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迫嫁为妾:王爷太放肆 > 第94章 莫名

第94章 莫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可这一次见,却是她带给了相锦臣麻烦,看燕墨的意思,他对红花的事情极为介意,这让她真的不由得失笑,他又不喜欢她,那么恨她还管她能不能生孩子干吗?
  
  她觉得燕墨真的很莫名其妙。
  
  叮当的响声,那么的清脆,一听就知道那是锁链的声音。
  
  相锦臣的两只手腕与两只脚踝都被锁上了锁链,只是衣着还整洁着,“进来,如果夕沫不能生,我就让你也不能生。”
  
  轻轻的站住,他似乎是想要阻止身上锁链因走动而带起的声音,可他没办法,看着她,相锦臣的脸上都是笑意,“夕沫,你想生吗?”他问,竟是那么的认真,似乎,她想生,他就可以让她生,她不想生,他就可以让她不生。
  
  夕沫摇摇头,不想,再喝下红花的那一刻她就什么都决定了。
  
  “嗯,我知道了。”相锦臣坐了下来,他的手指落在了她垂落在被子外的手腕上。
  
  静,房间里突然间的静了下来,燕墨并没有阻止相锦臣的任何动作,只是不眨眼的紧盯着他。
  
  良久,他清笑抬首,“夕沫,除了不能生,你的身子没有什么大碍,只要好好的调养一阵子就好了。”
  
  一只手倏的就抓住了相锦臣的衣领,越抓越紧,紧到勒住了相锦臣的颈项,可相锦臣还是笑望着夕沫,“不想生,那便不生。”
  
  “相锦臣,你该死。”狠狠的一甩,相锦臣的身体就被燕墨甩在了墙上,那“嘭”的一声巨响告诉了夕沫这一甩有多么的重,很重很重。
  
  眼见着相锦臣的唇角流出了血,可夕沫却一动也不敢动,被子下的她什么也没有穿,身无寸缕的她不敢移出被子半点。
  
  这就是燕墨的意图。
  
  泪水,顷刻间涌出,其实,是她害了相锦臣了,可这一刻,想要后悔已经晚了。
  
  “夕沫,保重。”扶着墙站起来,他的鼻子还在出血,止也止不住的,可他,却一点也不理会,就任凭那血流淌着,“六王爷,你不该那样对她,有一天,你会后悔的。”微颤着声音说完,相锦臣转身缓缓的向门外走去,那蹒跚的背影让夕沫模糊了视野,为什么她自己受苦,还要搭上相锦臣呢。
  
  她没有为他做过任何,却让他为她做了这许多。
  
  “旺福,把他带出宫带回听雨轩,没有本王的允许,从今天开始不许他出离听雨轩半步。”
  
  “是,王爷。”
  
  相锦臣走了,可那锁链清脆的响声却一直萦绕在夕沫的耳中,他说,燕墨总有一天会后悔的,他说,燕墨不该这样对她。
  
  模糊的视野里燕墨也不再清晰,她一直也不懂他因何而如此对她,“阿墨,是我娘还是我爹?”她确信自己从没有做过任何对他不利的事情,那就只能是她的娘亲或者父亲或者她的亲人了。
  
  “哈哈,你知道了也无妨,蓝夕沫,因为你,我失去了我的挚爱,因为你,我失去了我的幸福,所以,我要把我失去的一切一并的还诸在你的身上。”
  
  他终于说了,可她不懂,怎么也不懂,不是她,不是她呀……
  
  手扯住他的衣角,“我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哈哈哈,我失去了我最爱的女人,我被夺走了本应该属于我的一切,蓝夕沫,你毁了我的幸福,所以,我也不会让你幸福的,蓝夕沫,你不是不想生吗?可我一定要你生,我要让你怀上我的孩子。”咬牙切齿的,忘形的说着这一切时,燕墨的脸上竟都是痛苦的神情。
  
  夕沫不知道她真正夺走了他的什么,可她知道婉儿,缓缓的松开了他的衣角,她轻声道:“是因为婉儿吗?”
  
  “你怎么知道?”他的手一下子就掐住了她的颈项,“蓝夕沫,知道的人都该死,所以,不要怪我要对你下手了,蓝夕沫,你该死,你的死期到了。”忘记了才说过要让她怀上他的孩子的话了,从她说出‘婉儿’这两个字开始,燕墨的神情便彻底的变了,他失控了,他扼住了夕沫的咽喉只想要掐死她。
  
  原本,因为初初褪去的激`情还泛着红晕的脸开始慢慢的转为铁青,夕沫却没有任何的挣扎,只是那般静静的望着燕墨,静静的,仿佛时间停止了一样,她终于可以去见她的孩子了,只是遗憾没有为孩子报仇,没有找到数次三番要杀死她孩子的那个人。
  
  这就是她所有的遗憾。
  
  蓦的,那只在扼紧她咽喉的手轻轻的颤了一颤,燕墨缓缓松开,磁性的嗓音满是冰冷的味道:“蓝夕沫,你有什么话要说。”
  
  “呵呵,我希望我做了鬼可以拉你一起下地狱,我希望,在把你拉去地狱之后我可以与我的孩子在天堂里相遇。”
  
  有一些恨,是即使死去也无法消解的。
  
  “知夏,守着你主子,从现在开始,她去哪儿,你便跟着去哪儿。”她的话让他恨恨的吼着,额上都是青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