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迫嫁为妾:王爷太放肆 > 第65章 气极

第65章 气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谢谢王爷。”她轻应,声音里无波无澜,可是身体却再也支撑不住了,滑倒落地合上眼睛的时候,身前是燕墨高大的身形笼罩她于无形,却给她窒息的感觉,“知夏……”
  
  那一瞬间,她口中唤出的不是娘也不是爹,却居然是知夏。
  
  想她从前的小屋,她累了。
  
  痛,全身都痛。
  
  十指连心,指尖的痛传遍于身体的每一处,让她痛不堪言。
  
  相锦臣赶来的时候,夕沫的脸上身上是密密麻麻的汗珠,那汗珠告诉他,她一定痛彻心扉。
  
  坐不得,躺不得,甚至,连站着脚下也是痛,她全身到处都嵌着那些瓷瓶碎片。
  
  看着夕沫,相锦臣的眉头皱了又皱,“夕沫,你也是有身子的人了,怎么这么不小心?”
  
  她笑,微微的笑意里空洞的让人根本看不出她在想什么,可那笑却只让人感觉到了悲凄。
  
  相锦臣取了镊子,可他,可以为她摘下她手上的碎片,可是她身体上的呢?
  
  拿着镊子站了半晌,最后,他头也不回的走出夕沫的房间,冲到清心小筑的书房前,人还未到,便冲着书房里的燕墨喊道:“如果你不介意,她身上的碎片我就去摘了。”说完,茶也不喝,门也不入,转身愤然离去。
  
  从没见过有象夕沫那么惨的,那些碎片嵌入皮肉里是多么痛呀。
  
  又回到了夕沫的房间,看着不知所措的清雪,相锦臣低声道:“拿一块布让她咬住,不然,她会痛的受不了。”
  
  “哦,好的。”清雪慌忙去了。
  
  相锦臣轻轻握住了夕沫的手腕,镊子快而狠准的就夹去她手背上的一小块瓷瓶碎片。
  
  真疼。
  
  可是夕沫却象是没有感觉似的一动也不动的任由相锦臣处理着那些碎片。
  
  一块一块,两只手上的都已经除掉。
  
  清雪回来了,夕沫乖乖的就咬住了一块布,豆大的汗珠不住的滚落下来,不过这次却不是夕沫的,而是相锦臣的。
  
  燕墨还没有到。
  
  相锦臣豁出去了,“清雪,为蓝小主脱衣。”
  
  “啊……”清雪怔住了,眼看着相锦臣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夕沫的衣服要是脱了……
  
  “快脱,你想让那些瓷瓶碎片继续留在她身体里吗?”
  
  “哦,好的,可是……”清雪的手落在了夕沫的身上,可是她还是不确定要不要在相锦臣的面前脱下夕沫的衣服。
  
  “快点。”眼看着夕沫摇摇欲坠,相锦臣的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燕墨这次真的过了,连他也看不下去了,好歹蓝夕沫也曾经是蓝府的千金小姐,他怎么可以下那么重的手呢。
  
  清雪的手开始动了,她在一颗一颗的解着夕沫的衣衫上的盘扣,静静的站着,夕沫只觉她的身体仿佛不是她自己的了,她看到了星星,漂亮的星星闪烁着,真美。
  
  衣襟上的扣子只剩下了最后一颗了,“相公子,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妥?”清雪还是犹疑。
  
  “难道,你想看着她死吗?那些碎片再不处理,就不只是伤口感染的问题了,很有可能会有破伤心的后遗症。”相锦臣这不是吓唬清雪,这是真的。
  
  “唉,好吧。”衣衫在解开,红红点点的肌肤缓缓的展现在清雪和相锦臣的面前,那模糊的血意让清雪甚至于不敢继续看下去,相锦臣的眼睛已经喷火一样的了,他现在,想杀人。
  
  可是拿起镊子的手还是那么的轻柔,不想她疼,他真的不想她疼。
  
  夕沫还是笑,仿佛一点也感觉不到她的身边还有两个人似的。
  
  衣衫,已褪到了肩头。
  
  可就在这时,房间的门‘嘭’的一声被一脚踢了开来,燕墨的声音如吼的传来,“相锦臣,你给我滚出去,谁让你这样看着我的女人的。”
  
  听到燕墨的声音,清雪松了一口气,王爷来了,小主子也就不必在相公子面前赤`身露体了,可是看着她身上的那些伤,她不忍了。
  
  相锦臣徐徐转身,“燕墨,你要怎么对她?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吗?她死了,就是一尸两命。”
  
  “滚,我自己的女人我自己处理。”额上的青筋暴露,燕墨身形一飘,瞬间就落在了夕沫的身前,伸手一拉,那衣衫就盖住了她才裸`露出来的肩膀。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相锦臣大步走出夕沫的房间,“冤孽。”只余这两个字的尾音飘在室内,让燕墨的眉头皱的更高,冤孽,不知道谁是谁的冤,谁又是谁的孽?
  
  挥挥手向清雪道:“出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