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234章 被吓坏的学生

第234章 被吓坏的学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打着哈欠去上朝,这个在大宋是常态。
  
      沈安到了皇城外,先是冲着‘僵尸围城’的盛景笑了笑,然后下马。
  
      “咋那么安静?”
  
      城下的官员们都没出声,天色黯淡,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沈安有些慌了。
  
      你们这个……不会是做梦吧?
  
      前面突然有些官员在拱手,接着许多人都跟着拱手。
  
      沉默的行礼,却肃然。
  
      沈安这才还魂,“真以为是在做梦啊!”
  
      “梦到了什么?”
  
      “梦到百官都变成了僵尸。”
  
      啪!
  
      后脑勺被抽了一下,手法和力度很熟悉,沈安这才觉得自己是活在现实之中。
  
      沈安揉揉后脑,怒道:“他们都不发声,我以为是做梦呢!”
  
      包拯气咻咻的道:“大家是在感谢你。”
  
      “感谢我作甚?”
  
      沈安依旧不知道,但心中却欢喜。
  
      “你弄了神威弩,此次府州御敌多亏了这个东西,所以你立功了,大伙儿都在感谢你。不过你别以为从此就能和百官交好……”
  
      “我知道,一是一,二是二,他们拱手之后,依旧是对头。”
  
      “国子监的郭谦说是要请你回去,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别到时候出丑……”
  
      包拯最后告诫了他,然后就往宰辅们那边去了。
  
      官家依旧在呼唤他出来接任三司使,可包拯却没答应。
  
      这就是矜持。
  
      比如官家说你德配天地什么的,要供奉你,那你铁定得拒绝,拒绝的次数越多,你的名声就越好,越大。
  
      你要是拒绝几百次,估摸着古今第一完人就是你了。
  
      这就是虚情假意。
  
      包拯肯定想做三司使,毕竟算是升职了,执掌大宋的财赋衙门,那感觉不要太酸爽。
  
      “……稚圭早上吃了什么?”
  
      宰辅们聚集在一起,但有些沉闷,曾公亮就随口问道。
  
      韩琦也漫不经心的说道:“早上吃了一碗那个粉,很饱。”
  
      “粉?什么粉?味道如何?”
  
      曾公亮也喜欢琢磨吃的,闻言就追问道。
  
      韩琦还有些瞌睡,他打个哈欠道:“就是用野猪的胃肠烘干了磨的粉,对胃肠好,如今老夫吃饭都能多吃些。”
  
      曾公亮不禁傻眼了,“这不是沈安开的方子吗?”
  
      刚好经过韩琦身后的包拯马上就转身回去。
  
      “你给韩琦开的什么方子?”
  
      老包面色不善,沈安自然要喊冤:“没啊!我恨不能一碗毒药毒死他,哪会给他开方子?”
  
      包拯一想也是,但曾公亮言辞凿凿的,他觉得……
  
      “什么野猪的胃肠,烘干了磨粉,大清早要吃一大碗。”
  
      胃肠?
  
      卧槽!
  
      沈安傻眼了,他没想到自己当初随口一说,竟然被韩琦当做了真理。
  
      只要胃,不要肠子啊!
  
      包拯一看他的模样就知道是这个小子使的坏,他没好气的道:“韩琦说吃了对自己的胃肠好,老夫看那曾公亮也心动了……话说老夫可能吃?”
  
      啥米?
  
      曾公亮也想吃?
  
      沈安觉得自己怕是打开了一个魔盒,从此朝中的重臣都改了早餐,全吃野猪胃肠磨的粉。
  
      野猪会不会被因此而灭绝了?
  
      沈安觉得自己有些缺德。
  
      他看了周围一眼,没人。
  
      “包公,只要野猪的胃,而且一次吃一点就好了,吃一大碗……那是当饭吃呢!”
  
      包拯觉得这小子真的是太坏了。
  
      不过他却欢喜。
  
      稍后进了宫,一路进殿。
  
      小朝会依旧是那么一回事,沈安听着就想睡觉。
  
      等议事完结后,赵祯往这边一看,差点把鼻子都气歪了。
  
      “叫醒他!”
  
      沈安竟然站着在打盹,身体摇摇晃晃的。
  
      肖青得令就欢喜的拍了沈安一巴掌,很用力。
  
      可沈安被这么惊了一下,第一反应竟然是挥拳。
  
      呯!
  
      世界安静了!
  
      ……
  
      “陛下,臣不是故意的。”
  
      鼻子飙血的肖青被带了出去,沈安一脸尴尬的请罪。
  
      赵祯气不打一处来,就说道:“去国子监吧。”
  
      他本是想夸赞一番沈安,可这少年竟然在上朝时打瞌睡,这真是不能忍啊!
  
      沈安傻眼了,说道:“陛下,臣……臣不会讲课啊!”
  
      宰辅们都在笑,沈安主攻杂学的消息他们也知道,想着沈安去国子监,面对着那些学生发呆的场景,真是乐呵啊!
  
      等到了下午时,国子监的反应传出来了。
  
      “富相,国子监的学生大多请了病休。”
  
      富弼愕然,然后苦笑道:“官家本是想给他好处,可现在这好处却变成了出丑。”
  
      曾公亮也失笑道:“若老夫是沈安,肯定会告病不去。”
  
      连赵祯都后悔了,可他是皇帝,几乎就是言出法随,却不好反悔。
  
      最后他只得交代道:“记得过几日提醒我把沈安弄回来。”
  
      陈忠珩郑重的应了,甚至把这事记在了小本子上。
  
      沈安呐,某能帮你的就只能到这了。
  
      ……
  
      “官家让沈说书明日来国子监授课。”
  
      最新消息到了,郭谦抚须笑道:“这是好事!”
  
      司业陈本板着脸道:“祭酒,学生们跑了一半了。”
  
      “什么?追回来!”
  
      郭谦恼怒的道:“这是公然旷课,要责罚,要……”
  
      他什么都要不了,因为那些学生请的是病休。
  
      国子监早就没落了,若是再严格管理,怕是连最后的这二十多个学生都留不住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