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迫嫁为妾:王爷太放肆 > 第112章 欠了

第112章 欠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先是胸口,那伤处还好不是什么要害,不然,他此刻也没有机会看到她了。
  又是手臂,然后是他的腿,他身上,大大小小一共六处伤口,全部都处理完了之后,夕沫已一头一脸的汗了。
  疲惫的叹息了一声,她是上辈子欠了他的是不是?
  虚软的坐在床沿,才发现他的手一直扯着她的衣角,就象是一个溺水的孩子在求救似的不肯松开,目光滑过她刚刚发现的他腰腹上的一道很长的疤,“阿墨,这是什么时候留下的疤?”看那样子,应该是很久以前的疤痕了。
  “我小的时候。”以为他会不说话,可这次,他居然开口说了。
  “怎么会伤那么重?”他不是王子吗,从小就在宫里面养尊处优,怎么会无缘无故受那么重的伤。
  “都过去了。”抓着她的手在他的脸上蹭着,似乎只有如此才能减轻他身上的痛似的,“陪我躺一会儿,一会儿就好,然后,我陪你去见你娘和你爹。”
  “不用了,我一个人去就好,你休息吧,我一会儿就回来。”看在他之前几天对她不错的份上她就且不跟一个受了伤的人计较,况且,她也知道,现在的燕墨即使是受了伤她也还是打不过他,唉,她就算是拿刀子指着他也没用的。
  转身就走,可他的手却不松开,一点一点的硬生生的拽回了她,“坐下,不许去,等我。”
  等她坐下,他半个字也不多说,轻轻的闭上眼睛,他似乎是在养精蓄锐,这样虚弱的燕墨真的是少见的,看着他的眼睛他的鼻子他的唇,他累得仿佛连睁开眼睛也能消耗很多力气似的,“阿墨,是不是相锦臣为你解的毒?”他胸口的那道深深的刀口也有缝针的,那针法虽然缭草但看起来却是熟练的,一定是相锦臣,只有他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为燕墨缝了他胸口的伤。
  没有说话,闭着眼睛的燕墨点了点头。
  “为什么不上药?”既然是相锦臣先为他解了毒,再为他缝了伤口,可那药呢?怎么不上?
  “我赶不及。”
  赶不及回来找她回燕府?
  这人真是没有大脑,“我自己回来就可以了,真的不需要王爷你……”
  “以后,离燕康远点,他那个人吃人不吐骨头,你现在知道了,慕莲枫根本就是他的人。”
  她是知道了,可那又有什么,燕墨跟燕康还不是半斤八两,也没差什么,青陵王从脑海里一闪而过,她有些不明白那一夜那些黑衣人到底是不是救走了青陵王。
  可现在宫里宫外,似乎都很安静,仿佛那一夜什么也没有发生,仿佛宫里并没有被劫走什么人似的。
  他现在在生病,她不理他,否则,她真想问个清楚。
  “听见没?”见她不回应,他粗声的追问,微微的有些着恼的意味。
  “知……道……了……”拉长了尾音,她只是知道而已,至于是否离燕康远点,那可跟燕墨无关,她觉得跟燕康在一起很轻松,就喜欢那轻松的感觉,什么也不想,只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那样的感觉,真好。
  “扶我起来。”
  “干吗?”她脸一红,他好象才躺下还没有一刻钟吧,这么快就起来,难道是要小解?
  “去见你娘和你爹,然后,我们回去王府。”别的话也不多说,只说要去见她爹和娘。
  “你……行吗?”刚刚为他的伤口上药的时候,那伤分明就很重,怎么可能才躺了这么一会儿就要去见人,换成是她,是怎么也不行的,巴不得一天一夜不动的赖在床上呢,想想,都痛呀。
  “扶我起来。”固执的男声,他一向都是这样,想什么便做什么,根本不管别人的反应。
  看他皱着眉,她只好扶着他起来,他的身子好重呀,男人都是这样的吧,可这一扶,却又是扯到了他的伤口,有血意从那些布里面渗出来,他却不甚在意的道:“更衣。”
  也是在这个时候,两个人同时想到,他的衣服已经被剪烂了,现在根本是衣不蔽体。
  “阿墨,我去前院看看我爹爹有没有新衣服,再拿过来吧。”刚刚忘记让老嬷嬷去拿了。
  “一起去。”不知道燕墨是怎么了,居然就是不肯让她离开他的视线。
  外面很冷,再加上燕墨此时根本就是没穿什么衣服的,夕沫皱皱眉头,“阿墨,我真的只是要去找一件你能穿的衣服罢了,我不会逃的,这是我家,我是回来看我爹我娘的,燕墨,你怎么象一个孩子一样。”粘上了她就不撒手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