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240章 嘚瑟的赵仲鍼

第240章 嘚瑟的赵仲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要严进严出!”
  
      这是沈安的要求,可郭谦却苦着脸道:“钱粮不称手啊!”
  
      学生越多,需要的补贴就越多。
  
      可朝中是个什么章程?会不会拨钱下来?
  
      沈安淡淡的道:“此事交给我了。”
  
      这个钱他不可能出,否则国子监就成了他的私学,这有些犯忌讳。
  
      郭谦看了他一眼,说道:“包拯不好说话……”
  
      扯淡!
  
      沈安一溜烟到了三司,大摇大摆的被迎了进去。
  
      值房里,包拯正在和下面的人说话,其中就有度支判官王安石。
  
      “……大宋各项花销庞大,收支渐渐失衡,老夫来之前早有耳闻。你等下去后可仔细盘算,看看支出可能少了些去,回头报给老夫。”
  
      “相公,沈安求见。”
  
      外面来人禀告。
  
      包拯干咳一声,说道:“老夫刚到,此事目前就是第一要务,你等抓紧吧。”
  
      王安石等人起身告退,在门外见到了沈安。
  
      沈安和王安石相对一笑,进去就直接说道:“包公,国子监招了不少学生,要钱要粮!”
  
      “好!”
  
      门外没走远的众人不禁愕然,然后一股子被骗了的感觉油然而生。
  
      您这刚让我们去查找节流的地方,一反手竟然就批了钱给沈安,这算是什么回事啊!
  
      不过竟然是国子监?
  
      “国子监怎么了?”
  
      国子监火了!
  
      大儒的到来为科举考试的成功率提供了保证,而沈安要传授沈家不传之秘的消息更是让人趋之若鹜。
  
      入学考试?没问题!
  
      经过选拔之后,三百余人进入了国子监。
  
      “这些都是有底子的,只要教的好,科举有望。”
  
      国子监里,新生们站在一起,看着蔚为壮观。
  
      “住宿呢?”
  
      沈安问了这个大问题。
  
      “钱。”
  
      郭谦简单的说了最关键的所在。
  
      “有钱好办事。”
  
      沈安淡淡的道:“回头叫人去找三司。”
  
      陈本低声道:“咱们国子监去找三司多次了,一文钱都拿不到。”
  
      你别忽悠咱们行不行?到时候没钱,这些学生可就散了。
  
      三司是财神爷,可对钱袋子却看得很紧。
  
      而大宋的书院不少,各级学校也不少,国子监和太学因为欧阳修主考的那一科翻车了,所以没落至今。除去每年那点拨款,再想要钱却是没有的。
  
      沈安随口说道:“去就是了。”
  
      郭谦听出了些话外之意,就问道:“补贴妥了?”
  
      沈安点点头:“妥了。”
  
      国子监和太学的学生按人头有伙食补贴,只是后来没落了没人管。
  
      民以食为天,这一下算是解决了国子监最大的一个问题。
  
      “哈哈……”
  
      郭谦大笑出来,幸而及时止住了。
  
      他看了一眼那些愕然的学生,然后板着脸,装着严肃的模样。
  
      “包相那里……”
  
      你是怎么把包拯搞定的?
  
      “包相很理解咱们国子监的处境,一说就给钱了。”
  
      沈安没撒谎,他给老包一说钱就来了。
  
      不过他却漏了一个,那就是这事儿他早就和包拯备过案,老包当时觉得该支持一把。
  
      郭谦欢喜,就忍不住嘀咕道:“你怕是要少了,国子监的校舍也得重新弄弄,至少……几千贯吧!”
  
      他以为包拯好说话,所以雄心勃勃的跑去了三司。
  
      “见过包相。”
  
      “何事?”
  
      包拯在摸底,摸大宋的底。
  
      就目前来看,大宋的财政情况不容乐观。
  
      他很忧愁。
  
      “包相,国子监的校舍破旧,下官想着……是不是……拨些钱粮下来修整一番。”
  
      这钱不多吧,你既然好说话,那就痛快点拨下来,咱们国子监也趁机过过好日子。
  
      包拯抬起头来,那眉心处皱出了三道深深的痕迹。
  
      “包相……”
  
      郭谦觉得不大对,就笑了笑。
  
      啪!
  
      包拯一拍桌子,就在郭谦哆嗦了一下时说道:“大宋处处都要用钱,国子监乃是为国育才之地,那些学生就该好生吃吃苦头,出来才知道国事艰难!”
  
      “你作为祭酒更要以身作则,竟然还来要钱……”
  
      老包克制了一下,否则大抵是要扔东西了。
  
      郭谦灰溜溜的回去,和陈本说了自己的遭遇。
  
      “三司使包拯都愿意为沈安徇私,祭酒,以后的国子监……”
  
      陈本觉得在以后的国子监里,沈安的话语权怕是会越来越重。
  
      ……
  
      国子监的变化瞒不过宰辅们。
  
      韩琦很是不屑的道:“沈安就是仗着有钱,用钱请来了那些大儒,可教出来的学生却不会感激他……”
  
      曾公亮皱眉问道:“他不是弄了个什么……杂学吗?据说还弄了个什么实验……”
  
      韩琦嗤笑着,甚至还伸手拍拍桌子,让在看文书的富弼只得抬起头来。
  
      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韩琦才淡淡的道:“他那个所谓的试验……就是戏法。戏法能上台面?只能去大相国寺外面摆个摊表演一番,求人给个赏钱。那些学生不傻,这等戏法谁会去学?有那功夫还不如多种种地,多读读书,多做几个生意,所以啊!他沈安弄这个就是哗众取宠!”
  
      富弼没搭理他,低头继续看文书。
  
      韩琦以为他不相信自己的话,就说道:“他沈安的这些所谓杂学和试验,若是能风行于世,某绝食三日!”
  
      曾公亮叹道:“何必呢!就咱们三人在,诅咒发誓多不好。”
  
      富弼微微摇头,心想韩琦的脾气就是冲,你曾公亮不说还好,一说他铁定会较劲,不肯反悔。
  
      这宰辅啊!他就没一个是简单的!
  
      韩琦的声音马上就在政事堂里响起,震耳欲聋。
  
      “他沈安的杂学和所谓的试验,若是能大行于世,某韩琦绝食三日!”
  
      从赵允良父子绝食开始,大家就对所谓的辟谷多了兴趣,只是一般人不愿意去尝试。
  
      稍后就有人去把这个事报给了赵祯。
  
      赵祯愕然道:“当然不可能大行于世。”
  
      一个戏法而已,谁愿意去学?
  
      ……
  
      “国子监的教学以后会有些麻烦,元泽。”
  
      王雱在摇着折扇,风度翩翩,闻言微微颔首,风度极佳的道:“安北兄吩咐。”
  
      沈安说道:“好生学,以后我若是没空,你就得去国子监里顶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