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211章 这个祖宗之法有问题

第211章 这个祖宗之法有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宋祁出班道:“是很艰难。”
  
  他想低调一阵子,所以说完后就回去了,堪称是惜字如金。
  
  韩琦皱眉道:“这是祖宗之法!”
  
  妈拉个巴子的!
  
  沈安不是冲着韩琦骂,而是冲着这个狗屁的规矩骂。
  
  遇到难题没有主意没关系,咱把祖宗之法扯出来找案例,照猫画虎总是没错的。
  
  沈安再问道:“臣敢问三司使宋相,我朝如今一年养兵花费多少?”
  
  宋祁看了赵祯一眼,然后摇摇头。
  
  这个数据属于机密,不可对外,仅能在宰辅中传播。
  
  赵祯犹豫了一下,因为今日在场的人不少,一旦那些数据散播出去,不但敌国能知道大宋的底细,百姓们也会……
  
  他们怕是会慌张啊!
  
  沈安见状就笑了笑,说道:“其实不说,臣也知道……”
  
  你这是想诱导?
  
  宋祁觉得这个少年也不是兄长所说的那么能干,有些自以为然了。
  
  “臣任职枢密院副承旨时,对兵房多有关注……”
  
  沈安从容的道:“一名禁军中的步卒,一年要耗费五十贯。厢兵少些,要三十贯。禁军约六十多万,厢军约五十万……臣的心算不错……禁军每年耗费三千万以上,厢军每年耗费一千五百万贯,两者相加,四千多万贯的军费……陛下,我朝岁入多少?”
  
  赵祯只觉得背后有谁刺了自己一下,他看着富弼,问道:“富卿,这话可对?”
  
  沈安的心马上就凉到了肚子里。
  
  哥,你竟然不知道这些数据?
  
  你这个皇帝咋当的?
  
  这个大宋竟然没亡国,真特么的是个奇迹了。
  
  富弼也觉得有些尴尬,就说道:“臣也不知。”
  
  “三司使。”
  
  赵祯看向了宋祁。
  
  宋祁心中暗自叫苦,出班道:“陛下,臣……初到。”
  
  我才刚到三司啊!您不能指望我马上就掌握情况吧?
  
  “臣知道。”
  
  沈安又出来说话了,赵祯一脸黑线,心想两个问题重臣们都不知道,你一个待诏却……你让宰辅们咋活?
  
  沈安看了富弼一眼,“我朝岁入,钱币约三千五百万,三成用于养军。我朝岁入绢布八百余万匹,有九成养军,我朝岁入粮食……”
  
  “够了!”
  
  赵祯叫停了沈安的揭老底,问道:“诸卿以为如何?”
  
  宰辅们面面相觑,但神色却渐渐平静。
  
  数据掌握不是难事,大不了下朝后问问就是了。
  
  可这个祖宗之法……
  
  富弼和宰辅们用眼神交换了一下,说道:“陛下,臣等以为……还是把灾民中的精壮列为厢兵为好。”
  
  这还是怕造反啊!
  
  不过这次不是皇帝怕,而是群臣怕。
  
  你们怕什么?
  
  沈安觉得这个大宋有鬼。
  
  “陛下,臣请以工代赈!”
  
  一群大宋朝最有权势的家伙在盯着他,可沈安却义无反顾的道:“收为厢兵倒是好,可每年又会少一笔赋税,多一笔支出,到时候养不活那么多军队咋办?还不得多收赋税……”
  
  原先纳税的百姓变成了军队,不但不纳税了,每年还得耗费不少钱粮去养着他们。
  
  “可多收赋税之后,百姓越发的穷困,必然会揭竿而起。到了那时,灾民确实是没反,可百姓却活不下去了!”
  
  这特么的就是个恶性循环啊!
  
  可你们竟然不想着去阻截这个循环,还喜滋滋的按照什么祖宗之法去继续作死。
  
  看着这些目光中带着不屑、不满、愕然、失笑……的宰辅们,沈安只觉得脊背发寒。
  
  就特么这群人在统御大宋,这大宋能好了去?
  
  不行啊!
  
  不怕你们作死,可别带上我啊!
  
  沈安举手道:“陛下,臣请以工代赈!”
  
  宰辅们在看着他。隔几年就会有三司使抱怨,说大宋每年的岁入大部分都花在了军队身上,外加皇家每年的大型祭祀活动,弄的每到年底就捉襟见肘。
  
  宰辅们没记住数据,但却记住了大致的情况。
  
  他们知道这些情况,但又能如何呢?
  
  为了让灾民不造反,最好就是编为厢军。
  
  这就是祖宗之法。
  
  祖宗的法度自然是好的,多年来大宋虽然时有小股那个啥……造反,但却只是小患,大宋安稳的很。
  
  这就是祖宗之法的功绩。
  
  你一个小年轻……竟然也敢质疑祖宗之法吗?
  
  “以工代赈?”
  
  富弼有些犹豫,说道:“就怕灾民中有人登高一呼,到了那时糜烂一方。”
  
  他看着沈安说道:“而且以工代赈,中牟附近没什么事吧……”
  
  沈安无奈的道:“既然遭遇了雪灾,房屋肯定是塌了吧?朝中出钱出粮,让灾民重建家园!”
  
  这群人习惯了遇到灾荒就把灾民编为厢军,竟然连这些手段都习惯性的忘却了。
  
  “可若是灾民暴动……”
  
  韩琦提出了疑虑,这个疑虑代表着群臣,也代表着皇帝。
  
  沈安看着这些人,叹道:“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少小离家老大回,落叶归根……陛下,若非不得已,谁愿意离开自己的家园?谁愿意去暴动?”
  
  大殿内安静了下来,人人都在思索着沈安的话.
  
  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