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迫嫁为妾:王爷太放肆 > 第179章 无趣

第179章 无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是生命的延续,也是这宫中可以拿以争斗的筹码,于是女人,便成了牺牲品,如她,也如阿桑。
  
  “夕沫,给我。”
  
  “啊,不,不,不要,我不要。”她残余的理智还想要与他做最后的挣扎,就象是窗外雪中斑驳的树影,轻轻摇曳着的都是浪漫,是温情。
  
  “夕沫,过了元宵节,我带你走。”他在吻中轻轻说出。
  
  又是元宵节,慕莲枫也说是元宵节,难道这是巧合吗?或者,燕墨也知道了慕莲枫与青陵王的行动?
  
  她辩不清,脑子却在他的吻中怎么也集中不了精神,她想不清楚这个问题,“你不恨我了?”
  
  “不了,夕沫,我爱你,是真的爱你。”
  
  “为什么要杀我?”
  
  “没有,我没有要杀你,真的没有,那把刀我变了方向的,我指向的是淑太妃而不是你,夕沫,你不知道吗?”
  
  她不知道,她什么也不知道,她没有看见那把刀的变向,因为,燕康挡在了她的面前。
  
  此时听他说起,夕沫赫然想到燕康昨日里说过的话,难道,燕墨并不是如她所见的要杀她?
  
  她迷惑了,他的情话,他的告白,还有他的解释,让她又一次的迷惑了。
  
  “夕沫,冻疮的药好用吧?”
  
  “嗯,好用。”她下意识的回答他,她的手上与脚上的冻疮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要是不够,我明天再拿给你。”
  
  夕沫清醒了,“是你拿来的?”她一直以为那是燕康送过来的,可现在,燕墨说是他拿过来的。
  
  “前天晚上。”
  
  夕沫闭上了眼睛,似乎梦里曾经有过他的出现,似乎真的是有人在黑夜里为她上了药膏。
  
  可是知夏为什么不说?
  
  这突然间知道的所有每一个都是让她那么的震撼,他没有要杀她,他给了她冻疮的药膏。
  
  头在痛,她甚至忽略了他落在她身上的吻,“阿墨,为什么?”
  
  眸中溢满了泪意,不知道是要恨还是要感动,如果一件一件的让她知晓她也许不会这么的感动,可是所有都集中在了一起,她才发现她的心又是变得柔软了,怎么可以心软呢?她告诉自己不可以,可是,她阻止不了自己的心。
  
  “因为我爱你。”
  
  又是爱她。
  
  我爱你。
  
  我爱你。
  
  那就象是一种盅,让她瞬间失去了理智,不管了,这一刻就让自己沉沧吧,如果醒来,她还可以推开他,那么,她还是会离开他。
  
  可她推得开他吗?
  
  “阿墨,为什么不带我走?”阖着眼眸终于问出,她居然可以在他与她的激`情中问出这样的问题,她还是理智多些吧。
  
  “夕沫,再忍一忍,过了元宵节我就带你离开,我会一直的带你在身边,再也不分离。”
  
  她听到了,原来,他的爱还是夹杂了一份利用的成份,或者,留在广元宫就是她的任务。
  
  她懂了。
  
  泪水满溢眸中,可她却在这一刻再也推不开他。
  
  曾几何时,原来两个人早已无分彼此,只是,谁也不自知。
  
  听着窗外沙沙的风声,他把她纳入他的世界里,有一种呼唤,抑或是恨,写在心底,是墨,是沫。
  
  夕沫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雪夜中,他在温暖中启动了几多的温存,可是醒来呢?
  
  他会给她一个艳阳天吗?
  
  冰雪与月光无法告诉她,只有倾听他的心跳才能得知那个答案,于是,她贴进了他的胸膛,她用呼吸来燃亮夜的妩媚,唇边落下他的细吻,这一夜只变得更加旖旎如梦……
  
  记不得是怎么变成这般模样的,只是,她又一次的成为了他的。
  
  他说了他爱她,他说了他要带走她,他说了一遍遍的他爱她,就象他此刻怜爱的抚弄着她的身体,带给她的却是无尽的轻颤。
  
  手与手交握,他的大手握她的小手在掌心中。
  
  疯了。
  
  她不想要这样的。
  
  真的不想要这样的。
  
  可是一切都已停不下来。
  
  燕康。
  
  相锦臣。
  
  慕莲枫。
  
  那一张张的面孔都离她越来越遥远。
  
  燕墨,就从那个雨夜开始,从他面上的骷髅面具开始,他改变了她的人生,一如此刻的迷幻了她的世界。
  
  掌心里的汗一滴滴的变得晶莹,长发在扭摆中狂舞如梅花般的散落在一地的雪色之中,那么紫那么粉那么白,却又是泾渭分明,让她在那淡淡的花香中沉醉。
  
  “阿墨,不是我,不是我娘,真的不是……”她呼喊着,只想把恨消弥在这一刻之中,没有恨,只是安静的离开,那才最好,从此再无牵挂也无挂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