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迫嫁为妾:王爷太放肆 > 第257章 憋闷

第257章 憋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而指尖传递给她的也是一份别样的说不出的感觉,让她的心随着他手指的移动而不住的剧烈的跳动着……
  她无法出声,她只能被动的看着他。
  “夕沫,你知道吗?”他轻轻语,柔和的烛火映着他的脸庞润染上了一层淡淡的光圈,却是那么的美丽,他似乎是在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他看着她的眼睛浓浓的写着一份仿如爱恋的意味,“夕沫,我好象是爱上你了。”
  他终于承认了,可她,却无法给他任何回应,静静的看着他,黑色的眸子里写着一份哀求,只想让他解开她的穴道,她真的不想走。
  “我想,可能是在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时就爱上你了,夕沫,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你几岁吗?”
  她无法回答,可是记忆里她第一次见他是在逍遥王府,是在燕墨的书房里,那一次,燕墨要轻薄她。
  “你一定以为是在逍遥王府,是不是?”他看着她的眼睛,似乎是在等待她的回答。
  轻轻的眨了一下眼睛,是的,她就是这样认为的,除此外,她真的不记得记忆里还曾见过他。
  “夕沫,也许,你还忘记了许多事,那让你恢复记忆的药的药量还是小了些,或者,等我给你吃过了药再送你离开好了,可是,在这之前,我不想让那个人来打扰你,只要你没有跟着他走便好,夕沫,他给不了你一辈子的幸福,这世上,入了宫的女人从来也没有幸福的。”
  夕沫越来越好奇相锦臣的身世了,难道,他的身世也与宫中人有关?
  不然,他何来这样的叹息与说辞?
  “唉,罢了,不能再等了,我必须要送你离开,你不记得就不记得吧,我只要你幸福就好了。”他贴着她的耳朵轻语,那如莲的气息吐在她的周遭,感受着他的气息,她眸中的泪居然就不争气的落了下来,似乎,她与他也相识许多年,可她,什么也不记得了。
  锦臣,你快说,你快说呀。
  偏他,就是不说了。
  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不住的蹭动着,却饱含了一份浓浓的不舍,他是爱她的,她可以真真切切的感受得到。
  夜色温柔,柔和在烛光中,也柔和在他的一颗心中。
  就让他做她的哥哥吧,一辈子。
  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他的身子在颤动,不停的,仿似永远也停不下来似的。
  可就在她心思迷乱的时候,他已悄然起身,坐在她的面前拾起了她的一只手,细细的摆弄着她的手指,一根一根,然后放在他的手心里与他十指相扣着,那画面,竟是那么的美好。
  夜色还是暗沉,他起身打开了窗子,让向晚的风轻轻的吹拂进来,默然的站在窗前,他似乎是在考虑着什么,也许是心在挣扎着要不要送她离开吧?
  她真想再劝劝他,可是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相锦臣这般点了她的穴道真的是可恶呀,偏她,却气不起来也恨不起来。
  天边的夜色再一点一点的退去,暗沉的云朵中透出了一小片的鱼肚白,相锦臣终于转过了身子,然后再次的抱起了床上的她,他似乎是已经下定了决心,“夕沫,我送你走,立刻马上。”旋身而起,她的身子立刻就被放在了一辆马车里,随即的,他又离开去抱来了小珍儿。
  可是,却没有惊动古拉噶和萨玛。
  马车,驶出了小院子,马车上只有她、小珍儿,还有一个他。
  她静静的躺着,无力的听着那马车辘辘而行的声音,突然间的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是想要有一次与她独处的机会,却不想,还是多了一个小珍儿。
  疯狂的赶着马车,却不是往南,而是往北。
  那是他哥哥怎么也不会想到的方向吧。
  可这样,却其实离燕墨越来越远,让她的心也在一次次的随着车身的起伏而浮起沉落。
  看着小珍儿,真想要她醒了,可是偏偏,小家伙就是睡得沉,怎么也不肯醒来,如果小珍儿醒了,相锦臣一定会为她解开穴道的。
  天光,越来越亮,透过车窗已经可以感受到天大亮了。
  马车,飞快的往北而行,颠颠簸簸的终于颠醒了小珍儿,“哇……哇……”许是尿湿了尿布,小家伙这一嗓子哭得尤其的响亮,也许是听到了哭声,马车这才缓下了速度,然后停了下来,当车帘子掀起的时候,夕沫的心已经紧张到了极点,不知道相锦臣会不会为她解了穴道,一定要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