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86章 你大爷的畜生

第186章 你大爷的畜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
  
      郑伟不可能是奸细!
  
      沈安这是想脱罪。
  
      可他殴打弹劾自己的御史,这事儿可不是轻易能脱罪的,现在就看官家的了。
  
      刚才有些人还在想着沈安要倒霉了,听到这话后都不禁看向了赵祯。
  
      呯!
  
      沈安一拳干倒了郑伟,气不喘、心不跳的说道:“陛下,这厮一看就是贼眉鼠眼,和上次皇城司抓到的那个奸细一般模样。臣请拿下此贼,让皇城司的人审讯。”
  
      如果说这次弹劾是在制造危机,那么沈安暴打郑伟就是在尝试着解决这个危机。
  
      可使者们怎么看?
  
      赵祯微微昂首,瞥了使者们一眼。
  
      大部分使者都是面无表情,大抵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们不得罪人的态度。
  
      但辽使却在微笑,带着讥诮的那种微笑。
  
      丢人现眼啊!
  
      赵祯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呻吟的郑伟,叹息一声,觉得在这个时候,沈安的方式再好不过了。
  
      至于外臣的讥讽,此刻也算不得什么。
  
      郑伟躺在地上哀嚎着:“陛下臣忠心耿耿啊陛下,臣为大宋除此奸贼,死而不悔!”
  
      名利心竟然那么重吗?
  
      沈安想起了以后那些卖直求名之辈对自己的狠辣,不禁打个寒颤。
  
      这就是求庭杖的宋朝版本,看似恶心人,可深思之后,却让人不寒而栗。
  
      “来人!”
  
      赵祯配合的喊道。
  
      “陛下!”
  
      两名侍卫近前候命。
  
      “拿下!”
  
      赵祯厌恶的看着郑伟,然后指指外面。
  
      郑伟被拖着往外走,他突然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陛下,为了大宋,为了陛下,臣不悔!”
  
      这人竟然如此?一时间不少臣子都有些迷惑了。
  
      难道这人是真心想弹劾沈安?
  
      而不是为了求名卖直。
  
      喊叫声渐渐远去,辽使看了半天戏,就出来说道:“恭贺陛下,贺喜陛下。”
  
      赵祯哪怕知道这话里有陷阱,可依旧只能带着微笑。
  
      辽使抬头笑道:“元旦之际御史弹劾臣子,连节都不过了,这才是兴旺的源头啊!”
  
      这话是反讽,在场的人都听得出来。
  
      可听出来又咋滴,你难道还能反击。
  
      群臣默然,包拯却气得浑身发抖。
  
      他觉得自己就该提早禀告官家,不让御史们来参加这次大朝会就好了。
  
      如今大错铸成,奈何?
  
      而杜子陵也是同样在后悔。
  
      他没想到那个消息会造成这个后果,真的。所以他就放纵了王谦。
  
      可王谦
  
      对,王谦那厮竟然添油加醋的说什么冒功。
  
      可老夫当时只是说沽名钓誉吧?
  
      他抬头看了一眼前方,正好宋庠回头。
  
      四眼相对,宋庠冷漠,杜子陵微微点头。
  
      错误已经犯下了,谁犯的谁扛!
  
      赵祯觉得今天大抵是犯了冲突,他对着边上点点头,让人开始最后的程序。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赵祯看去,就看到张八年疾步而来。
  
      皇城司的都知在此刻来了,这是什么军国大事?
  
      张八年近前被拦住了,赵祯低声道:“让他来。”
  
      近前后,张八年低声说了些什么,语速很快。
  
      赵祯的神色有些古怪。
  
      他先是不敢相信,然后又看了沈安一眼。
  
      不会是哥又犯事了吧?
  
      沈安想了想自己最近的活动,觉得没犯事啊!
  
      官家的眼神咋就那么古怪呢?
  
      沈安打个寒颤,觉得自己怕是看错了。
  
      张八年说完就离去,和沈安错肩而过时,他张开嘴,无声说了两个字。
  
      从前?
  
      还是重元?
  
      沈安看向了赵祯。
  
      赵祯也在看着他,甚至还微微点头,神色轻松,渐渐变为威严。
  
      耶律重元那个蠢货犯事了吗?
  
      赵祯的眼中有些为难之色,显然有些话他不方便说。
  
      一国之尊,快意恩仇是最扯淡的。
  
      你得端着,得保持上位者的矜持。
  
      但那种喜悦却让赵祯抛弃了这些想法,他对辽使微笑道:“贵使贵国的皇太叔可还好?”
  
      辽使茫然的面色马上就变了,他无礼的盯着赵祯,说道:“好,很好。”
  
      赵祯点头道:“那就好,朕与贵国皇太叔同辈,一直想把酒言欢,也不知何时才能如愿,怕是难了”
  
      哎!
  
      他惋惜的长叹一声,群臣都有些懵逼。
  
      官家,那耶律重元和大宋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在大朝会上你扯他干啥呢?而且耶律重元没死吧?您怎么像是在哀悼他似的,这个有些无礼了。
  
      辽使面色煞白,躬身道:“外臣先前无礼了,恳请陛下恕罪。”
  
      啥?
  
      群臣都傻眼了。
  
      这是啥意思?
  
      辽使先前可是嘚瑟的很,现在怎么软了?
  
      而且辽使前几日在使馆里喝酒后,不顾有宋人在侧,就调侃辱骂大宋,今儿他这是怎么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