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迫嫁为妾:王爷太放肆 > 第90章 好冷

第90章 好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转回去,开心着,她可以离开清心阁了,这牢笼一样的地方让她现在后悔留下来了,可是现在想逃也没了可能。
  想见很多人,却一个也见不着,从那天晚上开始,梅妃也不见了,可是问知夏,支支吾吾的也说不出什么,这让她更加明白,其实,她的身边早就没有一个贴心人了。
  夜,静了起来,也冷了起来,就要冬天了,天气真的好冷。
  她的孩子也冷吧,她突然想,如果下雪了,她要去看看她的孩子。
  可是雪,始终也没有下来。
  燕墨没有回来用晚膳,她乐得开心,抱着被子睡在暖笼里,其实,只要他不在,她都睡得香。
  却是很久也没有笑过了,知夏说,她似乎已经不会笑了。
  那便,从此不笑吧。
  午睡的正香,身子却被抱了起来,夕沫惊醒的睁开眼睛,“燕墨,你要干吗?”
  “穿衣服,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谁?”
  “见了你就知道了,你认识的。”
  她认识的?
  她认识的人多了去了。
  不懂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也没有时间去考虑,一骨碌就被拉了起来,穿上了厚厚的衣服,一件又一件,里三层外三层,很快就如熊一样的滚圆了,燕墨这才放过她,然后道:“走吧。”
  他的样子,是许久以来第一次的微微显出兴奋的样子。
  只好跟着他走,步出房间的时候,还是在猜着他要做什么。
  上了马车,燕墨带她离开清心阁了。
  漫天,都是冷,可她却是那么的开心,仿佛,见到了自由一样。
  这些天,她从来都是冷若冰霜的,她没有给过他一天的好脸色,而他,对她也亦是。
  两个人之间,就象是横亘着一座大山似的,压着谁也透不过气来。
  两个人,卯足了劲的对抗着,谁都还是恨着谁,谁也无法改变谁。
  马车,赶得飞快,让夕沫再也受不住那车窗外的风,人也不住的咳了起来。
  “放下吧,就要到了,到时候,你的咳声总是不好的。”
  她的咳声有什么不好?
  猜不出,却还是乖乖的放下了车窗的帘子,姑且就信他一回,他的样子太郑重了,似乎,是要带她去见什么重要的人物,也与她有着很重要的关系。
  果然,又走了一会儿的功夫,马车便停了下来,燕墨抱着她一起下了马车,软软的身子靠在他身上,自从淋了雨之后,她的身子一直都很虚弱,象是触到了她因小产而做下的病根,所以,总是有气无力的,吃了许多药也无济于事。
  那是宫里的一个偏远的地带,一座小院子映在眼前,高高的围墙宣示着这里一定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
  走进院子里,才看到眼前的房屋的窗子全部都用木板被钉死了,夕沫狐疑了,“阿墨,这是什么地方?里面是什么人?”要她来这样一个地方见人,那个人,一定是被关在这里的,这让她一下子联想到了慕莲枫,难道,燕墨抓了慕莲枫吗?
  “进去就知道了,走吧。”拖着她就走,几步就到了门前,守卫恭恭敬敬的为他们推开了门,立刻,一股潮湿的阴森森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夕沫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却只能硬着头皮跟着燕墨进去,不管是见什么人,她现在也必须要见了。那是房子里的一条长长的走廊,那走廊的尽头是一个烛台,烛台上散发出来的昏黄的光线照亮了她前行的路,不会是要带她走到尽头吧。
  就在夕沫迷惑之际,走在她前面的燕墨突的停身,待她走近,手指轻轻一点,夕沫只觉身上一麻,张张嘴,却说不出半个字来了,大手牵住了她的手,什么也不说,让她被迫的跟着他走,很快,就到了走廊的尽头,转身时,夕沫看到了一个屏风,透过碧绿色的屏风夕沫看到了那屏风后的一切。
  那是一个房间,里面,有两个人,一个是旺福,而另一个人,乍看之下有些眼熟,想了一想,夕沫终于想起来了,那是在山间,在她被燕墨救起之前那个袭击吴堂主的一群山贼的头目,她记得他,因为,当初他也是见死不救的。
  想要说什么,可她什么也说不出来,燕墨拿起身后的烛台在屏风后轻轻一晃,很快的,房间里的旺福就开口说话了,“方阿三,你说,那天是谁让你上山将那顶被吴堂主抬下山来的轿子给打落在地的?”
  心口一跳,旺福所问让她立刻想到了那天在山间自己的轿子被摔在地上的情景,就是那重重的一摔,让她疼痛难忍,随即流了好多的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