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203章 这……这就是你说的膨胀?

第203章 这……这就是你说的膨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允让皱眉道:“元旦买的爆竹没用完?”
  
  老仆喃喃的道:“爆竹没那么大的响动吧。”
  
  这时前方一阵慌乱,接着一个下人飞奔而来。
  
  “郡王……炸了,炸了!”
  
  接着远处又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地龙翻身了!快跑!”
  
  “救命啊!”
  
  “阿大!阿大牵着你弟弟!”
  
  “娘……爹爹!”
  
  “……”
  
  一路过去时,就见到郡王府的下人们乱做一团,四处乱跑。
  
  “爹爹,快跑!”
  
  一个不知道排行第几的儿子冲了过来,不由分说的背起赵允让就跑。
  
  “放老夫下来!畜生,放下来!”
  
  赵允让拍打着儿子的头,可沈安却发现他没用力。
  
  一片混乱中,沈安看到了杨沫。
  
  杨沫一脸震惊的跑过来,见到沈安后就喊道:“沈郎君,快!快!”
  
  快个屁啊!
  
  沈安很想说这是爆炸,炸过就安全了,你们急个啥?
  
  古人啊!
  
  没见过世面。
  
  他微微摇头,负手而行,在这片慌乱中显得格外的从容。
  
  然后他突然就呆住了。
  
  卧槽!
  
  赵仲鍼那小子……不会吧?
  
  “哥哥!”
  
  他到了后院门外,里面的女眷也被惊动了,果果被一个小女孩引着出来。
  
  “见过沈郎君。”
  
  小女孩福身行礼,虽然面色有些苍白,但却还算是镇定。
  
  这是赵仲鍼的妹妹,沈安点头道:“不是大事,回去告诉她们,安生就是了。”
  
  小女孩点头应了,然后对果果说道:“果果,明日你来不来?”
  
  果果有些意动的拉着哥哥的衣袖,仰头无声的央求着。
  
  沈安摸摸她的头顶,笑道:“隔几日再来。”
  
  哪有每日来打扰别人的道理,那是恶客,主人家虽然不说,但心中却会不满。
  
  果果嘟嘴不乐,但却懂事的应了。
  
  沈安牵着她出去,迎面就来了杨沫。
  
  “沈郎君,小郎君惹祸了。”
  
  沈安叹息道:“我知道了。”
  
  赵仲鍼是惹祸了。
  
  前院的一排房屋此刻倒塌大半,烟雾缭绕间,还能看到些许火焰在废墟里跳动着。
  
  一群下人正在端水施救,郡王府竟然有水车,只是姗姗来迟。
  
  几个少年站在边上呆若木鸡,身上有些肮脏。
  
  “水车赶紧来!”
  
  “那里,那里还有火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浇灭它!”
  
  赵仲鍼在那里指挥灭火,看着精神头不错。
  
  赵允让已经到了,他面色铁青的道:“小畜生,你干了什么?”
  
  赵仲鍼的身体一僵,先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然后缓缓回身,哭丧着脸道:“翁翁,孙儿差点就见不到您了……”
  
  卧槽!
  
  当沈安看到赵仲鍼脸上的污渍时,不禁侧过脸去,微微摇头。
  
  这倒霉孩子竟然这般机灵?
  
  苦肉计都上来了啊!
  
  这谁教他的?
  
  肯定不是我!
  
  赵允让的探寻目光看过来,沈安坚定的摇头,表示不是自己教的。
  
  赵允让的脸颊颤动了一下,也摇摇头,表示老夫没这么不要脸。
  
  可沈安却觉得这是遗传了赵允让的基因。
  
  “好好说话!”
  
  赵允让的暴脾气能镇压一切,赵仲鍼的苦肉计也成了摆设。
  
  可他支支吾吾的就是不肯说。
  
  “你来说。”
  
  赵允让指指边上的一个孙儿。
  
  那少年看着有些呆滞,就像是被惊吓过度一样。
  
  但他还算是好的,其他几个看着都还没清醒。
  
  “翁翁,仲鍼说要给我们看什么瞬间燃烧……什么膨胀,然后就叫人去拿了麦粉……”
  
  沈安的脸颊在抽搐着,并指如刀,恨得牙痒痒。
  
  这个熊孩子,哥让你做个粉尘测试,只是让你弄个小规模的,可你却差点把郡王府给咋没了。
  
  要是再厉害些,周围的房屋怕是危险了。
  
  作死呢这是。
  
  “……他叫我们把麦粉扬洒起来,把房间里弄的都看不清了,然后叫我们赶紧跑,他自家拿了弓箭在远处点火箭……射了进去,就……就炸了。”
  
  少年的脸上露出了惊魂未定之色,显然在回想着先前的事。
  
  赵允让一脸纠结的招手,等赵仲鍼怯怯的过来时,一巴掌就呼了过去。
  
  “这是什么法术?说,不然老夫就把你吊门外,等着晚上下酒。”
  
  老家伙也不怕把自己的孙儿吓坏了,边上的那个少年被吓到了,赵仲鍼好像也被吓到了。
  
  若非是看到他的眼神太假,沈安还真以为这熊孩子被吓坏了。
  
  这孩子不但腹黑,还知道做戏。
  
  沈安在想着怎么把这孩子的毛病给改回来,赵仲鍼就低头道:“翁翁,这是燃烧膨胀……”
  
  “燃烧……膨胀?”
  
  赵允让一头雾水的听不懂,就看向了沈安。
  
  “这孩子可是在撒谎?”
  
  你刚才叫他做什么粉尘膨胀,就是这个?
  
  孩子干什么都行,但是别跟长辈撒谎,这关乎一个人的品格。
  
  可赵允让这等粗暴的长辈却是例外。
  
  沈安摇头道:“不是撒谎。”
  
  他真的很佩服这孩子,粉尘爆炸他只说过一次,几番试验,也只做成功一次。可赵仲鍼却一直记得,今日就成功的试验了一次。
  
  “试验的效果怎么样?”
  
  沈安突然问道。
  
  赵仲鍼下意识的道:“还好,炸了几间屋子。”
  
  啪!
  
  这是间接承认了此事,赵允让当即一巴掌就呼了过去。
  
  然后他看向了沈安。
  
  “这就是你所说的膨胀?”
  
  “这……这就是你说的什么都会一点?”
  
  沈安矜持的点点头,赵仲鍼捂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