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29 旧情人

29 旧情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都要乱成一锅粥了。”
  何玉手不得已,只能钻回车子里。
  她焦急的拿出手机,想联络帝莘。
  可拨打了电话后,才想起来,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帝莘就没带手机。
  一个电话的功夫,奚玖夜也没了踪影。
  “几个学生都进去了,这要是出了什么事,可就麻烦了。”
  何玉手自言自语道。
  原本按照计划,学生们只是来这里锻炼下。
  事情的发展,已经超乎了何玉手和帝莘的预期。
  “不行,不能坐视不管。”
  何玉手想了想,直接下了车,朝着“狼烟”走去。
  刚到门口,就被拦住了。
  “这位小姐,请出示你的会员卡。”
  “我没有会员卡。”
  何玉手皱了皱眉。
  “那你如果要进去,至少要找一位同伴。”
  服务员礼貌道。
  已经是八点多,“狼烟”门口的豪车已经多起来了。
  一些会员携着同伴,大多数是衣冠楚楚的年轻人带着打扮妖娆的女伴。
  “噗,穿成这样子还来酒吧。”
  一名前凸后翘的女郎挂在一名全身名牌的富二代身上,看到何玉手的打扮,不屑道。
  何玉手在学校当校医,白大褂里常年都是一件中规中矩的浅灰色工装,在酒吧街上,的确显得格格不入。
  女郎身旁的富二代倒是多看了何玉手几眼。
  对方虽然最普通的ol打扮,可身形苗条,身材倒是很好,背影看上去,颇有几分动人。
  可等到富二代看清了何玉手的正面,尤其是脸上的疤痕后,阴阳怪气叫了起来。
  “我去,这么丑晚上就别出门啊,吓死个人了。”
  “哎呀,好吓人啊,快把她赶走。”
  女郎也瑟瑟发抖,缩在富二代怀里。
  他们这么一嚷嚷,旁边的人都不由好奇着看向何玉手。
  几名服务员也是一脸的为难,看向何玉手。
  此情此景,何玉手很是难堪。
  她的手紧握成拳,指节发白,唇不禁微微发抖。
  她的脸,的确很不堪入目。
  可她身旁的人,都因为工作的缘故,没有人在意她的脸。
  可是在脱离了那个圈子后,她的脸带给她的,却是无尽的难堪。
  “这位客人,如果你也没有同伴的话,不能进入酒吧。”
  服务员们再次提醒道。
  何玉手往后退了一步。
  “我就是她的男伴。”
  一只手落在了何玉手的肩上,将她揽入怀中,态度亲昵。
  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
  何玉手一惊,正欲给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登徒子一巴掌,可她的手还未抬起来,就被人按住了,后者很熟稔的揽住了她纤细的腰。
  一张会员卡在服务员面前晃了晃。
  “原来这位女士是鸿先生的女伴,抱歉。”
  两名服务员见了那卡,很是恭敬,连忙行礼。
  “是你?”
  何玉手眼底的震惊之色,显而易见。
  她脸颊可疑的红了起来。
  怎么会是他?
  鸿蒙。
  这家伙,怎么会到这里来?
  何玉手轻咬了下唇,心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她和鸿蒙曾经是恋人。
  两人从小青梅竹马,约定了一起上大学。
  可就在高二那年,他为了出国留学,丢下了自己。
  自己一气之下,前去参加狩妖人考核,成了一名狩妖人。
  十年了,他不曾出现,没想到,两人会在这种地方相遇。
  “好久不见了。”
  鸿蒙笑了笑。
  他的目光不经意落在何玉手的脸上。
  何玉手感觉到自己脸上的疤仿佛燃烧了起来,她慌忙扯了扯自己的头发,想要遮挡住那个伤疤。
  她的伤……鸿蒙眼底一暗。
  “丑八怪还有男朋友,真是好笑。”
  那富二代和妙龄女郎瞟了眼何玉手,相携着进入酒吧。
  “我不想见到你。”
  何玉手挣开了他的手,转身就要离开。
  “你不想进酒吧了?除了我,没人能带你进去。”
  鸿蒙却也不急。
  他知道何玉手恨他。
  当年……的确是他对不起她。
  这些年,他一直默默关注着她,可惜,他们终归不是一路人,没法子在一起。
  鸿蒙心底苦涩,神态却是镇定自若。
  他其实已经来了好一会了。
  从何玉手在酒吧外徘徊,到咬牙进酒吧被拦住,看到有人羞辱她时,他实在无法忍受,才现了身。
  如果没有非进去不可的理由,何玉手是不会进酒吧这种地方的。
  他们俩青梅竹马,何玉手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热闹的场合。
  何玉手脚下一顿。
  她必须进入酒吧。
  那几个孩子还在里面。
  虽然她不是他们的教官,可风息离开前,曾经叮嘱过,要照顾好辛霖等人。
  “放心,进酒吧后,你我互不相干。”
  鸿蒙压低了声音道。
  “我不会感谢你。”
  何玉手僵硬着,走到了他的身旁,和他一起步入酒吧。
  “狼烟”酒吧内,轻快的音乐,昏暗的灯光,九点刚过,酒吧里已经满是人。
  外头看上去有些狭窄破旧的酒吧,进入之后,倒是视野豁然开朗。
  它有上下两层,楼上是雅座,可以从高处看到楼下,大多数时候,是给特殊客人预订的,最低消费也是高的吓人。
  楼下一层,中间是舞池,这个时间点,dj切换着不同的音乐,不同的舞者和歌手上场热场子。
  舞池的四周,分散着不少的台子。
  三五一群,每一张台子上,都坐了客人。
  单独一人来的客人很少,随处可见穿着热辣的女郎们和眼神暧昧的男客们,他们动作暧昧,摇曳的酒杯和各种名贵的酒水、果盘,还有不时传来的摇色子的声音。
  鸿蒙信守承诺,一进入酒吧,就和何玉手分开了。
  何玉手将长发遮挡住半边脸,酒吧里灯光昏暗,让视线也变得不甚清晰,何玉手借着灯光,目光犀利,在人群中和座位间搜索着辛霖等人的身影。
  此时,在酒吧的储物间。
  那个一动不动躺了好一会儿的“流浪汉”醒了。
  “九点。”
  帝莘看了眼储物间墙壁上的挂钟。
  储物间里有大量的酒水,不时有人进入。
  在一名服务生进来后,他就被帝莘打晕了。
  帝莘脱下他的衣服,迅速换上了自己的衣服,过了片刻,就见一个服务生拿着几瓶酒离开了储物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