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53章 不是说好要干架的吗?

第153章 不是说好要干架的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端坐在主位上,微微而笑,神态从容,说到火候难寻时,还微微叹息了一声。
  
      炼丹的高手都知道一件事:丹火要稳定。可丹火却偏生不稳定,让人头痛。
  
      道友啊!
  
      舍慧站了起来,稽首道:“见过道友!”
  
      沈安心中纠结,心想哥可不想当道士。
  
      但表面上他却云淡风轻的说道:“略知一二罢了,当不得道友。”
  
      边上的庄老实和姚链等人已经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舍慧的丹药在汴梁赫赫有名,无数权贵想求一粒而不得。
  
      可就是这样的高人,此刻竟然稽首为礼,尊重的称呼自家郎君为‘道友’。
  
      要是传出去的话,那些在暗地里准备看沈安笑话的人都得傻眼了。
  
      舍情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他也没想到自家这位炼丹成痴的师兄会和沈安这般投缘。
  
      以往那些权贵来出云观求见舍慧,每每都会吃闭门羹。
  
      可现在……
  
      “沈待诏……姹女游离,前辈有云,需黄芽来擒住它,可终究要火候,丹火稍有变化,那姹女就化为灰烟……”
  
      舍慧的神色诚恳,就像是在请教老师。
  
      沈安一脸纯良的点点头,说道:“姹女性轻浮,时而化为玉珠,时而化为青烟……”
  
      上古传下来的丹方隐晦得一塌糊涂,不得真传你就只能当是看天书。姹女就是水银的隐晦称呼,可水银常温就会蒸发啊!
  
      而且水银剧毒,它的蒸气同样是剧毒……
  
      这道士当真是悍不畏死啊!
  
      而所谓的黄芽就是硫磺,用硫磺和水银合成,就能擒住准备气化的水银。这个过程要是在后世的实验室里试验出来,成品会被称为‘硫化汞’,也就是丹砂。
  
      “对啊!”
  
      舍慧已经走了沈安的身边,急不可耐的搓手道:“沈待诏可有何办法吗?”
  
      沈安叹息道:“要用焦煤!”
  
      丹炉的温度不稳定,那就用焦煤啊!
  
      “焦煤?”
  
      舍慧一脸懵懂,沈安一拍脑门,想着现在可没这东西。
  
      此时的煤炭叫做石炭,各地都有卖,但是官府已经插手了,准备收拢这个财源。
  
      舍慧一个稽首,诚恳的道:“请沈待诏赐教,贫道感激不尽。”
  
      沈安觉得自己怕是遇到了炼丹痴人,他简单把焦煤的大致作法说了,然后突然脑子里抽了一下。
  
      舍慧正在记录着焦煤的作法,什么洗煤、搭配……这些程序是沈安当年在煤窑里厮混了两个月看到的。
  
      等他记录完了之后,抬头就见到一双炽热的目光。
  
      “舍慧真人……”
  
      舍慧觉得这目光中有些不大对味的东西,但一闪而逝,他急忙起身道:“在沈待诏的面前可不敢称真人。”
  
      沈安从善如流的道:“舍慧,回去好生修炼,沈某等着你得道飞升的好消息。”
  
      一行人走到了大门内,舍慧回身稽首,恭谨的道:“今日得了道兄的不传之秘,贫道不敢欺世盗名,此后当奉待诏为道兄。”
  
      沈安笑眯眯的道:“沈某这里就一个建议,少弄姹女啊!”
  
      这年头的炼丹大师们最喜欢的就是水银和硫磺之类的东西,有事没事就撒点到丹炉里去,然后就期待着能炼出仙丹,但最终只是得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合成物。
  
      这些合成物经常嗑几颗,这人想不飞升都难啊!
  
      大门打开,舍慧走出去,再次回身稽首道:“道兄留步!”
  
      一群老道人也稽首道:“道兄留步!”
  
      沈安拱手道:“客气了,诸位道兄若有余暇,尽可来沈家坐而论道。”
  
      说这话的时候他就在盯着舍慧,眼神灼热。
  
      如果说炼丹大师都是化学家和冶金家,那么舍慧就是其中的翘楚。
  
      冶金学家啊!
  
      有了焦煤之后,丹炉的温度会更高,更稳定。
  
      要是舍慧能鼓捣出些好钢铁来,那可比什么姹女牛多了。
  
      想想吧,要是弄出来好钢,打造成兵器……
  
      一刀两段,一枪戳你个透明窟窿。
  
      宋军的手中全是神兵利器,这仗辽人和西夏人还怎么打?
  
      舍慧觉得这位道兄的眼神有些吓人,他仔细想了想,觉得就像是那些权贵见到自己时的眼神。
  
      贪婪!
  
      可道兄道行高深,他贪我什么?
  
      舍慧摇摇头,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有些问题。
  
      他微微颔首,然后缓缓侧身,准备回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群军士和侍卫,以及那些被侍卫逼住的道人。
  
      这些人此刻都在呆呆的看着他们。
  
      张八年呆呆的看着……
  
      赵仲鍼呆呆的看着……
  
      你们俩这是什么关系?
  
      道兄?
  
      不是说好要干架的吗?
  
      ……
  
      爵士是超负荷码字,边吃药边码字,不想啥,只求诸位书友的支持。爵士会尽力构思,尽力码字,尽量保证每天万字更新。可这需要书友们的鼓励。而正版订阅就是最大的鼓励,支持爵士爆更的鼓励。
  
      第一更,求月票。什么票都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