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218章 我儿子竟然有佩服的人了?

第218章 我儿子竟然有佩服的人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舍慧召唤来了几个道士。
  
      “打开大门!”
  
      这是迎接贵客的待遇。
  
      大门的门轴大抵许久未曾打油了,所以开门的过程中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舍慧侧身稽首道:“道兄此来,舍慧不胜欢喜,还请指点。”
  
      沈安笑道:“谈不上指点,看看罢了。”
  
      他进了院子,回身见王雱站在原地,就说道:“元泽为何不进来?”
  
      王雱哦了一声,舍慧皱眉道:“为何失了灵动?”
  
      王雱于道家涉猎匪浅,他本就聪慧过人,所以见识不凡,这才得了舍慧的青眼,偶尔和他谈谈道。
  
      可一旦失去了那份灵动,舍慧可没耐性和一个俗人说话。
  
      他最好的朋友就是丹炉啊!
  
      只有看着那火焰在升腾,看到各种材料融合在一起,最后弄成丸子,那才是他最欢喜的时刻。
  
      当然,能和沈安谈炼丹更是他的梦想。
  
      可沈安是官员,他以为会很忙,就不好意思去打扰。
  
      今天沈安竟然来了,这个惊喜让他忘记了王雱。
  
      他只是皱眉,可却不知道王雱都傻眼了。
  
      王安石到京城后,没多久就通过关系找到了舍慧,询问可有丹药能治疗自家母亲的病。
  
      结果不大好,舍慧生硬的说没有。
  
      但喜欢谈玄论道的王雱却在那一次和舍慧聊的不错,于是就几次来拜访。
  
      后来他才知道舍慧是汴梁最有名的道人。
  
      他觉得这样的人才配和自己做知己。
  
      他甚至觉得整个京城也就舍慧能称为自己的知己。
  
      “进来。”
  
      沈安笑着招手,轻松的就像是来游逛一样。
  
      王雱哦了一声,然后才压住惊讶进了院子。
  
      院子里有几个炉子,此刻炉子里火焰升腾,上面架着锅。
  
      沈安没去关注那个,他走到了墙边的那堆东西前蹲下。
  
      “安北兄,这是何物?”
  
      王雱不知道沈安为何能被舍慧称为道兄,现在想来应当是故交吧。
  
      沈安拿起一块焦煤说道:“这就是焦煤。”
  
      他把焦煤凑到头上,一动之后就后悔了。
  
      焦煤有孔隙,最容易夹住头发。
  
      “焦煤……是做什么?”
  
      沈安用力一拉,焦煤就带着头发下来了。
  
      他龇牙咧嘴的道:“烧火的。”
  
      舍慧在边上说道:“不,是炼丹的。”
  
      “就烧火的!”
  
      沈安起身,看着这一堆焦煤,说道:“不是很好,应当有烟吧?”
  
      舍慧点头道:“有,只是好太多了。”
  
      他欢喜的道:“那火好啊!以往炼不动的东西都化了,道兄,您若是不来,贫道也准备去拜访。”
  
      “为何?”
  
      沈安拍拍手,再看了焦煤一眼,觉得颜色不纯粹。
  
      前世他在矿上见到的焦煤是灰白色,颜色纯粹,顶多就是尾部和头部有些发黑。
  
      可这个焦煤却近似于灰黑色,显然杂质太多了。
  
      这是原煤的缘故还是炼焦的手法不好?
  
      “贫道准备炼制无尘丹!”
  
      呃!
  
      看着一脸兴奋之色的舍慧,沈安忍不住问道:“什么丹?”
  
      舍慧说道:“无尘丹。”
  
      “有何神效?”
  
      道士的丹必须是有神效的,否则就是砸场子。
  
      舍慧肃然道:“无尘丹乃是贫道偶尔得来的丹方,有四十九种材料,九日方能出炉。以前贫道的丹火不好,所以一直没成功,此次贫道得了道兄的帮助,这才敢再次炼制……”
  
      他忍不住稽首道:“但凡有成,皆是道兄之功,贫道在此先谢了。福生无量天尊。”
  
      “丹方可否让沈某看看?”
  
      他试探着问道,觉得舍慧多半舍不得。
  
      可舍慧却爽快的从怀里摸出了丹方,大大方方的给沈安看,甚至还解说着哪一种材料起到什么作用……
  
      看完之后,沈安想说那是毒药,可一看舍慧那神圣的模样,他就没说出来。
  
      这弄不好不但劝不回来,还会被当做是羡慕嫉妒恨。
  
      出了出云观之后,沈安有些唏嘘。
  
      这道士还是走上了这条绝路啊!
  
      出尘丹,哥怕是神仙丸,吃一颗就飞升了,那真是出尘了。
  
      “安北兄,小弟今日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王雱突然一个躬身,说道:“舍慧这等高人眼中只有道,对小弟也是冷冷的,可却对安北兄甚是恭谨,可见安北兄于道家亦有造诣,远远超过了小弟……”
  
      这位不但知道天文,竟然还精通道术吗?
  
      王雱一直觉得自己是世间最聪明的人,可在遇到沈安之后,他觉得自己错了。
  
      他浑浑噩噩的回到家中,然后枯坐到满天星光。
  
      然后他点了灯笼,看着灯笼照不到的地方依旧有光,他就痴了。
  
      苍穹下,他看着那些星辉在发呆。
  
      “那光是哪来的?”
  
      当月光普照大地时,他更是在痴痴的想着。
  
      “为何凌晨的月光黯淡?”
  
      他一直站在院子里,直至天明,然后欢呼道:“我知道了,光会反弹,那些星宿都会反弹……”
  
      他只觉得自己悟通了大道,然后心满意足的倒头就睡。
  
      醒来时窗外已是暗黑,他打着哈欠出去,发现父亲和刚科举失利的二叔王安国都在外面坐着。
  
      “为何失魂落魄的?”
  
      因为宋祁被弹劾的原因,三司内部有些乱,所以王安石忙碌了不少,有些累。
  
      王安国看着这个聪慧的侄子,就关切的问道:“可是身体不适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