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迫嫁为妾:王爷太放肆 > 第264章 欲夺

第264章 欲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姐,这……”
  
  “走。”有什么事她自己担着,早就猜到会有今天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她来这里才几天而已,珍妃就露出了她的真面目。
  
  可两个人才要走出珍妃的厅堂,身后,便有一道冷冷的声音喝来,“蓝夕沫,别以为有墨儿为你撑腰,你就连我这个老婆子也不放在眼里了,你算什么,你不过是墨儿的一个小妾罢了,拓瑞才是墨儿名正言顺名媒正娶的妃子,逍遥王府要休了你,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夕沫咬咬牙,其实,她可以伶牙俐齿的回应珍妃的,可是细想想,还是算了,燕墨在外面已经很累了,她不想再为他添乱了,“母妃,夕沫是来向母妃请安的,既是请完了安,那夕沫就回去照看孩子了。”说完,她头也不回的便向外而走去。
  
  身后,珍妃冷笑道:“你走,不出两日,墨儿就会忘记你这个人的存在的。”她说得是那么的确定,可夕沫不信,不信燕墨真的会把她与珍儿给忘记的,燕墨不是那样的人,她一直都知道。
  
  可那一夜,山庄里很安静,而燕墨,居然破天荒的没有回来,同时,连一个口信也没有捎来。
  
  夕沫一夜未曾合眼,心里想着这也许又是珍妃捣得鬼,她是相信燕墨的,一起走过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她还有什么不相信他的呢?
  
  可是那一晚,夕沫等到很久燕墨也没有回来。
  
  珍儿放在萨玛那里由着萨玛带着了,夜里若是醒了再抱过来喂奶水,她今天就是心神不宁的,眼皮也是一直的跳着。
  
  怎么也睡不着,披衣而起,山间的夜是那么的凉,真正的是夜凉如水,慢慢的向着山庄的大门的方向走去,也许,可以遇到燕墨,他一天没回来,她就一整天的都在想他,这就是爱吗?
  
  如今,她发觉自己越来越是离不开他了。
  
  下坡的路,眸中却出现了几道亮光,那是灯笼的光亮,真亮,照着这夜色也清亮了许多,快步的就奔下去,却不想走得急了,脚下一滑,夕沫便摔倒在了地上,脚踝有些疼,她想要站起来,可这一站那疼意更甚,不由得想着如果是燕墨回来了,她就让他背着她回去,想着,脸又是红了,她觉得自己就是不会向他撒娇也不会哄着他,她是女人中最不会温柔的那一种了,悠悠的想着,却见那迎面而来的轿子停了下来,就停在她的不远处,轿帘子打开,两顶轿子里分别走出一个人。
  
  一个是燕墨,而另一个女子借着那灯笼的微光望过去,让她恍惚一怔,那似乎是凤菲儿,也就是燕康的皇后。
  
  她一笑,她知道燕墨不喜欢凤菲儿的,一切都是凤菲儿的一厢情愿,也许,是凤菲儿没有落脚点,所以,才来他这里暂时的住几天吧,就象是阿桑一样。
  
  她想要站起来,想要去问个好,毕竟,她们也是相识的,可是,一动脚踝就是痛,张嘴就要喊燕墨,可就在这时,她傻住了。
  
  视野中凤菲儿开始不住的咳着,虚弱的就象是一张纸一样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跑她,而燕墨已经停了下来,就站在那路上轻捶着凤菲儿的背,一下又一下,两个人就停在了那里,然后,凤菲儿索性就蹲了下去,还是不住的咳,止也止不住。
  
  很快的,燕墨就拥住了虚弱的凤菲儿,再一抱,凤菲儿就躺在了他的怀里,他抱着凤菲儿大步的向山上走来,走得是那么的急切,越来越近了,也越来越刺着夕沫的眼睛,为什么会这样?
  
  她静静的坐在路边的草丛中看着燕墨与凤菲儿,如果不是她下山来迎他,她根本不会看到这样的一幕,可看着,她眸中的泪就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也在瞬间就明白了珍妃说过的话是什么意思。
  
  燕墨他果然是忘记了她了,他喜欢上了凤菲儿,所以,忙得连个口信也不给她了。
  
  就那么的坐在路边的黑暗中眼睁睁的看着燕墨抱着凤菲儿经过自己,她的心口睹得连呼吸都好象没有了一样,那么的紧那么的躁。
  
  “旺福,郎中什么时候到?”
  
  夕沫听到燕墨的声音了,却是这样的话,语气是那么的焦急,他在催着旺福叫郎中,是要为凤菲儿治了她的咳疾吧,可她从来不记得凤菲儿有过这样的病的,似乎从来也没有过。
  
  “墨,我没事的,早就习惯了,每天都是这样,这么晚了,别催着去叫了,我只要躺上一会儿休息一会儿就会好些了。”
  
  很温柔的女声,柔媚的声音仿佛能滴出水来一样,似乎是凤菲儿,又似乎不是凤菲儿。
  
  忽的,夕沫一下子想起来了,这声音,她听过的,这不是凤菲儿的声音,天,是凤婉儿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