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迫嫁为妾:王爷太放肆 > 第123章 错怪

第123章 错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下意识的数过去,一个,两个,心,突的一怔,怎么会有第三个?
  飞快的跑去过,离得太远了,让她一下子跑不到那里,蓦的,她看到了一袭白色的身影斜斜飘落在那雪人前,那抹白与雪是那么的融合,即使看不到白衣男子的脸她也知道那是燕墨。
  夕沫缓下了步子,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过去,雪地中,燕墨弯下了身子开始轻轻的拨落着雪人上的雪,他的动作很慢很慢,象是害怕弄坏了雪人似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专注,她这样走过来,他居然没有发觉她。
  燕墨还是认真的看着雪人,夕沫已经到了他的身后,果然,那是三个雪人,在她的小雪人旁是一个高了半个头的雪人,浮雪已落下去,目光悄然的望过去,夕沫居然在那雪人的身上看见了一个刻得极深的字:墨。
  那么,就是他,伴着那小雪人一夜在那风雪中吗?
  静静的站在他的身后,这是夕沫第一次发现燕墨这么的专注于一件东西。
  却是两个小雪人罢了。
  风,忽而吹来,扬起细细的雪打在脸上沁凉一片,有风灌入了喉中,让她的嗓子痒痒的禁不住的就要咳嗽,急忙的退后一步,手掩着唇,再也忍不住的咳了起来,面前,男人的身子一僵,随即,一只手便在那高一点的雪人身上随意的一抿,他的动作仿似很不经意,却被夕沫一点也不落的全看在了眼里。
  男人回头,“这么大的风怎么不在屋子里?”轻柔的声音已不似昨夜里那般的冷淡和无情,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
  “去给我娘请安了,然后,慢慢的就踱到了这里,阿墨,怎么你也在这儿?”她的声调不带任何波澜的说着,仿佛她刚刚什么也没有看见,他的手那一抿就抿去了那上面的字吧,悄悄的想着,望着他的眸眼中已慢慢的有了笑的意味。
  “不知道是谁堆了这么幼稚的雪人,真难看。”他说着,一掌就要挥下去。
  眼看着他的手就要落下去了,夕沫急忙道:“别拍它们,会疼的。”
  那个写了她名字的小雪人可就是她呢,她是真的怕疼,燕墨他难不成不放过真的她也不放过这化成雪人的她吗?
  他的手顿在半空中,好看的脸上缓缓的染上了微笑,“看来,你还是那么宠夕遥,就连夕遥堆的雪人也要保护着。”
  那么虚伪的笑容呀,对她好一点就不行吗?就要掖着藏着不让她知道吗?
  “呵呵,六王爷,夕遥他还在守墓中,这雪人也不是他堆的,那边那个矮一点的雪人是我堆的,夕沫幼稚了,也让王爷见笑了,王爷快别看了,王爷今天没去早朝吗?”要是去早朝的话总也不会这么快就下朝了吧。
  “没,本王告假了。”
  他这是对燕康的抗议吧,抗议燕康在大街上在他被围攻的时候不闻不问,还有,燕康昨晚上招惹了她。
  突然就想起了凤婉儿,那个敢当众向燕康为燕墨求情的女子,或者,凤婉儿更可怜吧,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男人,却不能留在他身边,那种感觉一定很痛苦。
  可是曾经,她不是也是那样的可怜吗?眼看着慕莲枫从自己面前走过,她却无力叫住他。
  慕莲枫,他真的会害自己的孩子吗?看到慕莲枫站在燕康的身边的那一刻她真的就认定了是他,可是,慕莲枫并没有对她亲口承认,当时间过去,当心思慢慢的沉淀之后,她突然发觉那一切还只是她的推断与猜测。
  那么深的感情,岂是一夕之间就散去了的。
  也许,是她错怪了慕莲枫。
  就象眼前的燕墨,她怎么也看不透他一样的。
  想想刚刚雪人上的那个‘墨’字,她是真的不懂燕墨了,“王爷真的不用理朝政了吗?”这有点奇怪呢,燕墨他一向都很认真于朝政的。
  “不用,说了告假,你听不懂吗?”
  燕墨有些微恼,那张漂亮的脸上都是不耐烦,他似乎很烦躁。
  “既然王爷无事,那不如,我们去逛街暗访好了。”那天,说好是七个人去逛街暗访的,结果,因为拓瑞,什么都毁了,可她现在想去,好想去呀,顺便,也找一找风尘居的位置,想要去看看娘亲从前呆过的地方,不管娘是生是死,娘总是娘。
  她这样,已经是把昨夜才发生不久的一切给淡去了一些。
  燕墨的身子僵了一僵,让她以为他会拒绝,可是随即的,他居然低低的道:“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