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49章 邙山名医

第149章 邙山名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气冷了,宫中的男女也懒了。
  
      赵祯最近过的很养生,所以面色看着不错。
  
      “……官家,沈安说自己委屈,可为了陛下的大业,他觉得这不算是什么。”
  
      赵祯额头上的青筋跳动了一下,想笑,却又想发火,最后说道:“朕有何大业?”
  
      大业是隋炀帝的年号,沈安说这个的时候,铁定是忘记了此事。
  
      内侍尴尬的道:“沈安还说这等小案子开封府却迟迟查不出来,多半是有情弊,互相勾结,他就派了家仆和折克行去查……”
  
      这是给皇帝报备的意思,免得被人抓小辫子。顺便给开封府挖了个大坑,就等着人往里面跳。
  
      赵祯微微皱眉,边上的陈忠珩对内侍摆摆手,等他出去后才说道:“官家,那些人总是乐于见到沈安吃亏的。此案就算不是沈安做的,他们也会压着慢慢查,就是想让沈安惶惶不可终日……”
  
      沈卞的儿子,特立独行者的儿子。
  
      这个符号很强大,让文官们天然对沈安带着反感。
  
      陈忠珩看了赵祯一眼,见他没发怒,才继续说道:“沈安说了北望江山之后,皇城司的人说外面多有……鄙夷。”
  
      北望江山,谁敢去?
  
      大家都不敢去,你沈安一句话就把大家的伤疤给揭开了,不怼你怼谁?
  
      “后来沈安在雄州的话也被传了回来,私底下那些人都在说沈安是个异类,比当年的沈卞还要异类……”
  
      陈忠珩艰难的吞咽了一下,说道:“沈安说大宋没有大丈夫……他说汴梁的风都是温柔的……”
  
      赵祯面无表情的问道:“还有呢?”
  
      陈忠珩听到了些让他不安的气息,但也只得硬着头皮说道:“沈安说汉儿从不柔弱,他说……汉儿当有大丈夫,大宋……当有大丈夫……”
  
      这话打脸打的太过了些,而且还是地图炮,一炮糜烂千里,是男人都跑不掉。
  
      赵祯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缓缓的道:“大丈夫……满朝都是大丈夫。”
  
      陈忠珩不知道官家是不是在嘲讽着什么,见他面色微白,就说道:“官家,可要让御医来看看?”
  
      赵祯摇摇头,说道:“给一丸药。”
  
      近几年赵祯越发的崇信道家了,丹药也经常吃,觉得效果不错。
  
      陈忠珩应了,亲自去取了一枚丹药来。
  
      丹药遍体微红,微微一小颗。
  
      赵祯服用了丹药,刚来了精神头,外面有人来禀告。
  
      “官家,御史毛桥在宫门外泣血嚎哭,说自己的表兄被人毒死,凶手却在家逍遥自在……还说了什么老天不公。”
  
      赵祯叹道:“催催开封府,别拖了,再拖朕就自己去查。”
  
      稍后左判官杨靖就来了。
  
      “案子如何了?”
  
      皇帝也要学会和光同尘,赵祯深谙此道,所以神色淡然。
  
      杨靖低头道:“陛下,臣令人去查探了那日进出黄家之人,都没有买卖毒药……砒霜的痕迹,臣……无能。”
  
      他觉得这个案子是手到擒来,所以想戏耍沈安一番。
  
      可现在却找不到毒药的来源,进而无法确定谁有嫌疑,于是就麻爪了。
  
      赵祯提高了些嗓门,不悦的道:“京城的砒霜……朕记着是有数的吧?”
  
      砒霜是毒药,可也是一味药材,所以需要严加管理。
  
      杨靖的额头见汗了,他艰难的道:“陛下,臣令人查过了,并无大出入……”
  
      每斤每两每钱的砒霜都有去处,都能一一查证……那么凶手自然无处寻觅。
  
      杨靖觉得自己先前的自信在此刻都成了笑话。
  
      “臣已经叫人去城外各处药店巡查了,定然能找到短少的砒霜。”
  
      他深深的一躬,浑身渐渐汗湿……
  
      ……
  
      宣德门外,毛桥跪在那里,眼角挂着两条血痕,悲痛不已。
  
      “……我那表弟本是老实人,只是被沈安逼着定下了赌约,他死的冤啊!”
  
      边上的御史们都怒了,七嘴八舌的说着沈安的阴毒。
  
      “那人就是个阴毒的,睚眦必报,某多年来从未见过这等心狠手辣之辈。”
  
      一个御史振臂高呼道:“诸君,咱们去沈家!为毛兄讨个公道!”
  
      “同去同去!咱们看看那贼子可敢跋扈,若是敢,打破他家的门庭!”
  
      “……”
  
      一群人刚回头,就和被捏住脖颈的公鸡般的消停了。
  
      有人怒道:“沈安!你还敢来这里!”
  
      来人正是沈安,他的身后跟着折克行和姚链,另外还有个道士,看着就像是衙内出游般的轻松。
  
      “咦!你等这是在叩阙呢?”
  
      沈安一脸的惊讶,这些御史们的气势微微弱了些。
  
      叩阙可不是好词,为了一个案子来叩阙,你确定自己不是来消遣官家的?
  
      赵祯要是事事都管,那还要开封府来作甚?还要满朝的衮衮诸公来作甚?
  
      这话同样是地图炮,把在场的御史们全都包了进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