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50章 我是青天你是猪

第150章 我是青天你是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杨靖觉得这案子换谁来也没用,都得从毒药的来源着手。
  
      他走在宫中,周围的宫殿在眼中仿佛都是灰色的。
  
      他觉得自己失败了,在官家关注这个案子的大好机会下,他竟然失败了。
  
      早知道我就该提早查的啊!
  
      要是能火速破案,官家这里铁定会记得他的名字和政绩,到时候飞黄腾达算什么?
  
      可机会就这么溜走了,你让他如何不沮丧。
  
      此刻他忘掉了自己想看沈安笑话的心思。
  
      他听到了脚步声,于是抬头,就见到一个内侍正跑着过来。
  
      这内侍比较胖,跑着的时候身体上的肥肉跟着一颤一颤的,看着格外的喜庆。
  
      “杨……杨府判,案子有了,有了!”
  
      这内侍认识杨靖,所以就停步招呼。
  
      “什么案子有了?”
  
      杨靖现在只想回开封府,然后把任务分解下去,一定要在半个月之内把毒药的来处查清楚。
  
      内侍气喘吁吁的道:“那……黄奇是被人毒杀了。”
  
      我当然知道他是被毒杀的,可我现在只想知道他是被谁毒杀的。
  
      “我知道。”
  
      他强笑了一下,准备出宫。
  
      内侍一急,就拉了他一把,说道:“是被那个御史毒杀的。”
  
      杨靖的身体一滞,缓缓回身道:“你怎么知道?”
  
      内侍怕耽误时间,就急促的说道:“是沈待诏查出了那御史和道士交好,那道士会炼毒……”
  
      杨靖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内侍冲进了殿内,欢喜的声音听着特别的刺耳。
  
      接到报案后,他第一件事就是令人去查了当天进出过黄家的人,其中三人是讨债的泼皮,但是他们没有作案动机,毒死了黄奇谁来还他们的钱?
  
      而剩下的两人,一人是黄奇的妻子,另一人却是御史毛桥。
  
      可谁也没想到会是毛桥,因为毛桥的鼻子上有颗大黑痣,特征太明显了。一旦他去药店买药的话,铁定会被人记住。
  
      而且毛桥不是郎中,没有药方的话,药店也不可能卖砒霜给他。
  
      所以他才疏忽了毛桥的存在。
  
      可沈安怎么会知道这些?
  
      他茫然向外走去,脚步踉跄。
  
      “官家,御史杀人了!”
  
      稍后消息就传遍了京城。
  
      御史毒杀自家表兄,然后欲盖弥彰的弹劾了沈安。
  
      沈安竟然化身为青天,随便出手就抓住了真凶,当真是光芒万丈。
  
      而作为对照的开封府却成了酒囊饭袋,负责案子的左判官杨靖上奏疏请罪,据说官家对此人的评价是不堪大用。
  
      而后捧日军竟然全军出动,分赴各处,吓得城中的百姓和官员们不知所措,以为是出大事了。
  
      “城中的粮价涨了两成,然后官家派人说是去查抄道观,粮价应声而落。”
  
      值房里多了个小炉子,暖洋洋的。
  
      欧阳修的眼睛看着有些发红,他仰头靠在椅背上,不时转动着眼珠子。
  
      “外面说你沈安破案如神,开封府的愚笨如猪,怪不得官家说不堪大用。老夫也被人讥讽为尸位素餐,没办法啊!也得写一份请罪奏疏。”
  
      沈安把脚靠近小炉子,舒坦的烤着火,却不肯说话。
  
      这些软弱的话听听也就罢了,欧阳修纵横宦海多年,如果谁认为他是个老好人,那会死的很惨。
  
      欧阳修叹道:“那黄奇欠债多了,就用表弟毛桥来搪塞,说有一半赌注是替毛桥下的。这个污蔑谁能受得了?于是毛桥怒而生出杀机……就去了青云观,威胁利诱一番,从青云的手中买了砒霜来,趁着去黄家的机会下毒……”
  
      沈安突然笑了起来,欧阳修坐直了身体,问道:“你为何发笑。”
  
      沈安搓搓手说道:“欧阳公,那一半赌注铁定就是毛桥的,而且黄奇那里肯定有能说服那些泼皮的证据,比如说黄家没那么多钱,多出来的都是毛桥给的,你们去毛家讨债吧……”
  
      他俯身把手伸到了小炉子上面烤着,然后抬头道:“否则毛桥压根就不会怕这些污蔑,更不会去杀人灭口。”
  
      他看了欧阳修一眼,心想御史就是污蔑人的,还会怕人污蔑?您逗我呢!
  
      绑系法的改良大家都不看好,于是这对表兄弟就下了重注,想一把就赢个暴富。
  
      谁知道最后却是惨败,毛桥的薪俸哪里还得起巨额赌债,一旦被那些开盘的爆出来,他这个御史怕是就做不下去了,官也做不下去了。
  
      丢了官职,重新变为平民,那还不如杀了他!
  
      他不想死,自然就只能是委屈黄奇了,先去地底下等一阵子吧。
  
      欧阳修想糊弄过去,可沈安却早就想了个通透。但他也不问是谁请欧阳修来掩饰毛桥的杀人动机,因为最有可能的就是包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