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奋斗在六零 > 第190章 护士服

第190章 护士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事要是利用好了,她娘未必不能得偿所愿。
  
      叶奶奶有些慌,更慌得是叶红,这丫头本来看热闹,这会觉得火要烧她身上,吓得滋溜一下回屋了。
  
      “你咋这么多事!”叶奶奶赶紧拦着。
  
      罗爸爸觉得这是给儿子挽回名声的机会,就唬他快说。
  
      “是二狗子和我说的,说是他妹妹和他说的!”罗大胖哪懂什么义气,被他爹一吓还啥不说啊。
  
      人群中又是一阵议论,然后很多人看着其中一个中年男的,这就是二狗子他爹。
  
      二狗子他爹也憋屈呢,咋和他家孩子有关系了,正好小苗(二狗子他妹)也在呢,被他爹拽过来,“你说,你说你叶婶子啥了?”
  
      小苗四岁多,长的瘦瘦小小的,被这么一吓直接哭了,她爹不耐烦又拍了她两巴掌。
  
      叶奶奶想要上前,被叶冰拽住了,这是关键时刻,才不能让她奶坏事呢。
  
      “既然没事了,大家都散了吧!”叶老爷子直接发话了,他是看出来不能再往下问了。
  
      说着就要关院门。
  
      可怎么关不上?
  
      叶老爷子一看他那个小孙女把着门呢,小身子挤在那,如果他强关,得把孙女挤着。
  
      女孩都是给别人养的,他对孙女不太看重,可是这么多外人看着呢,再说把孙女弄哭了,儿媳妇要是彪起来和他动手怎么办。
  
      她们黑牛屯的人自己亲兄弟都动刀的,可不敢惹(此事以后再细说)。
  
      叶爹娘和哥哥都赶紧上前,很害怕老爷子伤到闺女。
  
      叶冰掏出一小把花生,实际也就三粒,谁让她手小呢,摊开手递给叫小苗的女孩,“你别哭,说出来那话谁告诉你的,这个花生给你吃。”
  
      周围一圈大人看着这么个小人干干净净白白嫩嫩的恨不得摸两把,这回又小大人样,精乖的不像样子,都觉得更机灵可爱了。
  
      小苗看到花生也顾不得哭了,伸手用手背擦了把鼻涕,就要抢花生,叶冰又把小手合上了。
  
      “你先告诉我!”想先吃花生,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可能觉得自家孩子太馋给他丢脸了,小苗爹又拍她两下。
  
      叶冰虽然对这个传话的小苗没有好印象,可是这个爹和她爹差多了。
  
      她应该庆幸没有生活在那样的家庭里,要不然她不知道能不能忍住不揍爹。
  
      “是…”小苗好像在找人,结果没看到,“是小红姐说的,还给我地瓜块吃。”
  
      叶老太这会也想回屋了,她脑子嗡嗡的,也想不出啥好办法,想上前把小姑娘嘴堵住了不让她说,可是木头门被老二一家把着呢,她都挤不过去。
  
      同样有这个想法的叶老爷子在心里叹口气,这事不好收场了。
  
      “是我小姑叶红?”这个时候得问明白点。
  
      小苗将三粒花生往嘴巴里塞,没法说话,只能点头。
  
      叶冰也不管外头那些看戏的了,她要知道的已经知道了,接下来她觉得她娘能做好,谁让她现在还是个小娃娃呢,束手束脚的。
  
      叶家正屋,屋里就六个大人,小孩子都没让进。
  
      叶老爷子吐出一口烟圈,“小红年纪还小,看到她娘生气了,就把事做歪了。”
  
      他现在就想把这事定案,至于现在队上是不是在说他家的笑话都已经顾不得了。
  
      “可不小,再过三四年能嫁人了,还知道拿着东西让人往外传话,顺口溜编的也不赖。”叶冰娘垂着眼眸,说话很是慢条斯理的。
  
      可她越这样,大家心里越没底,上次就是这样,然后突然抽了似的就把桌子给掀了,今天可没桌子给她掀,不会打人吧。
  
      叶大伯母不自觉挪挪凳子,离这个弟妹远点。
  
      “咱也甭来虚的,我可以原谅小姑子,也不往下查,还会给她说好话,这样过了几年她还能找到婆家,条件就是分家。如果不分,我怎么作一家人陪我受着。”叶冰娘抠着指甲,语气冰凉。
  
      叶老太太倒吸口凉气,这是在威胁她们啊,她是造了什么孽,让这样的搅家精进门,要不是老头子进屋之前警告她不许说话,她早开口骂人了,她就不信儿媳妇真敢打婆婆,不怕天打雷劈。
  
      “家里没钱没粮,要是你们非得分家就净身出户。”这招是他一早就想好了。
  
      他们一家四口净身出户,就说有点私房钱也不会多,这离秋收还有四个来月呢,到时候还得回来求他。
  
      这次他是下决心治治老二媳妇。
  
      “爹!”叶冰爹直接站了起来。
  
      叶冰娘将老公拉住,手上用劲直接把他摁凳子上了。
  
      “你不分家产给我们,那赡养这块呢?”总不能不给东西还要他们多少赡养费吧。
  
      叶大伯有些着急,咋真给分啊,“都是一家人,没必要这样…”还是那两句话,他不知道要说啥啊。
  
      叶大伯母心里酸涩,张张嘴也不知道说什么。
  
      “我把儿子养大,他肯定要给我养老,每年十块钱,五十斤粗粮,生病几个儿子平摊。”叶老爷子既然难为他们,就不会不要赡养费。
  
      至于这么分家会不会被戳脊梁骨,他顾不得那么多了。
  
      还没等叶小哥哥害怕,他娘就把他放下了,他们已经到了桥的另一边。
  
      叶冰娘抱起闺女牵着儿子,“儿子,和你爹摆摆手!”又和对岸和她们摆手的老公喊到,“老公我下午就回去,你不用过来接,到时候让我哥送我们,回吧!”
  
      黑牛屯都是本家亲戚,所以一进屯子叶冰娘不但自己要喊人,“老叔老婶,大哥大嫂”的,还得教儿子叫人?
  
      叶冰很是欣慰,好在她还是个小人,等多被摸摸脸。
  
      她们还没进舅舅家篱笆门,舅妈他们就迎出来了。
  
      大舅妈将叶冰接了过去,招呼娘俩进屋,“得回你们来的早,你大哥二哥要进林子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