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97章 我真贱啊

第197章 我真贱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折克行的脸一下就红了。
  
  合着沈安是见到了这尊玉佛才说是兄弟的啊!
  
  我真的是太嫩了,竟然看不透这些东西,怪不得安北兄说我以后会被人给卖了。
  
  他看着把玉佛装回去,马上变成肃穆模样的沈安,觉得自己要学的东西还很多。
  
  而那些好事者跟在后面,等沈安站在大理使者的门外喊愿赌服输、欠债还钱时,不禁面面相觑。
  
  “这位竟然赢了那么多使者?”
  
  大理使者依旧是面如土色的出来了,然后拼凑了许多财物来抵债。
  
  在这里,沈安却是冷着一张脸,令折克行仔细检查财物,最后又补了些才说够了。
  
  一行人再次前行,折克行问道:“安北兄,大宋每年都会从大理买马呢!他们也经常求官家册封,可您为何对大理使者这般冷漠呢?”
  
  从大宋开国以来,大理一直在寻求册封,可除去赵二册封过一次之外,其他帝王就再也没搭理过他们。
  
  沈安看着前方的高丽使馆,说道:“大理有马,可大理也有麻烦。大理国内的各种势力在纠缠着,他们要册封,不过是想要个名头去镇压那些势力罢了。若是镇压失败,铁定会向大宋求援。你想想……到了那时候,大宋出兵还是不出兵?”
  
  那地方就是个泥潭,前唐时叫做南诏,直接把前唐给陷了进去。
  
  现在的大宋就这个小身板,要是陷进去的话,估摸着不用辽人和西夏人动手,直接就崩盘了。
  
  折克行恍然大悟,然后拱手道:“安北兄高见,小弟受教了。”
  
  他仔细琢磨着,终于琢磨出了味道,然后感动的看向沈安。
  
  沈安微微点头,欣慰的道:“能悟出来就好。”
  
  折克行的眼睛有些红,他低下头,任由泪水滑落,说道:“安北兄,您教我的是治国之术啊!”
  
  以文人对武人的鄙夷和戒备,武人哪有机会学这些。
  
  若是府州折家知道了这些,他的那些堂兄弟们铁定会羡慕的睡不着。
  
  前方就是高丽使馆,折克行压下了心情,问道:“安北兄,那高丽人呢?”
  
  沈安的面色微冷,说道:“墙头草罢了。墙头草不可怕,多了去。可当了墙头草还喜欢自作聪明,这就该打了。”
  
  “见过待诏。”
  
  金诚道面色惨白的出来了。
  
  沈安在马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问道:“贵使,赌注何在?”
  
  这个赌局就是金诚道引发的,所以沈安问的很是理直气壮。
  
  金诚道一回来就在搜刮财物,可仔细一算,还差了些。
  
  他低头道:“待诏,差……差了些。”
  
  沈安冷笑道:“差了多少?”
  
  金诚道抬头,见那些旁观者们都面带鄙夷之色,顿时一股羞耻感就袭上心头,他哀求道:“待诏,且等某去筹集一番可好?”
  
  这一刻沈安想起了金诚道当时在辽国使馆进出时的嘚瑟。
  
  他微笑道:“大宋和高丽多少年的交情了……”
  
  “是啊是啊!”
  
  金诚道以为有戏,就欢喜的道:“多谢待诏,多谢待诏。”
  
  沈安的面色转冷,提高了嗓门,说道:“可你竟然想赖账?”
  
  马丹!沈某人的赌债是那么好赖的吗?
  
  那些好事者就怒了,有人喊道:“高丽人赖账了!”
  
  “无耻啊!连西夏人都爽快的愿赌服输,他们竟然敢赖账?”
  
  “高丽人……他们可是墙头草来着。”
  
  “不,是一女二嫁,一边跟辽人卿卿我我,一边向大宋俯首称臣,不要脸啊!”
  
  汴梁人喜欢热闹。
  
  特别是为人主持公道,这等事正是他们所喜闻乐见的。
  
  想想,一个弱者被人给欺负了,大家一拥而上,那人还敢硬扛?再厉害也得跪了。
  
  然后那种伸张正义的快感就会让人觉得心情愉悦。
  
  日行一善,时间长了整个人的气质都会变。
  
  什么戾气、负面气息都会渐渐消散,整个人变得平和而气定神闲。
  
  此刻沈安在南御苑和使者打赌的事儿也传出来了,而且连这个赌局是金诚道提议的消息也跟着传到了这群旁观者的耳中。
  
  然后群情激昂。
  
  “不要脸!”
  
  “滚回高丽去!”
  
  “……”
  
  百姓和文人官员不同,他们天生就带着一种帮亲不帮理的天赋,等见到同胞被欺负之后,那情绪更是高涨的不行。
  
  金诚道没想到沈安会选择翻脸,他惶然道:“待诏,某知道辽使喜欢某……”
  
  啥?喜欢男人?
  
  沈安心中愕然,面上却不显,只是说道:“钱!”
  
  哥只要钱,别扯什么谁喜欢谁的事。
  
  但他还是多看了金诚道一眼,见这人面白无须,一脸谄媚之下,竟然有些……
  
  呕!
  
  沈安板着脸道:“欠债还钱,贵使若是不方便,旁的也能抵债。”
  
  金诚道的眼睛一脸,回身喊道:“把她们带出来。”
  
  什么东西?
  
  沈安叫人去检查了金诚道的财物,却差了两百余贯。
  
  什么东西能值两百多贯?
  
  当两个女人被引出来时,沈安不禁也呆滞了。
  
  这两个女人看着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模样,走路间脚步盈盈。
  
  沈安听到了咽口水的声音,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姚链那货。
  
  “抬起头来。”
  
  金诚道得意洋洋的吩咐道。
  
  两个女人含羞带怯的抬起头来,沈安一看,差点跌落马下!
  
  卧槽!
  
  大饼脸?!
  
  “好美啊!”
  
  听着后面的赞美,沈安回头就是一巴掌。
  
  审美观点异常的姚链被打的一头雾水,说道:“郎君,真是美啊!”
  
  你的眼瞎了?
  
  沈安被气笑了,问道:“二梅美不美?”
  
  曾二梅单独进沈安的卧室待一宿,家里人都不会怀疑沈安染指了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