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迫嫁为妾:王爷太放肆 > 第259章 规劝

第259章 规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脚踩着草地,青葱而翠绿着,接着一片片飘落的火红的枫叶,真美。
  
  “哇……”怀里的小家伙又在抗议了,她坐在草地上,打开了小被子,小人还没尿呢,急忙的就去把尿,小家伙现在也不喜欢尿湿了,也喜欢把尿,可她,总是没时间,看着远山,连绵起伏的仿如没有尽头,可他们走进来也不过一个时辰而已,她却忘记了那个通道,她对这山间的路总是迷迷糊糊的分不清方向。
  
  小珍儿尿好了,她抱着起来便沿着原路走去,蓦的,就在小珍儿才尿湿的地方,她看到了倒了的一片草,那草根下是土,红褐色的土……
  
  那土的色彩,让她怔住了,再也移不动半步。
  
  不相信,真的不相信。
  
  如果真的是他,是他杀死了那么多个无辜的小生命,那让她,又是情以何堪……
  
  仰首,她看到了远处走向小屋的相锦臣,随即高喊一声,“锦臣,你来……”心里想着,那就要问清楚,否则,太是难过。
  
  他来了,真的来了。
  
  可是,当相锦臣真的站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却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如果真的是他,那她问了他也不会承认,相反的,还打草惊蛇了。
  
  可是,她已经叫过他了。
  
  此刻,想要后悔也晚了。
  
  “夕沫,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糟糕?是不是坐车坐得太累了?把小珍儿给我吧,让我再抱抱小家伙。”
  
  他的手就在她的面前,可是,当他说要抱小珍儿的时候,她却下意识的把小珍儿往自己的怀里一缩,啊,不,她不能把小珍儿交给他,如果真的是他杀了那么多的孩子,那小珍儿放在他的手上就有危险了。
  
  “不……不用了。”抱着小珍儿飞一样的越过相锦臣,仿佛,他现在就是一匹狼,想起梅妃的死,她突然间的心跳加速。
  
  “夕沫,你怎么了?”她突然间的变化让相锦臣一怔,随即追了上来。
  
  “我……我有些不舒服,好象是……是……”心思一转,夕沫极力的掩饰自己刚刚的变化,绝不能让相锦臣知道她发现了这红褐色的土,这是只有她与知夏才知道的秘密。
  
  不能说,不能说,刚刚,她真的是鬼迷心窍了,她真的不该叫他过来,让他现在好象是起了疑心。
  
  相锦臣的身形一纵,一个翻身就停在了她的面前,“夕沫,坐下。”看着她的眼睛,他被她才说过的话吓坏了,他在担心她,说完,不由分说的就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在了草地上。
  
  心,怦怦的在跳,跳得是那么的快。
  
  怎么会是他?
  
  不会的,不会的。
  
  就那么的看着他,然后任由他的手执起了她的,他听着她的脉象,认真而专注的眼神让她微微的有些心虚,其实,她什么事也没有。
  
  可现在,她再也不能说什么了,不然,就是越描越黑。
  
  小珍儿真乖,就那么的躺在她的怀里,不哭也不闹,头顶就是蓝天,虽然天色向晚已经开始暗沉,却还是那样的美丽。
  
  相锦臣听了多久,她的心跳就加速的跳动了多久,终于,他松开了她的手,那才摸过的地方泛着他手指间的潮意,“夕沫,最近几天你小腹是不是有些涨涨的感觉?”
  
  有吗?她也不知道,最近一直都在赶路,其实,从来都有些不舒服,每天肚子都有涨涨的感觉,那是因为坐在马车里太多了,运动的太少了,可她,还是不由自主的点点头,这样,才能让他相信她是因为不舒服才叫来他的吧。
  
  可听他这样说,她还是忍不住的有些担心了,难道,她真的有什么病吗?
  
  相锦臣笑了笑,“没事的,是你的……那个……那个……”看着她,他突然间不知道要怎么说下去了。
  
  “怎么了?”他的支吾让她有些害怕了,难道她真的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了?所以,他不好说出口。
  
  “哦,只是一点小事。”他垂下了头,然后起身,再转身,一边走一边背对着她说道:“孩子大了,你的月事要来了,可能,就是这几天。”
  
  “啊……”原来是这件事,害她被他吓了一跳,可看着他快速闪去的背影,她明白了,他是不好意思对她说起这些。
  
  可他,是男人呀。
  
  抱起了小珍儿慢慢的踱向那间漂亮的小屋,真美的感觉,天空还是那么的蓝,山间也依然是那么的美丽,只是那撮红褐色的土越来越刺目在她的心底,总也挥之不去。
  
  到底是谁?
  
  是谁要杀死燕墨和燕康的孩子呢?
  
  曾经,燕墨那么费尽心机的把她带入宫中,甚至不惜以她腹中的胎儿来诱出那个人,可是,他依然没有查出那个人是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