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229章 发威,升官,感动,懊悔

第229章 发威,升官,感动,懊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就看了一眼?”
  
  杜子陵本想把这事儿给挡下来,可见到鸿胪寺的官员点头后,就说道:“此事……你们自己交涉吧。”
  
  他管不了,也不想管。
  
  在被沈安给弄的狼狈不堪之后,杜子陵就谨慎了许多。
  
  于是鸿胪寺的就不干了,闹腾了起来。
  
  最后宋庠骂了杜子陵几句,就把这事儿给接了过来。
  
  双方聚首,宋庠拿着那本账册问道:“就看了一眼?”
  
  鸿胪寺的那个小吏此刻不敢撒谎,“不,宋相,是翻看了一遍。”
  
  宋庠看向了唐仁,“你怎么说?”
  
  主事对于他来说就是个小虾米,心情不爽一脚就能踩死了。
  
  唐仁谄笑道:“相公,下官确实是算了一遍。”
  
  还是那个熟悉的唐仁,见到这个笑容后,宋庠就点点头,说道:“那鸿胪寺纠结什么?”
  
  鸿胪寺的人怒道:“宋相,他就看了一遍,翻着看,然后就说鸿胪寺的帐错了,还说出了数目,是多少来着……”
  
  小吏说道:“五贯零三十五文。”
  
  鸿胪寺的官员悲愤的道:“就看了一遍,宋相,这不是轻慢我鸿胪寺是什么?弄不好就是想要……”
  
  他的眉一挑,那味道就出来了。
  
  唐仁怕是想……索贿吧!
  
  宋庠冷哼了一声,唐仁叫屈道:“相公,下官可真是算了一遍……”
  
  宋庠没好气的道:“看着就能算了?你那十日就学了这个?胡闹!”
  
  索贿他当然不会认,那是对枢密院的打击。
  
  所以他很是威严的道:“重新算。”
  
  这是个公平的处置方法,但鸿胪寺的官员却不相信唐仁,“宋相,鸿胪寺的自己算,可否?”
  
  宋庠点点头,想着和为贵,把这事儿简单抹平了完事。
  
  “你且回去反省!”
  
  至于唐仁,宋庠自然是要敲打一下。
  
  唐仁谄媚的笑了笑,然后苦着脸道:“相公,下官真是算过了呀!”
  
  鸿胪寺的人带着账簿回去了……
  
  第二天,宋庠照常来上衙。
  
  “见过相公。”
  
  一路都有人行礼打招呼,宋庠随意的点点头,很是惬意。
  
  做官,做了高官,这就是人生福利。
  
  无数人见到你就会低头,就会谄媚。
  
  每当到了此时,人生巅峰的快感就来了。
  
  宋庠想起了唐仁,觉得那厮虽然谄媚,却过于露骨,没找对爽点,所以让人觉得不够爽,不够巅峰。
  
  才想到唐仁,他就看到了鸿胪寺的官员。
  
  这位笑的很谄媚,比唐仁都谄媚。
  
  这是啥意思啊!
  
  宋庠心中不渝,心想你们昨日才来找茬,今儿又来了,这是拿老夫不当回事?
  
  “算完了?”
  
  “算完了宋相。”
  
  鸿胪寺的官员谄笑着跟进了值房。
  
  “叫唐仁来。”
  
  稍后唐仁来了,一进来就谄媚的道:“宋相今日看着精神抖擞,下官见了还以为是年轻人进了值房,差点就想拿人……”
  
  这个马屁不怎么地,宋庠皱眉道:“你们自己说。”
  
  他拿起一份文书来看,渐渐的沉浸了进去。
  
  “这个……唐主事。”
  
  “啥?”
  
  唐仁微微冷着脸。
  
  你这个态度不行啊!
  
  宋庠抬起头来,准备呵斥一番,却看到鸿胪寺的官员已经主动在谄媚的笑了。
  
  “唐主事,此事却是鸿胪寺无理,那人贪腐已经被拿下,唐主事此次神目如电,鸿胪寺上下震动不已……”
  
  鸿胪寺的官员在谄媚的说话,唐仁却冷着一张脸。
  
  你们这个……
  
  宋庠觉得心跳快了一些,就问道:“难道是……”
  
  鸿胪寺的官员苦笑道:“宋相,此事说来真是要多谢唐主事……”
  
  宋庠是老官僚,马上就敏锐的问道:“你们那边算错了?”
  
  鸿胪寺的官员点点头道:“是,算错了,漏过了这一笔。”
  
  漏过?
  
  宋庠心中冷笑,心想多半是相互勾结,可没想到在唐仁这里被查了出来。
  
  好事啊!
  
  我枢密院扬威了!
  
  宋庠心中得意,可随即就想到了当时的话。
  
  “就翻看了一遍?”
  
  唐仁点点头,很是老实。
  
  他觉得自己学不来沈安的那股正直的气息,所以就只能装老实。
  
  宋庠的眼睛一亮,再问道:“就是那个……”
  
  有鸿胪寺的人在,他就隐住了心算的名字。
  
  曹仁抬头笑了,很谄媚,可却多了些东西。
  
  自豪,以及自信。
  
  “是。”
  
  宋庠一下就惊住了。
  
  当初说是让枢密院挑选人手学习心算,他觉得这事儿太漫长,起码得学个半年一年的,就丢给了杜子陵。
  
  昨日唐仁只是牛刀小试,竟然这般厉害?
  
  宋庠激动了。
  
  “你学了多久?”
  
  他记得好像才十多日。
  
  这……
  
  十多日就能培养出一个心算人才?
  
  这个发现顿时就像是核武器般的炸昏了宋庠。
  
  每个衙门最头痛的就是计算、核算,大宋非常大,经济总量和人口规模让任何一项工作都变得非常的浩大。
  
  而计算、核算就成了一个大问题,枢密院就是如此,拥有一大批专职计算、核算的小吏。
  
  可即便是如此,人手依旧是不够用。
  
  “下官学了十日。”
  
  宋庠觉得自己现在得了痒痒病,却没东西能挠到那个地方,这句话就像是一个痒痒挠,一下就搔到了他的痒处。
  
  “十日?”
  
  他很严厉的问道:“若有谎话,老夫这里可不饶人。”
  
  “是十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