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244章 什么叫做腹黑

第244章 什么叫做腹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十二岁的少年,说话时一脸的认真,富弼不知怎地就相信了。
  
      可赵允良却悲愤的道:“你和宗绛一起吃饭,为何他拉稀了你不拉?!”
  
      他盯住了赵仲鍼,眼中的怒火几乎都不加掩饰。
  
      说!
  
      为啥我儿子拉稀你不拉?
  
      难道你是钢铁打造的肠胃?
  
      赵祯也头痛的捂着额头,心想才将发现这孩子的长处,可转眼他就亮出了短处。
  
      下泻药……
  
      这行为不值得提倡啊!
  
      陈忠珩不禁摸了一把屁股,觉得痔疮的地方有些发痒。
  
      他不禁想起了前天吃坏肚子的遭遇,就是拉。
  
      拉一拉的,好不容易好转些的痔疮……特么的又犯病了!
  
      想到这里,陈忠珩不禁眼睛微红,觉得自己真是够倒霉的。
  
      他同情的看了赵仲鍼一眼,觉得这孩子应当是被陷害的。
  
      一脸纯洁……不,是纯真。
  
      一脸纯真的少年,他哪里知道泻药这个东西。
  
      他再看一眼赵允良,此刻的赵允良因为恨意,那张脸有些狰狞。
  
      哎!这老汉是想坑人吧。
  
      可赵仲鍼为啥没拉呢?
  
      君臣都在看着他,都在等着他的答案。
  
      众目睽睽之下,赵仲鍼无辜的道:“臣是被拽着去的,因为吃过早饭,所以在酒楼里什么都没吃。”
  
      既然要下药,那肯定得准备好退路。
  
      这些套路赵仲鍼很熟练,包括给府里的管家洪斌下药,都带上了厨房被偷了一只冷鸡,谁吃谁就会拉肚子的谣言,可见这孩子的腹黑。
  
      赵允良怒道:“你没吃,可为何宗绛会腹泻?”
  
      赵仲鍼一脸茫然的道:“谁知道他在外面吃了什么。”
  
      这个需要证据,你赵忠良把证据弄出来。
  
      赵忠良恨得牙痒痒,他冷冷的道:“那些剩菜和残酒都在臣的手中。”
  
      赵忠良不是傻子,在儿子出事的第一瞬间就令人去酒楼寻找到了他们吃剩下的酒菜。
  
      “验证了?”
  
      赵祯问道。
  
      赵允良点头道:“那两个吃了剩菜和残酒的下人就在宫门外,此刻应当是拉了吧。”
  
      赵祯看了赵仲鍼一眼,“叫人去看看。”
  
      陈忠珩担心有人捣鬼,就亲自去。
  
      稍后他回来,第一件事就是看了赵允良一眼,看着有些愤怒。
  
      “陛下,那两人没拉,精神着呢!”
  
      “不能啊!”
  
      赵允良觉得不可能,他说道:“陛下,会不会是还得等一会?”
  
      这是个垂死挣扎的提议。
  
      富弼觉得此事有些问题,最大的可能就是赵宗绛想污蔑赵仲鍼。
  
      “从郡王府到此要多久?”
  
      赵宗绛从酒楼回家就开始拉,那两人从郡王府到宫外多久了?要拉早就拉了。
  
      赵允良面色一白,低下头去,他的眼中多了茫然,双拳紧握。
  
      为何会是这样?
  
      郡王府的早饭没问题,赵宗绛出门后就和赵仲鍼吃了一顿,不是赵仲鍼是谁?
  
      他心中恼怒,可最终都化为平淡,说道:“陛下,臣一时急切……错怪了人。”
  
      赵祯点点头,欣慰的道:“要和和气气的才好,去吧。”
  
      赵仲鍼应了,赵允良却等了一会儿。
  
      他看了赵仲鍼一眼,心想这事儿难道真不是他干的?
  
      赵允良迷茫了,可赵宗绛在家里拉的死去活来的,那是谁干的?
  
      两人告退,就听到赵祯说道:“薄嫁之事马上办,朕自然要垂范,诸卿……”
  
      “臣等责无旁贷。”
  
      “好!”
  
      赵祯的声音多了欢喜:“拟旨,即日起,皇室嫁女不可奢华,当简薄!”
  
      旨意飞快的传递了出去,外面有人欢呼,有人沮丧。
  
      欢呼的都是家中有女儿的,而沮丧的大多是家里有儿子的。
  
      皇室率先垂范的作用巨大,据说当天就有几对谈婚论嫁的人家重新讨论了女方家的嫁妆。
  
      宫中来人了,送来了皇帝的赏赐。
  
      沈安拿着玉佩看了看,觉得没啥意思。
  
      杨沫一脸沉痛的来了。
  
      “被打了?”
  
      “是。”
  
      赵仲鍼的手法能瞒过大家,却瞒不过深知他底细的赵允让。
  
      沈安很欣慰,觉得那倒霉孩子得个教训最好不过了。
  
      “郡王说太危险了,所以要给个教训。”
  
      若是被抓到了证据,赵仲鍼的人设就崩了。
  
      杨沫拿出了一块玉佩,说道:“这是郡王送的,说是给小娘子把玩。”
  
      这是谢礼,沈安心安理得的收了,至于赵仲鍼的屁股开没开花,他觉得最好开花。
  
      “郡王说若非是您当机立断换了酒杯,这事怕是要麻烦了。”
  
      那家酒楼竟然不是立即洗碗筷,这个致命的习惯差点就让赵仲鍼完蛋了。
  
      赵仲鍼是把药下在黄酒里,然后交换酒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