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87章 皇城司承情了,我张八年承情了!

第187章 皇城司承情了,我张八年承情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辽使竟然主动请罪……
  
      先前看到他在外面得意大笑的人都有些傻眼了。
  
      这是怎么了?
  
      前倨后恭可不是辽人的秉性,那么……
  
      知道张八年身份的人都在犯嘀咕,而且在琢磨着赵祯刚才的那几句话。
  
      赵祯盯着辽使,心中的畅快感简直就要爆棚了,以至于控制不住就笑出声来。
  
      咳咳!
  
      陈忠珩赶紧干咳两声,想掩饰官家的失常。
  
      赵祯收敛心神,淡淡的道:“宋辽两国乃是兄弟之国,朕那侄皇帝最近可好?”
  
      辽使一脸便秘的神色说道:“好,陛下安好无恙。”
  
      你别特么老提什么侄皇帝行不?
  
      此刻辽使最痛恨的就是当年澶渊之盟的签订者。
  
      你好歹弄个平辈的也好啊!
  
      这辈分跟着走,耶律洪基可是吃大亏了。
  
      往日的话,辽使必定是要反击的,可今日他却很老实。
  
      这肯定是有故事!
  
      群臣都心痒痒的,可却知道不能问。
  
      “散了吧。”
  
      仪式完成,赵祯挥挥手,众人纷纷散去。
  
      没人想起后续该是赐宴了。
  
      外国使者是第一波,第二波是官员们。等他们走了之后,陈忠珩就走了过来,把宰辅们留下,还有沈安竟然也在其中。
  
      沈安本就没想走,见状就欢喜的道:“陛下,可是那话儿……”
  
      赵祯的脸色一下就绷紧了,喝道:“你这少年就不学好,跟着市井人学了个满嘴油滑。”
  
      这话听着是呵斥,可谁都听出来了,官家这是在笑骂呢!
  
      官家和你笑骂,那就是亲切,非一般人能得到这等待遇。
  
      宋庠的心中一个咯噔,他觉得杜子陵怕是要糟了。
  
      闲杂人等都走了,陈忠珩很有眼色的出去看了一眼,交代人看好殿门。
  
      大庆殿很大,但设计巧妙,回声清晰。
  
      赵祯轻轻拍着自己的大腿,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官家的心情极好。
  
      “刚才皇城司传来了急报,耶律重元……”
  
      赵祯微微仰头,那得意的心情不加掩饰的传递了出来。
  
      宰辅们就像是嗷嗷待哺的雏鸟在等待着消息,若非卖关子的是皇帝,他们就敢把这人打个半死。
  
      赵祯欢喜的道:“耶律重元怕了,出门都要穿戴盔甲,甚至是去觐见辽皇时也是如此,然后被人弹劾……”
  
      他拍着大腿,说道:“耶律重元再次去觐见辽皇时,不但穿盔甲,还带了短刃,结果被拿下,据说在软禁中。”
  
      这事儿……
  
      谁的功劳?
  
      这时张八年求见,进来后才细细说了消息。
  
      “……咱们的人在辽国传播耶律俊是辽皇密谍头领的消息,而且还说了他擅长使毒。辽国原先有几个权贵就死的不明不白的,耶律重元就怕了,于是小心谨慎……”
  
      “现在呢?”
  
      赵祯刚才只是得了个大概消息,此刻他很是惬意。
  
      张八年说道:“此刻耶律洪基曾经的对头们都在防备着他,甚至有两人带着家眷潜入草原,耶律洪基震怒,派军去追杀。”
  
      剩下的话不用说了,赵祯已经脑补出了耶律洪基此时的恼怒心情,他挥挥手,张八年告退。
  
      作为皇城司都知,除去皇帝之外,张八年不用给任何人面子,哪怕那人是皇后。
  
      所以大家也就习惯性的忽略了他,直至他在沈安的身边止步,躬身行礼。
  
      他没有说话,但一个鞠躬却重如泰山。
  
      作为皇城司的都知,他不能有朋友,更不能对某个臣子表示亲近,否则就是犯下了大忌,离滚蛋不远了。
  
      所以宰辅们才感到了震撼。
  
      以及不解。
  
      然后他们才想起了沈安从雄州回来时,为了那个进士出身表功的话。
  
      让皇城司的人去辽国传话,说耶律俊就是辽皇的御用刺客,擅长用毒。
  
      当时他们只是莞尔,觉得少年抢表现也是应当的。至于这个离间计的效果,大伙儿都当是个笑话,没人在意,并渐渐淡忘。
  
      可现在……
  
      他们看着一脸认真的沈安,突然发现自己不大了解这个少年。
  
      你说他年少冲动也好,可他的一举一动无不是有的放矢。
  
      你说他有仇必报也行,可他从未轻慢政事。
  
      这样的少年……十年后他该在哪?
  
      欧阳修曾经的那句话再次响起。
  
      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也!
  
      张八年仿佛不知道自己在犯忌讳,他冲着沈安微微颔首,然后出了大殿。
  
      谁说内侍里没有好汉?
  
      这便是好汉!
  
      皇城司承情了,我张八年承情了。
  
      在许多时候,无声的肢体语言更加令人震撼。
  
      赵祯看着这一幕,突然问道:“沈安,你想要什么?”
  
      官家这是要封官许愿了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