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末日圆环 > 第195 史诗级翻盘

第195 史诗级翻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出现的正是诺亚,他没有再去喝咖啡,而是了一瓶快乐肥宅水,有的没的喝了起来。
  
  他喝肥宅水的时候,和喝咖啡的情况类似,也是一口下肚,胸部的机械齿轮连续转动。
  
  不一会儿,耳畔的排水装置就会把肥宅水的水汽部分排出体外。
  
  吕落不明白为什么诺亚总是喜欢喝点饮料。
  
  但他觉得,一个8阶灾厄肯定没有这么无聊,他应该是在追寻什么东西。
  
  或许,是模拟生物种的感觉?
  
  “诺亚大人也会关注这样的游戏吗?”
  
  “当然了,一个人在第二轮里通杀,并且做出挑战游戏守擂者的决定,她本身就足够优秀了。
  
  白月瞳小姐不像是你,她并没有序列的加持。
  
  所以他能走到这一步,都是靠着自己的能力和智慧。
  
  但从智力方面,她已经超过吕落先生很多了。”
  
  白月瞳的智力方面很强,这点吕落从来没有否认过。
  
  “那诺亚大人很看好白月瞳会赢了?”
  
  “不,聪明是一回事,赢是另一回事了。
  
  白月瞳小姐虽然非常聪明,并且充满智慧,但智慧不代表理智。
  
  她还不够理智,所以她做出了一个非常错误决定,带着赌徒心理,挑战了游戏的守擂者。
  
  挑战守擂者的惩罚是很重的,如果现在认输的话。
  
  白月瞳小姐靠着2500代币,自然可以完好无损地离开。
  
  但陷入赌徒心理的人都不会认为自己会输,他们觉得自己会逆风翻盘,然后输个精光!
  
  你觉得呢?吕落先生。”
  
  “守擂者是玩家吗?”
  
  “是的,他类似小丑,是一名资深玩家。”
  
  吕落点点头,他看着身旁的诺亚,没有再以仰视,而是以平视的态度说道:
  
  “白月瞳不会输的。”
  
  吕落很少露出这样认真的神情,诺亚的电子眼转动了几下,笑了起来。
  
  “哦?吕落先生看来对白月瞳小姐很有信心啊。”
  
  “不,我不是对她有信心,我是对我自己有信心。
  
  因为她还有我!”
  
  说完,吕落扬了扬诺亚给他的信标,也就是诺亚之星戒指,又重新恢复了轻松的神色。
  
  “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白月瞳有弱点,守擂者既然是人类,那他就一样有弱点。
  
  放心吧,诺亚大人,我会合理运用游戏规则的。”
  
  诺亚的双眼放出了一些光芒,这代表着愉悦的神色,今天给他带来愉悦的事物实在太多了。
  
  吕落,白月瞳,苦涩的咖啡,快乐肥宅水,这些东西都让他很愉悦。
  
  到了他这个级别,根本不在乎吕落空中所谓的输赢。
  
  如果吕落能在规则之下赢了这场游戏,那他将会更加愉悦。
  
  “我期待你精彩的表现,吕落先生。”
  
  吕落点点头,但是没有动,而是仔细观察目前白月瞳的对局情况。
  
  “开启超频模式。”
  
  【超频模式已开启。】
  
  游戏开始,吕落沉默的观察,白月瞳地是一脸锐气的应对。
  
  前两局,白月瞳分别以3条赢2对,葫芦赢3条的牌局,连下两城。
  
  两局之后,白月瞳桌子上的代币已经从之前的2500枚,提升到了3500枚。
  
  而守擂者这边,却只剩下了1500枚代币,看起来白月瞳的形势一片大好。
  
  但吕落,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的气息。
  
  接下来,便是第三局游戏。
  
  这一局,白月瞳拿到了3j+2q的葫芦,下了重注1000代币。
  
  而守擂者跟住,并且换了4张牌,靠着鬼牌拼凑出的3a+2q赢下了白月瞳。
  
  白月瞳脸色有些难看,不过这样的结果,无非是让赌局重新回到了起点而已。
  
  第四局游戏。
  
  守擂者先手,1000代币,白月瞳犹豫了一下之后,选择跟注。
  
  直接换下5张牌,最终结果是鬼牌3条a+jq。
  
  白月瞳刚想翻牌,吕落却突然出现,一把将她手里的牌按下。
  
  “别翻了,你输了。”
  
  “吕落?你怎么在这里?你说什么鬼话呢?放手。”
  
  虽然吕落的出现让白月瞳很意外。
  
  但这个时候的白月瞳,已经陷入了赌徒陷阱,根本听不进去别人的任何话。
  
  不过吕落的应对方式也很简单,直接搂住白月瞳,用鼻尖碰了一下她的耳朵,十分暧昧的轻声道:
  
  “我说,你输了。”
  
  白月瞳的耳朵非常敏感,被吕落碰了之后,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又重新想起了在第一轮游戏中,和吕落深海热吻的画面。
  
  这些画面怎么也挥之不去,稍稍冷静一下之后,她询问道:
  
  “你靠什么确定的?”
  
  吕落见白月瞳已经冷静下来,稍稍松了口气。
  
  游戏的玩家是白月瞳,在没有规则允许的情况下他是不能代替白月瞳的,只能在旁边指点。
  
  如果白月瞳彻底进入了那种歇斯底里的赌徒模式,真没几个人能拉得回来。
  
  吕落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给白月瞳解释其中的前因后果。
  
  “守擂者的身份非常特殊,我可以告诉你的就是,他一定玩过这样的牌局游戏。
  
  不过他无法确定的,是每次牌局游戏的排列顺序。
  
  所以,他故意输给你两局,就是为了确定牌序。”
  
  白月瞳听着有些不可思议。
  
  “故意输给我两局来确定牌序?”
  
  “这个游戏的每局对战,都是使用新牌,所以最下面的那张牌,也是一样的。
  
  守擂者的序列应该是观察类的序列,类似古哥的鹰眼。
  
  他只要紧盯着最后一张,发现是黑桃a,下一盘,再次确定最后一张还是黑桃a。
  
  两次的确认,就可以确定在这一整轮游戏中,每次开始的排列都是不变的。
  
  也就是说,其他牌的位置,也都是固定的,包括最重要的鬼牌。
  
  他的两只眼睛分别不同步地观察,用同样的方法,追踪倒数第二张牌,是黑桃j。
  
  于是他得出新牌的排列方式是,最下黑桃ajqk,红桃ajqk,梅花ajqk,方块ajqk最上。
  
  也就是说,鬼牌的位置,会在两种牌色不同的ak之间,也就是一共4个位置。”
  
  白月瞳听呆了,而且她正是因为听懂了吕落的话,才听呆的。
  
  “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我这种第一次接触游戏的人都能做到。
  
  更不用说他这样一个熟悉玩法的人了,对于他来说,确认牌序应该非常简单。”
  
  “那他是怎么找到鬼牌的?”
  
  “他找到鬼牌的时候,是第三局游戏,他继续用他的序列看洗牌。
  
  而他在看洗牌的时候,我在看他。
  
  他这一轮,可以用2只眼睛分别踢出2个鬼牌的位置,然后他换了4张牌,确认最后鬼牌的位置。
  
  如果鬼牌在他自己的手里,就说明鬼牌在梅花a和红桃k之间。
  
  如果鬼牌不在,那就是红桃a和黑桃k之间。
  
  无论是哪一种结果,他都会得出最后鬼牌的位置,只不过这轮他比较幸运,直接拿到了鬼牌。
  
  所以第三局,你输了。”
  
  面对吕落有理有据的分析,白月瞳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已经相信了一大半,但她还是有些不甘心。
  
  “那这一局呢?为什么一定会输?”
  
  吕落扭头看向对面的守擂者,敲了敲桌子。
  
  “因为第四局,他起手5张+换牌5张,且必有鬼牌,所以,他最小的结局是带鬼3条。
  
  而身下的7张牌,无论是怎么换最大的组合都只能有2对,2对小于3条,所以你必输。”
  
  白月瞳握紧了拳头,翻开了桌子上的牌。
  
  果然,对j,对k,输给了3条,和吕落预测的一模一样,还好,这次她只输了500。
  
  “那现在怎么办?认输吗?认输的话,现在刚好够扣2000代币。”
  
  此时已经过去许久,对面的守擂者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游戏还要继续吗?时间是有限的。”
  
  吕落没有理会狩猎者,他现在的权限很大,足以把时间拖下去。
  
  吕落看了一眼有些不甘的白月瞳,又看了一眼场边那个淡定的机器人。
  
  扶住了白月瞳的双肩。
  
  “白月瞳,你信我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