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260章 亡灵之军

第260章 亡灵之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雄州到汴梁不近,而且时值夏季,阳光灿烂,,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乌漆嘛黑的。
  
      这些黑脸上大多是欢喜,甚至许多还是憨厚,沈安看不到什么杀气。
  
      但折克行说的必然准确,所以沈安说道:“你等远来辛苦,走,咱们喝酒去!”
  
      那些黑脸上的欢喜就变成了惊喜。
  
      黄春和严宝玉相对一视,笑道:“还以为衙内……不,是郎君会不要咱们……”
  
      这些乡兵从雄州来此就算是冒险,若是无人接收的话,他们就是流民,然后会被丢到某个地方种地等死……
  
      严宝玉板着脸道:“我等都在辽人境内厮混,辜负了知州……”
  
      黄春吸吸鼻子,然后飞快的眨着眼睛,但眼睛却渐渐红了。
  
      “知州对某恩重如山……可当年我等却去了那边,谁知道再回来时,郎君却带着妹妹走了。”
  
      “走了!”
  
      一群人缓缓往城外去。
  
      城外的庄子里,管事在疯狂的叫人。
  
      “帐篷搭起来!洗澡水!没有?那就冷水,衣服!马上去采买……特么的!不知道尺寸?那就再等等……”
  
      那些兵痞一进庄子就像是放了羊,这里指指点点,那里嬉笑一番……
  
      “郎君不高兴了。”
  
      沈安站在边上,冷眼看着这群兵痞闹腾。
  
      喧嚣渐渐停止了,那些乡兵都有些忐忑的看着沈安。
  
      这里是主宅前。
  
      庄户们早就被吓跑了。
  
      沈安皱眉走过去,站在前方,说道:“我叫沈安……”
  
      “我们知道。”
  
      说话的那人被沈安淡淡的扫了一眼,马上就低下了头。
  
      “家父一心北伐,在雄州操练了乡兵,对此我是认同的,觉得这是大丈夫该干的事。”
  
      “你们来了,这是认可,你们认可我……也就是认可了北伐!”
  
      “郎君,您也是想北伐的吗?”
  
      这些乡兵并不知道沈安的政治宣言,所以一脸的兴奋。
  
      雄州处于宋辽最前线,雄州人最能体会到危险和屈辱,所以若说谁最先北伐夺取幽燕,那非雄州人莫属。
  
      沈安微微点头,很是自然的道:“当然,我若是不想北伐,那就是畜生!”
  
      场面瞬间就炸了!
  
      乡兵们都喜上眉梢,黄春眼含热泪下跪,冲着北方喊道:“知州,衙内也要北伐!他也要北伐!您的愿望有人接了,有人接了呀!”
  
      沈安微微皱眉,他不知道沈卞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竟然能让这些敢去辽国境内打草谷的乡兵们俯首帖耳,并为之痛哭。
  
      严宝玉看着很硬汉,可此刻也是眼中含泪,不时吸吸鼻子。
  
      折克行再次附耳道:“安北兄,不是作假。”
  
      这是来自于一位武将世家的少年的判断,沈安微微点头。
  
      “你们以后将会在这里生活。”
  
      沈安一句话就让这些乡兵有些不自在。
  
      “我知道你们习惯了自由自在,可这是大宋,而你们是乡兵。”
  
      有人喊道:“郎君,我们已经不是乡兵了,他们不要咱们了。”
  
      黄春低下头,难为情的道:“郎君,当初知州失踪了之后,咱们就被驱散了……”
  
      “然后呢?”
  
      沈安很好奇他们后来的去向。
  
      黄春双手互握着,“知州失踪后,人就带着人去了辽境寻找,只是……没找到。”
  
      一句话道尽了他们和沈卞之间的关系,沈安觉得这些人就是自己最好的武装力量。
  
      “既然来了就好好干,至于乡兵的资格,官家早已允了我,你们还是乡兵。”
  
      有人讶然道:“郎君,您竟然能见到官家?”
  
      大家才见面,沈安也没来得及介绍自己目前的情况。可这些乡兵想到他带着果果迁移而来没多久,再混的好,也不可能到这种地步。
  
      黄春和严宝玉都沉着脸,准备呵斥这些兄弟。
  
      他们虽然是沈安接出来的,可也不信他能见到官家。但信不信是一回事,得要维护沈安的尊严。
  
      乡兵们开始有些不安。
  
      沈安才离开雄州多久?他怎么能混到这等地位?
  
      一个撒谎的头领会让下属惊慌,觉得没有安全感。
  
      一骑疾驰而来,近前后却是唐仁。
  
      “是枢密院的副承旨。”
  
      陈洛喊了一声。
  
      乡兵们都老老实实地站好了,连黄春和严宝玉都低下了头。
  
      这里是汴梁,枢密院就是一个庞然大物,除非他们准备造反,否则该有的恭谨必须得有。
  
      沈安就这么站着,眯眼看着虚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唐仁近前下马,乡兵们本就不是安分之辈,有人抬头,有的偷窥,就看到他走到了沈安的面前。
  
      这是要怪罪吗?
  
      唐仁拱手道:“见过待诏。”
  
      他竟然先行礼
  
      众人纷纷看去,心中惊讶。
  
      因为沈安只是微微颔首,然后露出了笑容。
  
      就像是上官对下属的微笑。
  
      可那是副承旨啊!怎么就成了你的下属了呢?
  
      沈安微笑道:“怎么是你来了?”
  
      唐仁是副承旨,就算是要来也是兵房主事曹云。
  
      唐仁轻轻说道:“让旁人来,下官不放心。”
  
      这个态度很好,沈安欣慰的点点头,然后拍拍他的肩膀。
  
      你竟然敢去拍副承旨的肩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