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219章 升天大会

第219章 升天大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如果把人分为三六九等,那皇帝定然不在其中。
  
      因为帝王太少,而且站的太高,旁人很难知道他们的想法。
  
      “官家,就在这几日了。”
  
      陈忠珩有些胆战心惊的禀告着这个不知道是好还是坏的消息。
  
      赵祯在看奏疏,全是关于宋祁的事。
  
      他抬起头来,淡淡的道:“有人说宋祁该去,不,是大多说宋祁该去。你以为如何?”
  
      官家竟然不关心待产的嫔妃?
  
      陈忠珩心中一紧,就谄笑道:“官家,大家说什么……可最终还得要您来决断呢!这大宋啊!它缺谁都行,就缺不了您。”
  
      “错了。”
  
      赵祯把奏疏缓缓堆叠起来,“这大宋啊!谁都不能缺,可我却不在其间。”
  
      “官家……”
  
      陈忠珩心中惶然,可赵祯却笑道:“怕什么?帝王高居九重天……下面的人看不到你,你走了也无妨。”
  
      这是他的真心话,在听到灾民的心声之后,他就觉得帝王只是一个名字而已。
  
      他顺手拿起一本奏疏,看了看,不禁笑道:“沈安竟然也弹劾宋祁,这是为何?”
  
      沈安一般不会掺和这等事,所以陈忠珩也是一头雾水。
  
      赵祯再看了看,说道:“他说什么……从未听闻兄弟一同居于庙堂,想来是因为帝王觉着不好称呼吧……难道称呼为大宋相公和小宋相公?可大宋相公听着和大宋一样,小宋听着对大宋不敬……”
  
      这不是儿戏吗?
  
      陈忠珩笑了笑。
  
      赵祯把奏疏放下,说道:“包拯盯着宋祁不放,沈安这是担心了。”
  
      陈忠珩不敢插话,缓缓收拾着奏疏。
  
      赵祯负手而立,微微点头道:“这年头有情义的人越来越少了,亲兄弟都能当面厮杀,或是背后插刀……沈安……少年热血。”
  
      ……
  
      沈安觉得包拯就是个倔的,担心也没啥用。
  
      他得知赵祯只是在看戏后,就暂时放下了此事,第二天和王雱约好去出云观看丹会。
  
      两人到了出云观时,听到里面竟然有乐声。
  
      “安北兄,这乐声听着有些喜庆!”
  
      迎接他们的道士说道:“观主刚服下丹药,此刻观里的人正在恭送观主升天呢!”
  
      卧槽!
  
      沈安不禁暗自庆幸自己来晚了一步,不然被入魔的舍慧逼着一起升天咋整?
  
      王雱艳羡的道:“那等仙丹,若是能服用一颗,定然能飘飘乎欲仙……”
  
      “有机会弄一颗给你吃。”
  
      哪来的仙丹,帝王倾尽一生和一国之力都只能是惆怅了事,留下无数故事让后人笑话。
  
      比如说秦始皇求长生,让徐福带着一群童男童女出海,结果只是多了个倭国而已。
  
      沈安已经看到了所谓的丹会,也就是升天大会。
  
      一群道人坐在周围,看模样有些像是卦象的排列。
  
      道士们围着的中间,此刻舍慧就坐在那里,身边是师弟舍情。
  
      舍慧盘腿打坐,神色不悲不喜,抬眸见到了沈安,就说道:“快来,我等你许久了。”
  
      沈安只觉得一股子寒意从尾椎那里升起,他下意识的喊道:“遵道!”
  
      “安北兄!”
  
      道观大门那边传来了一声惨叫,接着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舍情愕然看着狂奔而来的折克行,问道:“道兄这是为何?”
  
      舍慧的眸色多了欢喜,说道:“升天的路上颇为寂寥,道兄,快来服了丹药,你我一起作伴好升天。”
  
      沈安心想你这个真的是要升天了,只是别拖着我。什么作伴,真吃了那丹药,就是黄泉路上好作伴。
  
      那些道士都艳羡的看着他手中的那枚丹药,恨不能自己抢来吃了。
  
      丹药是红色,在阳光下红的妖艳。
  
      “安北兄!”
  
      折克行手扶刀柄微微颔首。
  
      沈安从道人们的中间走了进去,他低声道:“可信我吗?”
  
      舍慧点点头。
  
      他觉得沈安就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而且视功名如粪土,只是一时间不舍亲情,所以才在人间厮混。
  
      这样的人他哪里会不信。
  
      沈安对舍情说道:“听到没有?”
  
      舍情笑道:“师兄当然是信道兄的。”
  
      沈安对那些道士说道:“听到没有,你们的观主信我。”
  
      “是。”
  
      众道士一起应了,声势不小。
  
      大家不知道他说这话的意思,连王雱都不知道。
  
      舍慧伸出了手,张开,上面那枚红色的丹药在闪光。
  
      沈安接过丹药放进了怀里,舍慧笑道:“要赶紧吃……”
  
      只是一下,任何人都没想到的情况下,沈安就突然扑倒了舍慧。
  
      “道兄……”
  
      边上的舍情惊讶的想出手,可折克行却瞪了他一眼,杀气腾腾的模样让人心惊。
  
      沈安粗鲁的掰开舍慧的嘴,然后冒着被咬断手的风险,伸手进去,在他的咽喉处挠了几下。
  
      他飞快的把手收了回来,然后就听到了牙齿磕碰的声音。
  
      好险啊!真要被咬住的话,这手就没法看了。
  
      “呕……”
  
      沈安前世年轻时喝多了就喜欢挠咽喉,催吐百发百中。
  
      舍慧也中招了,跪在地上狂呕起来。
  
      沈安拍着他的背后,喝道:“都吐出来!”
  
      那些道人此刻也反应过来了,纷纷起身。
  
      “放开观主!”
  
      “为何要让观主呕吐?”
  
      “那奸贼莫不是想让观主把丹药吐出来,然后他好吃进去,那样他的手中还有一枚丹药……”
  
      卧槽!
  
      沈安闻言不禁干呕了一下。
  
      而舍慧刚好不想吐了,被这话一恶心,瞬间那呕吐物就呈喷射状的喷了出来。
  
      那些食物的残渣混合着丹药,看着颜色有些古怪。
  
      “弄死他!”
  
      有人喊了一声,沈安骂道:“弄尼玛!舍慧都要被毒死了!”
  
      “道兄放手!”
  
      舍情终于是清醒过来了,他一把抱住了沈安的大腿,想把他拖开。
  
      “滚!”
  
      前面的折克行已经和两个道士纠缠在了一起,沈安见了喊道:“打!别打死就成!”
  
      说完他一肘就把舍情打了个扑街,然后喊道:“有人炼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