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211章 这个祖宗之法有问题

第211章 这个祖宗之法有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皇帝又多了一个闺女,这事儿在汴梁人的口中来回传播咀嚼,成了最热门的话题。
  
  可对于某些人来说,这不是问题。
  
  “官家此刻就算是有了皇子,可他的身体……到时候又是主少国疑,后宫出来垂帘听政,这不好,谁都不想这样。”
  
  宋庠含笑看着坐在对面的弟弟宋祁,说道:“三司使是个要职,你要好生做,不过现在你却不好冒头。”
  
  宋祁看着有些满不在乎的模样,他淡淡的道:“你在做枢密使,我若是在三司使的位置上激进些,那两兄弟都得下去,这我知道,所以你放心,不会带累你。”
  
  两兄弟都是才华横溢之辈,只是前些年为了宦途中的一些事起了争执,有些龃龉。
  
  宋庠赞许的点点头,然后说道:“最近要小心些,官家的脾气不好。”
  
  宋祁问道:“两个郡王家中都有不错的宗室子,华原郡王家简单些,汝南郡王家那边的人口却是太多了,老郡王老而弥坚,这不是好事。”
  
  人口太多,还有个老父亲老而弥坚,若是赵宗实得了大位,这些兄弟和老父亲有些非分之想,或是想共天下什么的,大宋咋办?
  
  宋庠叹道:“可有个人和赵仲鍼交好,却是帮了不少。”
  
  “谁?”
  
  “沈安。”
  
  ……
  
  “……官家,沈安昨日饮酒半斤,醉的一塌糊涂。”
  
  张八年在禀告着。
  
  “……肖青昨日和华原郡王说话,面色凝重……”
  
  “这个面色凝重是假的。”
  
  赵祯捂额坐在上面,冷笑道:“朕又不是他爹,他面色凝重做给谁看?一看就是假的,反而沈安……那少年大概是出宫得了赵仲鍼也被问话的消息,怕了,少年无城府,吓得要饮酒……”
  
  官家的脾气不好啊!
  
  张八年给陈忠珩使个眼色,示意他出来搅合一番。
  
  陈忠珩笑眯眯的出来,说道:“官家,还有一位娘子下个月就要生产了,臣可是期盼已久,就等着好消息……”
  
  “难啊!”
  
  赵祯觉得冥冥之中有一只大手在按着自己,让他无法动弹。
  
  他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觉得自己怕是要绝后了。
  
  没了儿子,那就是绝后。
  
  现在唯一能支撑着他的就是自己还能让女人怀孕。
  
  朕要多试试,多试试。
  
  这是他在绝望之中唯一的支撑了。
  
  “官家,有奏疏。”
  
  赵祯接过奏疏,开始是不耐烦的看了一眼,然后不禁就认真了起来。
  
  他渐渐坐直了身体,然后神色严肃。
  
  “召宰辅,召三司使,召……赵宗实和赵宗绛,进宫!”
  
  前面的人没问题,但后面的赵宗实和赵宗绛,却吓了陈忠珩一跳,他抬眼一看,就看到了些许冷色。
  
  帝王永远都不许人觊觎自己的宝座,这不以性格为例外。
  
  权利才是帝王最看重的东西,余者不过是调剂而已。
  
  可稍后传来消息:“官家,赵宗实说是病了,来不了。”
  
  赵祯淡淡的问道:“赵宗绛呢?”
  
  “出发了。”
  
  陈忠珩现在也不知道官家在想啥,只得老老实实地回答。
  
  “那就叫沈安来。”
  
  赵祯不满的道:“少年人整日就钻进了钱眼子里去,去传我的话,让他且勤奋些,莫要让朕抽打才肯努力。”
  
  沈安过关了啊!
  
  陈忠珩心中松了一口气。
  
  稍后群臣聚集,沈安也气喘吁吁的赶来了。
  
  赵宗绛很是好奇的看着沈安,在心中把他和肖青对比了一下,然后得出了结论。
  
  看着很老实的一个人啊!
  
  沈安是很老实,所以在议事时一言不发。
  
  “……中牟去岁遭遇雪灾的百姓目前衣食无着,人数约有五千余,下面的官吏说那些人群情激昂,怕是要有些动静……”
  
  赵祯此刻忘却了无后的事,目光中带着担忧,说道:“如今正是青黄不接之时,这些人一旦被蛊惑,那就是大祸事来了。”
  
  富弼说道:“那些人靠近京城,不说危险,就怕汴梁震动。”
  
  汴梁周边多的是军队,谁也造不了反。
  
  可终究膈应人啊!
  
  宋庠两兄弟这是第一次同时以宰辅的身份在一起上朝,宋祁出班道:“陛下,臣以为当马上拨下钱粮,然后令人看守。”
  
  这是中规中矩的处置方案,作为新人,宋祁表现的很稳重。
  
  韩琦却觉得不够全面,他出班说道:“陛下,既然粮食不够吃,就取了精壮和家人,全数化为厢军吧,剩下的老弱打散安置完事。”
  
  这个是最干脆的解决方案,也是以往的老方案。
  
  大宋就是这样,一旦某地大灾,许多时候上面的人不会考虑什么灾后重建,直接就把灾民划拉为厢军。
  
  兄弟们,从今日起,你们就吃上皇粮了。
  
  大家哗啦啦鼓掌庆贺,庆贺自家从此就可以不事生产,坐吃等死了。
  
  “陛下……臣……”
  
  沈安在边上举手,赵祯见他小心翼翼的模样,就不禁笑了,问道:“你有话说?”
  
  这少年何时这般小心翼翼了?多半是假的。
  
  “臣是有话说。”
  
  沈安认真的说道:“陛下,把灾民安置为厢军,这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作法,以前看似不错,可现在却不成了。”
  
  他看了韩琦一眼,说道:“大宋养的军队多的……三司使宋相想必该知道这些艰难吧。”
  
  大宋每年的收入大多养了军队,慢慢的就成了最大的负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