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223章 老夫才是蠢货啊!

第223章 老夫才是蠢货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忠珩是官家的近侍,一般出来肯定是有目的。
  
  他怎么来了?
  
  赵仲鍼起身,陈忠珩顺势走过来,见到赵允让的模样后就说道:“哎!这是何苦呢!”
  
  你们刺激官家,这下好了吧?倒霉了吧?
  
  这话意味深长,此刻却无人去揣摩。
  
  “官家听闻郡王病了,就让某赶紧带着御医来了。”
  
  御医来了?
  
  气氛热烈了些,大家都觉得不是个坏兆头。
  
  御医进来诊治了一番,然后说道:“这是急切了,老人忌讳这个,一下就烧了起来,不过刚发病,还好。”
  
  急切了?
  
  陈忠珩看了御医一眼,御医微微点头,表示确诊。
  
  这火都烧上来了,鼻息咻咻,显然是心急了。
  
  赵仲鍼站在那里,突然鼻子一酸,泪水再度滑落。
  
  外面传闻赵允让是气急败坏才病的,可他倔强一生,哪里会因为这个而气急败坏。
  
  他分明就是担忧子孙而心急如焚……
  
  陈忠珩并未走,等御医一碗药灌进了赵允让的肚子里后,他问道:“可稳妥了?”
  
  御医自信的道:“稳妥了。”
  
  不过是半个时辰,赵允让的烧竟然就退了。
  
  他缓缓睁开眼睛,当看到了陈忠珩时,就挣扎着想爬起来。
  
  陈忠珩赶紧过去,然后伸手按住他,笑眯眯的道:“郡王折煞某了,躺好躺好。”
  
  赵允让觉得口渴,可却直勾勾的看着陈忠珩问道:“官家是何意?”
  
  室内的气氛骤然一紧。
  
  陈忠珩看看左右,微微点头道:“官家听闻郡王熬夜核算账册,就担心郡王的身体,这不某就带着御医来了……官家说了,事要慢慢做,不着急。宗室的老人不多了,要保重……”
  
  赵允让的脸上一下就多了光彩,他咳嗽了一声,说道:“回禀官家,就说老夫知道了,回头那账册继续算,多久都算。”
  
  陈忠珩笑道:“郡王果真是宗室长者,老成谋国啊!某定然回禀给官家。”
  
  他看了赵宗实一眼,见他面色苍白,就微微点头。
  
  等再看到眼睛有些红肿的赵仲鍼时,他就更满意了。
  
  “十三郎代为父送陈都知。”
  
  前脚陈忠珩才出去,后脚赵允让就咆哮道:“老夫还没死呢,一个个就弄出张丧父的脸来作甚?滚!”
  
  外面的陈忠珩眼皮子跳了一下,赞道:“郡王好精神。”
  
  赵宗实尴尬的道:“是啊!家父……精神。”
  
  这才醒来就开始骂人,谁有他精神?
  
  他把陈忠珩送出了郡王府,再次回到房间时,就见一群兄弟都还在,谁都没走。
  
  “……爹爹,陈忠珩这话有些玄妙啊!”
  
  赵允让觉得身体里的那股子燥热在渐渐消散,浑身舒坦。
  
  他冲着站在角落的赵仲鍼招手:“仲鍼来。”
  
  赵仲鍼迟疑了一下,然后缓缓过来,跪在了床边。
  
  “翁翁,孙儿不孝……”
  
  “起来!”
  
  赵允让叫人把他拎起来,然后说道:“此事翁翁却是错怪了沈安,自家还恼火犯病,这是什么?这就是自作自受啊!翁翁自诩阅历深厚,可在此事上却不及沈安敏锐,丢人!”
  
  赵仲鍼一脸茫然的看着他,却不知道这是什么说法。
  
  那些儿子们也是有些懵懂,参悟出来的那几个都在微笑。
  
  幸好还有聪明的儿孙啊!
  
  赵允让叹息了一声,说道:“官家的意思是说……那账册咱们家可以慢慢弄,让老夫保重身体,这就算是……脱罪了。”
  
  那些儿子们马上就欢喜起来,加上赵允让的气色看着不错,所以气氛渐渐多了轻松。
  
  有人问道:“爹爹,那和沈安有何关系?”
  
  这是大部分人的疑惑。
  
  沈安说的是郡王府太嘚瑟了,所以官家看不过去,直接下手让他们灰头土脸。
  
  我们没嘚瑟啊!
  
  赵允让看着虚空,叹道:“宫中才生了皇女,官家的心情郁郁,这当口咱们去找了幕僚,心急火燎的为了十三郎和仲鍼进宫做打算,你们说说,官家会怎么想?”
  
  “官家……官家是帝王啊!”
  
  帝王不该是没感情的吗?
  
  那些臣子每年都会进言,让官家赶紧请了宗室子进宫,可官家不也是没发飙?
  
  赵允让的神色有些古怪,最后嗤笑了一声,说道:“大宋实则是帝王和文官共治天下。官家忌惮文官,可却不会忌惮咱们。那没处去的火气都冲着咱们来了。”
  
  自作孽啊!
  
  有人就问道:“爹爹,兴许是您病了才让官家改主意的呢?”
  
  “蠢!”
  
  赵允让想发火,最后还是忍住了。
  
  “老夫的死活官家不会挂心,懂不懂?”
  
  宗室的人病了,除非是重病,否则御医不会来。
  
  而陈忠珩更不可能会来。
  
  至于宗室的人死了,官家最多是流几滴眼泪,可也仅仅如此而已。
  
  所以这事儿一点就透。
  
  “竟然是沈安说的原因?”
  
  “他竟然早就看到了这个?”
  
  “爹爹,咱们先前还不听他的,他这是不是恼火了。不然先前就该来探望您的。”
  
  赵允让却彻底想通了,苦笑道:“沈安尽力劝说了,只是老夫当时鬼迷心窍,却是把他的话当做了耳旁风,自作孽啊!”
  
  这一场变故沈安早就猜到了,而且还提前给郡王府说了。
  
  可大伙儿都没当回事,结果差点翻船。
  
  尴尬啊!
  
  一家老小面面相觑,都觉得全家的脑子加起来竟然还比不上沈安那个少年管用。
  
  丢人啊!
  
  赵允让摇头,其他人都看向了赵仲鍼。
  
  “仲鍼,先前却是委屈你了。”
  
  那些叔伯先前对赵仲鍼不满之极,难听的话也说了一箩筐,此刻赵允让说清楚了此事,就有些尴尬了。
  
  一个伯父走过来,笑眯眯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那沈安就是个有出息的,仲鍼你和他交好,以后定然也会有出息。”
  
  另一个伯父干咳一声,正色道:“先前却是急切了,弄错了此事,幸亏仲鍼当时坚定,否则真把沈安请来了,那咱们家的脸可就丢了,哎!都是急的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