐篷去了。
  
      庄子里没那么多地方给他们住宿,目前只能住帐篷。不过管事已经带着人在看地方了,准备修建房屋。按照沈安的交代,在入冬之前,肯定能让他们住进屋子里。
  
      黄春的小眼睛都眯了起来,那八字眉挑起,喊道:“某感觉到了是好事……”
  
      瞬间乡兵们就安生了,气氛重新活跃起来。
  
      “春哥说是好事,那肯定是好事。”
  
      逢凶化吉有春哥!
  
      这是大家奉为座右铭的话。
  
      黄春得意的道:“都打起精神来,到时候让郎君开开眼,老子好带着你们去吃喝,去玩女人!”
  
      一说到玩女人,这群乡兵的眼睛都在发绿。
  
      黄春见了就更得意了,说道:“在辽境时,老子带着你们去玩辽国女人,这到了汴梁,老子带着你们玩京城的女人!”
  
      “哈哈哈哈!”
  
      ……
  
      “杀!”
  
      三百余名学生,人人手持长枪,列阵刺杀。
  
      “杀!”
  
      陈洛站在队列前,不时纠正着学生们的错误。
  
      沈安悄然来了,和郭谦一起走到了正面。
  
      “杀!”
  
      三百多柄长枪齐齐前刺,那杀气让郭谦不禁有些腿软。
  
      “待诏……这……这样不好吧!”
  
      郭谦觉得读书人就该读书,练刀枪只是个消遣罢了。可沈安的人却分外严格,把这群学生弄的走路带风,眼神锐利……
  
      他想起了一个老友来国子监看自己时,恰好见到了学生们放学,就震惊于他们的身姿和神态。
  
      “站如松,行如风,坐如钟,这是我对他们的要求。”
  
      “人只要经常操练,眼神自然就会锐利。”
  
      沈安压根就不在意他的牢骚,若非是没人接替,他觉得国子监的祭酒最好换个人。
  
      郭谦郁郁的道:“可一出去,旁人都说国子监标新立异。”
  
      别处的学生走路四平八稳,风度翩翩,而国子监的学生走路像是刮风,眼神恶狠狠的,哪那有学生的模样?
  
      “前日处置了两个涂脂抹粉的,家长就不依不饶,后来说是再闹腾就让他们带着孩子回家去,这才消停了……”
  
      郭谦觉得沈安的规矩太严厉了,这些学生都是在威压下学习,哪日要是扛不住了,肯定会暴动。
  
      “杀!”
  
      这时前方的操练结束了,陈洛回身拱手。
  
      沈安走了过去。
  
      阵列中的喘息声不大,这和刚开始操练时的喘息如狗相比,变化太大了。
  
      “大丈夫就要站得直,坐的稳,走得快!”
  
      这些学生寄托着他的厚望,所以他宁可要求严一些,也不肯放松。
  
      “有人涂脂抹粉,被处置了还没发现自己的错处,这样不好,非常不好!”
  
      沈安有些火了,声音也提高了些:“涂脂抹粉那是娘们才做的事,弄多了你们自己就会把自己当做是女人!”
  
      “男儿大丈夫看的不是脸,而是你的本事,你的责任感。当你有能力为妻儿遮风挡雨时,所谓的俊美如玉在你们的面前就是个娘娘腔,哪里值得效仿?”
  
      大宋此时已经出现了一些娘化的苗头,男人涂脂抹粉有些成为时尚的意思。
  
      而且汴梁城中有几条街很有名,就是著名的男娼街。
  
      那些喜好龙阳的男人就是那里的恩客。
  
      阵列中有人说道:“说书,涂脂抹粉也没什么不好吧?魏晋时比现在更风行。”
  
      沈安大怒,说道:“风行?可魏晋是什么日子?汉儿沦为两脚羊的日子,那等日子你们可羡慕了?可想去过过?”
  
      ……
  
      初四了,还在码字……
  
      .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