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235章 让人毛骨悚然的试验

第235章 让人毛骨悚然的试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个学生一一都试了,从开始拿起水晶杯战战兢兢,到后面完全是震惊。
  
      徐彬本是来打混的,可此刻却面色凝重的问道:“说书,敢问这是何故?”
  
      “学生请教。”
  
      三人躬身求教。
  
      这是啥?
  
      这就是前倨后恭。
  
      沈安淡淡的道:“这是学识。这里包含着蜡烛燃烧需要什么,那种东西烧完之后杯子里会变成什么,然后那个变化为何能导致外面的水冲了进来。”
  
      “坐回去吧。”
  
      沈安开始讲课了。
  
      “我们可以发现,当用盖子盖住蜡烛之后,它会熄灭,那么是为什么?”
  
      三个学生懵逼摇头,对于这等生活现象,他们知道,但却不知道原因。
  
      沈安微笑道:“那是因为蜡烛燃烧需要空气,什么是空气?就是我们伸手可及的东西,我们呼吸的东西……”
  
      三个学生已经呆住了。
  
      这绝对是一堂颠覆他们认知的课。
  
      杨峥和徐彬在发呆,苏晏却是个笨的,在记录。
  
      沈安看了他一眼,觉得笨鸟先飞这词真没错。
  
      “水晶杯盖住蜡烛之后,埋在了水里,然后空气进不去,直至被烧光,蜡烛熄灭。”
  
      沈安说着点燃了蜡烛,然后盖上,打开时蜡烛熄灭。
  
      “然后杯子里就成了负压……负压……这些东西还得慢慢的给你们说。”
  
      “负压之后的杯子里和外部有差异,因为是用了墨汁水来密封水杯的边缘,所以直接就把水给吸了进去。”
  
      沈安慢慢解释了这个试验的原理,甚至还解释了负压这个概念,不过那三人都是一脸懵逼,分明就是不懂什么空气。
  
      “空气看不到,但你用东西蒙住自己的口鼻,你们就知道什么是空气了。”
  
      再没有比这个更好的验证方式了。
  
      “呜呜呜!”
  
      他继续解说,苏晏用衣袖堵住了自己的口鼻,然后呜呜的叫唤着。
  
      这是个……心诚的。
  
      沈安示意他取下来,然后问道:“感觉如何?”
  
      “闷,慌。”
  
      “心慌?心慌就对了,可见隔绝了空气之后,你就无法呼吸。”
  
      三人还是有些疑虑,沈安笑道:“你们回家自己可以试验。”
  
      徐彬说道:“说书,我家没水晶杯。”
  
      沈安叹道:“要学会通融。没有水晶杯,可杯子把水吸进去了,外面的水就少了,难道你看不到?”
  
      徐彬脸上一红,起身告罪。
  
      一堂课大半个时辰,沈安笑眯眯的道:“今日就这样了,明日再来。”
  
      下面就是儒家学问,还得要做文章什么的,没给沈安多余的时间。
  
      他背着布袋出了教室,三个学生呆立原地,也没说有点尊师重教的意思。
  
      国子监的左边就是太学,沈安出来就看到了郭谦。
  
      偌大的国子监,现在竟然只有三个学生上课,官吏的人数比学生还多。
  
      郭谦拱手道:“待诏如何?”
  
      他没用上下级来招呼,就是尊重。
  
      沈安微笑道:“祭酒拭目以待就是了。”
  
      郭谦愕然道:“那些学生没送你?”
  
      第一堂课,新来的教授,你们竟然不送出来?
  
      礼貌呢?
  
      我国子监的礼貌呢?
  
      郭谦大怒,就准备去收拾那三人。
  
       沈安笑着拦住了他,说道:“这一堂课说了些简单的东西,他们怕是要发会儿呆,无需管。”
  
      他拱手扬长而去,背包在腰间一甩一甩的。
  
      “简单的?那怎么会发呆?”
  
      郭谦狐疑的走到了教室边上,悄然探出半个脑袋往里看。
  
      三个学生都坐在各自的位置上发呆。
  
      往日一下课,这些学生都往外面跑,唯恐在教室里多停留一颗,今儿这是有些邪门了啊!
  
      “哎!怕是假的吧。”
  
      徐彬幽幽一叹,郭谦听了就悄然退去。
  
      好不容易留下了三个学生学杂学,可看这样子……他们都不信任沈安和杂学啊!
  
      可这事却不能处理生硬了……
  
      那沈安年少,舍不得脸面,罢了,老夫给他挡一回。
  
      回去他找到了几个教授,让他们稍后上课时不许提及和沈安与杂学有关的事儿。
  
      ……
  
      “真的假的?”
  
      徐彬觉得这事儿就像是一场梦,一场让人觉得目眩神迷的梦。
  
      杨峥觉得这事儿怕是有些不靠谱:“怕是他的碟子或是蜡烛里有鬼。”
  
      徐彬点头道:“是了,否则这等奇迹怎会出现在世间。”
  
      两人找到了理由,于是就笑谈了几句沈安。
  
      边上的苏晏却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背着就走。
  
      “苏晏,你去哪?”
  
      “我要告假,回家去试试。”
  
      徐彬想了想,也收拾了自己的东西。
  
      稍后三人找到了陈本告假。
  
      “为何?”
  
      陈本怒不可遏,心想大部分学生都告假了,你们三个就是国子监给沈安留下的面子,竟然也要告假?
  
      你们一走,国子监里一个学生都没了,这算是怎么回事!
  
      徐彬低头道:“沈说书的课,把学生给吓坏了。”
  
      杨峥也说道:“沈说书的课吓人,学生现在魂不守舍。”
  
      这三人真的看着有问题,魂不守舍的模样。
  
      陈本的怒火消散,摆手道:“去吧去吧。”
  
      三人告辞,陈本去找到了郭谦,苦笑道:“祭酒,那沈安教了些什么?竟然把学生给吓坏了。下官这里担心他教的是些……犯忌讳的东西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