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奋斗在六零 > 第141章 再去上海

第141章 再去上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四十一章
  
      叶伟东进东屋乖巧喊完人,“爹,时间差不多了,上桌吧。”
  
      叶爹回头看了看钟,“十一点了。”是该围坐了。
  
      东屋摆了两张桌子,一张炕桌,一张原来放客厅的长方形桌子。
  
      “爹,叔爷爷您二位就在炕桌吧。”叶爹还得安排个陪客,照说这个人选应该是他大哥(叶大伯)。
  
      可是吧,他家和黑牛屯大舅子这边走得近,在加上他也怕大哥陪不好叔爷爷。
  
      三大队的人面对黑牛屯的人都自觉矮半头似的。
  
      所以只得让大舅子上炕,“大哥(林大舅),你可得帮我陪好了。”
  
      安排完长辈,又把马队长和会计安排到地桌东面坐了,东方为贵,其他人才团团围坐。
  
      叶伟东带着大山小山开始上菜,十个菜一上来,马队长和会计就被镇住了,这可真是下血本了啊,这么多都是肉菜啊。
  
      叶大伯有些不是滋味,同样是嫁闺女,相差也没多长时间,可这酒席真的是天上地下。
  
      这两年因为保东能月月挣钱,他家条件明显好起来了,他还暗搓搓的比较过他和老二,觉得应该差不啥了吧,没想到差距这么大。
  
      叶伟东又一桌送了一罐酒。
  
      叶爹起身倒酒,“我们家嫁闺女就是从这个屋到那个屋,也不用管房子、嫁妆,这钱省下来了,我就都放在酒席上了,反正是不能亏待我闺女,我们家就这一个女娃。”
  
      马队长端着酒碗,闻了闻,“好酒!你这何止不亏待啊,简直是太好了!”
  
      炕桌上的叶老头也觉得这饭菜太过了,不过是个丫头片子,迟早还不是别人家的,要不是还有外人在,他可得好好说说老二。
  
      林二舅呵呵笑了,“我和我哥家都没闺女,把冰丫头一直当亲闺女看的,要是妹夫不对丫头好,我们俩也不干的。”
  
      炕桌的叔祖爷爷也点头,“冰丫头是个能耐孩子。”三岁就能杀狼了。
  
      客厅也摆了两张桌子,叶伟东带着稍大的孩子们坐一桌,楚喆、叶冰也在。
  
      另一桌是叶冰娘她们的,还有几个特别小的宝宝,叶小姑家的双胞胎,还有林二舅妈家的小羊羊。
  
      楚喆给叶冰加菜,他们俩得快点吃,一会要挨桌敬酒的。
  
      也就是吃了三分饱,楚喆拉着叶冰站了起来,接过伟东给他们准备好的酒碗进了东屋。
  
      林二舅是最能闹的,看到他们俩进来就开始笑,“新郎新娘子终于露面了。”
  
      他们先去了炕桌,叔祖爷爷和叶老爷子象征推辞了两下,就接过了说贺词的任务,“百年修得同船渡,你们俩好好珍惜,好好过。”
  
      楚喆和叶冰一起给叔祖爷爷鞠了个躬。
  
      到了地桌,马队长宋会计是贵客,纷纷说了两句,林二舅还大喊,要让他们俩早生贵子。
  
      楚喆转头看了眼媳妇,笑着答应,“努力!一定努力!”
  
      叶爹:突然感觉到心痛!
  
      客厅这边,叶大伯母说了不少吉祥话。
  
      “快吃饭去吧,都是自家人,不挑的。”叶冰娘让两人回座吃饭。
  
      “还是娘疼我们。”楚喆今天之后都要改口了。
  
      好在他脸皮厚,再加上心里早盼着呢,所以喊的无比自然、亲切。
  
      刚坐下,叶伟东咳嗽了一声,“爱东,知道以后管楚哥哥叫什么不?”
  
      爱东抿着嘴巴笑,“姐夫!”
  
      楚喆高兴,揉揉爱东的脑袋,欢快的应了声,“哎!”
  
      “爱东,你说你姐夫得管我们叫什么啊?”叶伟东继续问。
  
      大山小山也跟着闹,“还有我们呢。”
  
      楚喆乐了,在这等着他呢,端酒起身,“敬哥哥们一杯,伟东哥,大山哥,小山哥。”
  
      大山小山赶紧搓胳膊,“咋这么渗人呢!”
  
      小山猛点头,“吓人!太吓人!”
  
      楚喆坐下,和媳妇说悄悄话,“媳妇,我都成小辈了,你得补偿我。”
  
      叶冰挑挑眉,捏了捏他的手。
  
      吃过饭,楚喆和叶冰把亲戚们送走,也就没什么事了。
  
      两人跑去地下室看宝贝去了。
  
      一进地下室,楚喆就把叶冰搂进怀里,从细嫩的脖颈开始舔起,“媳妇,媳妇,媳妇…”
  
      叶冰双手圈着他的脖子仰头配合,“嗯…”
  
      “今天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呢!”楚喆的大手有些蠢蠢欲动。
  
      即使地下室有些阴暗,叶冰还是能看到楚喆晶亮的眼眸,“所以呢?你想做什么?”
  
      楚喆稍微有些局促,不过黑暗给了他勇气,“媳妇,我…我想摸摸,五把…不,两把就成。”
  
      一边一把,不能厚此薄彼啊!
  
      叶冰:“……”她不知道该给什么反应。
  
      楚喆觉得媳妇这是默认啦,开始解衣服扣子,诶呀,咋这么费劲啊。
  
      以后给媳妇换拉锁衣服,关键时刻,一拉搞定,多节省时间。
  
      “媳妇,我就摸摸,摸摸啊!”楚喆不敢再脱,害怕媳妇冻着。
  
      把自己的手互相搓搓几下保证温度,才慢慢的从腰间伸进去,摸到了柔软细腻的腰肢。
  
      一个没忍住多揉了几把。
  
      想到还有更重要的目标,不舍的流连了两下,继续向上攀登。
  
      “媳妇,别怕啊!”楚喆咽了咽口水,直接握在了手心里。
  
      滑、软、嫩…
  
      什么就摸两把,现在楚喆就是选择性失忆了,两只大手像黏在了上面一样,所以说有些时候男人说话真的不能信。
  
      叶冰觉得她好像又被推开了一扇大门,原来摸摸也会这么舒服,不比接吻差啊!
  
      就是为什么老腿软腰软,好在在宁朝的时候她没找相公,要不然一个成天腿软腰软的将军可是活不长的。
  
      楚喆目的达到,心情好的不得了,帮着媳妇系扣子整理衣服,“媳妇,想看什么?我帮你拿。”
  
      叶冰随手指了个大箱子。
  
      楚喆苦笑,牛逼吹大了,这地窖里头好几个箱子根本不是他能搬动的。
  
      结婚之后,叶家也没什么改变,除了楚喆改口之外,该怎么过还怎么过。
  
      就在大家等待高考成绩的时候,叶爹接到了一封意外的电报。
  
      内容是:谣女,父已平安回家,望联络。
  
      叶爹拿到电报也替二嫂高兴,和媳妇一起去了黑牛屯。
  
      田老太太和林二舅妈看到电报就开始哭,谁也哄不好。
  
      “孩他爹,我想…想回趟上海。”田谣真的太想她爹了。
  
      “去!去!”林二舅当即排板。
  
      田老太太也觉得欣慰,最起码女婿的态度让她感受很多。
  
      “小羊羊(林二舅家老二)才多大,哪呢把孩子扔下,现在那边什么形式咱们也不知道,都去不成,还是我这把老骨头去看看,给你们探探路,要是你爹真的安全了,我再给你们拍电报。”田母对上海一直是抱有戒心的。
  
      林二舅妈当然不同意,她娘岁数这么大了,路程又那么长,万一出点什么事,不够后悔的。
  
      最后还是林二舅和叶爹商量,要不让楚喆跟着去一趟,这小子脑子活,还去过上海,有经验。
  
      对于二舅子的请求,叶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赶紧找个事把楚喆这臭小子支走,省得他天天往闺女房里钻。
  
      楚喆虽然不想离开媳妇,毕竟才新婚啊,可是这是正事,而且他现在越来越贪心,也害怕把持不住,所以去趟上海冷静一下也好。
  
      因为着急,两人很快就出发了,走之前楚喆毫不客气的又摸了个够,还和叶冰说,好像长大了!以后没事他可以多揉揉。
  
      被叶冰一顿掐。
  
      路途就不说了,因为有楚喆,田老太太没受太多罪。
  
      不过还是上火了,起了满嘴泡,楚喆赶紧给老太太沏了金银花茶,还好他准备充分。
  
      “姥姥,田姥爷能拍电报过来,肯定是没问题了,您就别担心了。等见面了,您再病倒了,田老爷指不定多心疼呢。”楚喆还得时不时开导两句,很害怕老太太病在路上。
  
      好在老太太也是经历风雨的,虽然火炮还是一圈圈起,其他的倒没太大的反应。
  
      楚喆扶着老太太上楼,帮着敲门。
  
      等了一会,就在楚喆考虑是不是再敲一回的时候,门开了。
  
      两个满是风霜的老人事隔八年多又再次见面了。
  
      楚喆默默的退到了一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