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98章 喝多了的御史

第198章 喝多了的御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曾相公这是去哪?”
  
      门外却来了沈安,他见曾公亮面色忧郁,就拱手问道。
  
      曾公亮见他竟然还好意思问,就气笑了:“听闻高丽使者被羞辱,老夫现在去宽慰一二。”
  
      老夫是去为你擦屁股的!
  
      老曾不错。
  
      但沈安却有些懵。
  
      “这事儿……它和大宋没关系啊!”
  
      “官家,外面有御史求见。”
  
      沈安还没解释,就有人来禀告了最新消息。
  
      得!
  
      这些御史从开始就觉得沈卞之子肯定不是好东西,等沈安在汴梁施展手脚之后,就更招人恨了。
  
      幸而有包拯坐镇御史台,沈安才没被弹劾淹没。
  
      可哪怕是如此,在休假期间依旧有御史孜孜不倦的来了。
  
      这得有多大的仇啊!
  
      沈安觉得要挽回沈卞的名声很艰难,任重道远。
  
      两人进了殿内,赵祯见沈安依旧是镇定自若,就有些恼怒。
  
      你这个少年惹了祸事还不自知,看来是得要经常敲打啊!
  
      “为何引发使者斗殴?”
  
      “斗殴?”
  
      沈安诧异的道:“官家,没啊!”
  
      曾公亮在边上说道:“老夫正和家人逛街,就听到有人说你引发了使者斗殴,老夫连问了数人,都是这般说,这才急了。”
  
      赵祯头痛的道:“安生的带着妹妹去逛街多好,那些赌债过了这几日再去要也无妨……”
  
      “官家,臣冤啊!”
  
      沈安一脸震惊,“臣只是要赌债,天经地义的,那辽使殴打高丽使者和臣没关系。”
  
      这少年竟然还不肯认错!
  
      赵祯有些怒了,陈忠珩是他的身边人,自然最先察觉了这个情绪,于是就冒死冲着沈安使个眼色。
  
      ——你作死呢!
  
      这一下真是够交情,可沈安却觉得自己真的是窦娥附体了。
  
      “还敢狡辩!”
  
      赵祯觉得这少年终究少了长辈管教,本来有个包拯,可包拯的精力有限,一边有政事,一边有自家嗷嗷待哺的幼子,所以顾不过来。
  
      那朕今日就管教管教你!
  
      赵祯一怒,就喝道:“殿外站着去!”
  
      沈安却梗着脖子道:“官家,您得给个说法!”
  
      赵祯气得身体打颤,曾公亮胆战心惊的道:“官家,保重身体啊!”
  
      赵祯指着沈安道:“这人竟然有错不认,气煞我了!”
  
      沈安哭丧着脸道:“官家,那辽使……他不是为了臣的缘故去殴打金诚道。”
  
      赵祯喝道:“那是为何?”
  
      沈安尴尬的看看左右,赵祯阴测测的道:“别想找借口,今日你若是说不出个道理来,我就代替沈卞教训教训你这个小子!”
  
      在成年之前,沈安都算是孤儿。
  
      孤儿可怜,可大宋的孤儿不少,在世界大同之前,在仁慈泛滥之前,可怜依旧会长久存在下去。
  
      沈安却很自在的活着,并不觉得有啥可怜的。
  
      但这人吧……
  
      你觉得自己活得不错,旁人却会指指点点的。
  
      ——这人每月的薪俸才这点?可怜啊!想去大宝剑都扣扣索索的。
  
      ——这人的媳妇真丑,他真可怜!
  
      ……
  
      一言以蔽之,这是一个指指点点的时代,也可以理解成为八卦的时代。
  
      人活着觉得无趣了,就会对旁人指指点点,然后获取优越感。
  
      赵祯现在就产生了些优越感。
  
      可沈安却不买账。
  
      他在想沈卞多半是嗝屁了,你要代替他来教训我?
  
      我好不容易自由了,还得多一个人管着,这得多憋屈啊!
  
      怀揣着一个自由灵魂的沈安怒了。
  
      于是他就认真的说道:“官家,辽使喜欢高丽使者……”
  
      啥?
  
      呯!
  
      侧面传来一个声音,沈安闻声看去,却是一个内侍笑的丢掉了手中的拂尘。
  
      陈忠珩瞪了他一眼,然后干咳道:“沈待诏,官家面前,不可造次。”
  
      赵祯指着沈安喝道:“拿下,推出去站着!站两个时辰!”
  
      这太过分了啊!
  
      你竟然敢当着朕撒谎?
  
      “慢!”
  
      沈安退后一步,先举起手,免得某位躲在暗中的高手误会,然后才悲愤的道:“官家,这是金诚道亲口给臣说的。”
  
      呃……
  
      赵祯尴尬了。
  
      因为这事儿太好分辨了,若是真的,金诚道必定不敢抱屈。
  
      “官家!”
  
      一个内侍出现在殿外,陈忠珩出去问话,稍后回来,一脸的震惊。
  
      “官家……”
  
      他夹夹双腿,觉得痔瘘好像又犯病了,难受。
  
      “那金诚道……脸肿的厉害,可却连郎中都没叫,闭门不出。”
  
      这……
  
      真有这回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