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220章 生了,女

第220章 生了,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方外人应当是脱离了世俗和低级趣味的人,这是沈安最早的认知。
  
      可后来他渐渐长大了,就思索着人的来去。
  
      人就是人,人不会变成神仙。
  
      这是他得出的结论。
  
      生老病死,是人就逃不过。
  
      可现在一群道人看着那几只死翘翘的鸡鸭,那神色真的不像是方外人。
  
      如丧考妣!
  
      舍慧更是呆住了。
  
      “不,这是千年前的丹方,有人服之升天了。”
  
      舍慧抱着那只鸡,就像是抱着自己的孩子,嚎啕大哭。他边哭边说道:“贫道数十年的准备,一夕化为乌有,这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这活着就是行尸走肉!”
  
      这就好比一个研究永动机的‘专家’,研究了几十年,突然某天有人证明了永动机是不存在的,他大抵也会是舍慧这般的心丧若死。
  
      沈安有些不耐烦了,起身道:“这些鸡鸭也升天了。”
  
      他活动了一下手臂,刚才在按住舍慧的时候被扭到了。
  
      “我们回去。”
  
      他当先往外走,那些道人默默的让开了路。
  
      “道兄。”
  
      舍情突然追了上来,就在沈安以为他要不依不饶时,舍情稽首躬身。
  
      “多谢道兄!”
  
      这一刻油滑无踪,他很认真的在道谢。
  
      那些道人看着这一幕,不知道是谁开的头,就喊道:“多谢道兄!”
  
      “多谢道兄!”
  
      一群道人肃然行礼,气势恢宏。
  
      可他们感谢的却是一个少年。
  
      那些道人里有的眼含热泪,有的一脸惨白,有的一脸庆幸……
  
      眼含热泪的多半是吃了丹药,脸色惨白的肯定是吃多了,而庆幸的……
  
      必须要感谢沈安啊!
  
      若是没有他,以出云观喜欢嗑丹药的习惯,怕是都要早死升天了。
  
      这个感谢情真意切,所以道人们一路送出去,不舍沈安离开。
  
      王雱若有所思的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好像是学到了什么。
  
      沈安愕然,随即欣慰的回礼。
  
      只是他的稽首有些不伦不类的,然后说话也不大对。
  
      “那个啥……下次有事招呼。”
  
      沈安说完才发现不对,大家都知道这丹药不对头了,下次有事……有啥事?
  
      一路出了道观,那一队军士还在。
  
      此刻见刚才人人喊打的沈安竟然被舍情他们恭恭敬敬的送了出来,都头不禁讶然道:“这是……”
  
      直至沈安远去,那些道士依旧在目视着远方。
  
      “这沈待诏……果然是有道的真人啊!”
  
      王雱忘了所谓的真人,等王安石下衙后,就把此事说了。
  
      “毒死了?”
  
      王安石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王雱点头道:“爹爹,孩儿亲眼所见,那丹药毒死了鸡鸭,舍慧到后面也有些委顿……若非是被安北兄催吐了出来,他今日怕是要真的升天了。”
  
      王安石难得的心慌意乱了,他想起了自己当时去出云观求舍慧给点丹药给老母吃的事。
  
      此刻回想起来,他真的要感谢舍慧没给丹药。
  
      多谢你的不杀之恩!
  
      “爹爹,二叔上次还说再去求求舍慧,千万别去了。”
  
      王安石哪里还会去,他和王雱面面相觑,说道:“此事倒是又亏欠了沈安的情。”
  
      若非是沈安,自家老母真得了舍慧的丹药服下去……那真是……要升天了呀!
  
      ……
  
      沈安发誓再也不装神弄鬼了,谁要死就赶紧死。
  
      “哎哎哎……轻点……嘶!”
  
      他坐在堂前,陈洛正在拿药酒给他擦膀子,果果站在边上见他龇牙咧嘴的,就红了眼睛。
  
      “哥哥……”
  
      小小的女娃,那嘴一扁着,顿时就让人怜爱的不行。
  
      沈安马上就忍住了疼痛,笑道:“哥哥哄你玩的呢,不疼。”
  
      果果却还在伤心,沈安就单手抱着她坐在自己的腿上,问她中午吃了什么,午觉可睡的好……
  
      等擦完药酒之后,沈安觉得膀子舒服多了,就夸赞了陈洛。
  
      “家父也是武人,以前家里有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小老鼠、蛇蝎什么的,家父晒干了,有的吃肉干,有的是泡酒……”
  
      沈安的咽喉涌动了一下。
  
      陈洛却没啥感觉,继续说道:“郎君,小人继承了家父的医术,对伤患多有把握……”
  
      沈安干咳一声道:“这个……下次吧。”
  
      赵仲鍼来了,和沈安进了书房之后,他就要了热茶,连喝三杯,这才缓过来。
  
      沈安见他面色发白,就问道:“有事?”
  
      赵仲鍼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宋庠刚上了奏疏,说他掌控枢密院,宋祁又掌控着三司,两兄弟加起来权势太重……他恳请陛下把他弟弟宋祁给放到下面的州县去。”
  
      我去!
  
      这个……
  
      沈安见过各种手段,插刀的也见过不少,可亲大哥插自己弟弟一刀,这个确实是没见过。
  
      然后他就目睹了一次亲兄弟的分裂。
  
      宋祁得知亲哥哥的举措后,沉默的上了奏疏。
  
      ——自请下放!
  
      宋祁走的那一天,天上飘着细雨。
  
      送他的只有两人,而且还不是官员,至于宋庠,连影子都不见。
  
      沈安恰好要出城去视察作坊,就遇到了他们三人。
  
      他遥遥拱手,宋祁以为他是来送自己的,就感动的道:“和某有交情的都不敢来,可沈安和某只是见过一面,却……有人说沈安奸猾,某今日之后定然是不信的!”
  
      沈安觉得宋祁有些可怜,而且宋庠上次放话说枢密院不欢迎他,所以秉承着让对手不爽我就爽了的宗旨,他叫人拿了些腊肉和香肠,快马追上了宋祁,只说是一点小心意。
  
      宋祁此刻正是最落魄的时候,得了这些东西后,不禁老泪纵横。
  
      “沈安……义薄云天啊!”
  
      义薄云天的沈安在视察已经建好的工坊,一群女人正在听他讲话。
  
      “……除非是男人能养家,否则女人别整日就在家里伺候男人,出来给自己找个事做做,每日有钱粮进账,家里的娃也能多些零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