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82章 沈安一句话就让你挨了一顿打

第182章 沈安一句话就让你挨了一顿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北宋大丈夫最新章节!
  
  老赵家的皇后,不,该说是女人。
  
  女人只要有了舞台,她们就会对男人们的领域发生浓厚的兴趣。
  
  比如说权利!
  
  后宫之中无聊,加之夫君驾崩,这日子过的就和青灯古佛般的冷寂,所以那些太后们得了机会就不想放手。
  
  赵祯虽然还健在,可却对曹皇后没啥感情,夫妻俩只是相敬如宾而已。
  
  寂寞的日子会让人发疯,所以曹皇后就给自己找事做。
  
  养蚕、织布……
  
  她带着那些嫔妃们做的不亦乐乎。
  
  此刻她微微抬头,眼神幽幽的问道:“如何了?”
  
  任守忠微微俯身,脸上多了怒色:“圣人,那沈安说……他说他乐意,还问了臣要怎地……臣……臣……”
  
  他一脸沉痛的道:“臣当时就想弄死他,可……可想到不能给圣人您添麻烦,最后才忍了下来。”
  
  这话在往常会觉得有些假大空,可在皇后极端愤怒的情况下,却是再恰当不过了。
  
  内侍的权利欲比任何人都大。
  
  失去了家伙事之后,人生对于他们来说只是活着而已。
  
  可活着只是行尸走肉,那还不如撞墙死了算逑。
  
  于是权利和金钱就成了他们追逐的目标。
  
  任守忠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他偷偷的窥看了一眼,如愿见到了皇后的愤怒。
  
  某就是天才啊!
  
  他忍不住想笑,就赶紧低头,然后那嘴角渐渐的翘起,笑意渐渐散开。
  
  曹皇后把银牙咬得嘎嘣响,目光凌厉的盯住了任守忠,说道:“可有虚言?若是有……”
  
  这位可是杀伐果断,任守忠闻言打个寒颤,说道:“圣人放心,臣不敢。”
  
  宫中的内侍,有头有脸的都有自称‘臣’的资格。
  
  而边上的那些内侍就是悲剧,只能自称‘小的’。
  
  那些内侍都在艳羡的看着任守忠,心想这人竟然又立功了,以后的前程当真是不可限量啊!
  
  “他这是想说自家是威武不能屈吗?”
  
  皇后的手一紧,把手心里的线捏成了一团。
  
  威武不能屈,对于皇室来说只是个笑话。
  
  她冷冷的看着外面,突然说道:“官家此刻无事,去请了来。”
  
  御姐范的曹皇后冷面如霜,若是披盔戴甲,就和花木兰也差不离了。
  
  她下定了决心,决定要收拾沈安。
  
  皇后真要收拾沈安,那真是手到擒来,而且……而且这可是给官家留印象的好机会!
  
  任守忠不等旁人说话,就抬头道:“圣人,臣这就去。”
  
  他看了那些内侍一眼,心中冷笑着,然后转身出去。
  
  走出殿门,他冷冷的看着前方走来的两个内侍,这是他的竞争对手。
  
  两个内侍都木然拱手,此时的任守忠气势如虹,不能给他找事的借口。
  
  任守忠遗憾的道:“两个胆小之辈,说那沈安手腕了得……蠢货!某一去就镇住了他,他的手腕在哪?嗯?说说,他的手腕在哪?”
  
  太监少了家伙事,心理变态是难免的。
  
  心理变态的表现方式多种多样,任守忠就喜欢践踏别人的尊严为乐。
  
  你越倒霉我就越踩你,越踩你我就越欢喜。
  
  那两个内侍强忍着怒火,却不敢发作,就和他错身而过,进了殿内。
  
  曹皇后的怒火依旧未散,见两人进来就说道:“有事速速说了。”
  
  两人禀告了事情,曹皇后摆摆手,示意他们出去。
  
  其中一个内侍突然说道:“圣人,小的……”
  
  曹皇后见他吞吞吐吐的,就不耐烦的道:“有事说,无事就出去!”
  
  那内侍低下头,“圣人,那沈安不会这么蠢吧?”
  
  沈安打了皇后的亲戚,这事儿大家都知道了,大多都说沈安跋扈。
  
  可沈安若是真跋扈的话,曹云哪里还能留在兵房,早就被沈安一脚踩下去,永世不得翻身了。
  
  他就说了这么一句,然后闭口不言。
  
  这是话里有话啊!
  
  曹皇后不是蠢货,先前不过是被怒火冲昏了头,此刻马上就觉得有些不对了。
  
  沈安再嘚瑟也不会这么大胆,否则官家再仁慈,也见不得有人对皇后不敬。
  
  她微微抬头,嘴角往下撇,吩咐道:“去把任守忠追回来。”
  
  追!
  
  有人心领神会的出了大殿,然后狂奔而去。
  
  稍后任守忠气喘吁吁的回来了,一副办事勤勉的模样。
  
  曹皇后问道:“那沈安就说了这些?”
  
  任守忠愕然道:“对啊,圣人,他的话臣都说完了。”
  
  曹皇后的目光一冷,说道:“若是真的,我自会去收拾他,若是假的,你便去洗衣吧。”
  
  宫中洗衣服的活计可不轻省,被赶到那里去和发配流放一个意思。
  
  任守忠想了想,就笑道:“臣倒是忘记了,那沈安在臣出来前提到了国舅。”
  
  曹皇后的浓眉一紧,问道:“说了什么?”
  
  所谓的国舅,大多数情况下指的就是她的弟弟曹佾。
  
  任守忠觉得这不是事,就轻松的说道:“他说听闻国舅好道。”
  
  “好道?”
  
  曹皇后微微眯眼,想起了那两个怀孕的嫔妃。
  
  所谓好道,那只是曹佾避祸的手段而已。
  
  作为国舅,他但凡展露出些许对权势的渴望,曹家就不会有未来。
  
  所以咱修道吧,和方外人打交道总是没啥忌惮吧?
  
  于是外界就传闻国舅喜欢修道,大抵是要成仙了。
  
  可曹佾的目的只是谨慎罢了。
  
  这样的国舅官家很放心,可沈安提这个干嘛?
  
  曹皇后的思绪一转,就想到了最近宫中的局势。
  
  那两个孕妇就是宫中的宝贝,一旦生下皇子来……
  
  那她这个皇后的日子怕是要难过了。
  
  母凭子贵,生下皇子的嫔妃自然会麻雀变凤凰,然后就会愕然发现自己的头上还有一个皇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